分享到:

宅基地制度改革的需求到底在哪里?

【核心提示】 承包地是集体所有制下农地的承包权到农户,所以集体所有制就是成员权所有制。宅基地在所有制安排上跟承包地在所有制上都叫集体所有制,但是在所有权的权利安排是不一样的。对于宅基地,集体所有权有实实在在的权力,能分配和管制宅基地,从宅基地上获取收益,以及管控村庄分到农户以外的公共部分。在农村,同样是集体土地(承包地和宅基地),却产生了两种不同的集体所有权的制度安排。$$从十六大以来,宅基地制度改革就提出来了,但一直没有突破。原因是什么?宅基地被认为是农民安身立命的地方,担心如果改革做的不好,农民就没有立锥之地。另外,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宅基地改革只在极少数城郊发达地区有需求,大多数农区没有。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2015年在全国选取33个试点县市,启动农村土地改革三项试点试验,试点之初,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有15个,后来为了统筹推进改革,将改革范围扩大到了33个试点,而且中央在宅基地改革方面的口子也在不断地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和产业》2018年12期
科技和产业

基于乡村振兴战略的宅基地制度改革发展研究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目标。实现这一目标的最根本途径就是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紧紧抓住其中的关键环节,深化土地改革,将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作为主线。据农业部的调查,整理推算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的集体建设用地共有3.4亿亩,而在这其中宅基地的总面积为1.7亿亩,约占集体建设用地总量的一半。宅基地财产权是农民及村集体最重要的财产权利,是占比面积最大、受众最广的集体建设用地,关系着每一个农户的切身利益,对其进行用益物权改革必然引起重大的利益调整[1]。同时,由于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阶段、自然资源状况和社会经济背景存在很大差异,因此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的目标也不一致,在具体的改革实践中出现了农房抵押、出租、出售、流转、交易等改革形式,特别是在一些沿海地区出现了通过宅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农村经营管理》2019年03期
农村经营管理

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回顾与未来走向

土地制度是国家的基础性制延长至2018年12月31日。设用地,宅基地无偿取得的分配方度,农村宅基地制度又是土地制度根据中央统一部署,宅基地制式都难以为继,都开始探索有偿取改革的关键和核心。经过多年的发度改革主要围绕宅基地权益保障和得方式。但一些试点地区按成本有偿展,宅基地制度已逐步演变形成一取得、有偿使用、有偿退出、改革取得农户所缴纳的费用,实际上是土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体系,保宅基地审批制度四个方面展开,改地整理费、开垦费;而择位竞价费仅障了农民“居者有其屋”,但也面革的目标是健全依法公平取得、节限于交通条件良好、地理位置优越的临一系列问题和挑战。按照党中央约集约使用、自愿有偿退出的农村地段,并没有收取资源使用费,说明国务院决策部署,有关部门在“三宅基地制度。截至目前,33个试点宅基地有偿取得方式还没有破题。块地”改革框架下组织开展了宅基县(市、区)已腾退出零星、闲置在宅基地有偿使用方面,试点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四年来,试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西部》2019年02期
中国西部

宅基地制度合法化改革路径研究

〔作者〕 黄泽勇 研究员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成都 610072土地是人类最基本的生产资料,是人类生产、生活和发展的基础,是国家建设、政府调控资源、促进社会进步的重要要素。宅基地是计划经济时期的产物,与当时较低的社会生产力水平相适应。宅基地具有地块零散、用途单一,只为保障居住权、不参与市场配置资源、与城镇化发展方向不一致等特点,不适应现代化的发展要求。各级地方政府一直在不断探索宅基地制度改革,但尚未取得理想的效果,从合法性视角出发,全面地、系统地对宅基地制度进行规范势在必行。一、合法化认知及其对宅基地制度改革的要求1.合法化的基本含义合法性是一个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研究使用的术语,主要有以下三种含义:第一种,合法指合乎法律规定。这是关于合法的基本含义,即依照法律规定进行,对合乎法律规定的进行保护,对不合法律规定的进行规制、惩罚和打击,保障社会主体行为合乎法律规范。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有学者把我国行政法基本原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农村·农业·农民(A版)》2017年12期
农村·农业·农民(A版)

宅基地制度改革要保障农户利益

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涉及千家万户,事关广大农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虽然自2015年启动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已有了前期可复制、可推广的实践经验,但继续将此项改革推向深入,表明了中央拓展宅基地制度改革的决心之大。胆子要大,接力探索。坚决破除土地制度机制弊端,最大限度释放土地价值。在拓展宅基地改革试点范围的过程中,要严守土地公有制性质不改变,耕地红线不突破,农民利益不受损,始终做到以农户利益为出发点,增加集体经济组织和个体的土地财产收益,平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与改革》2018年03期
理论与改革

乡村振兴战略框架下的宅基地制度改革

10.13553/j.cnki.llygg.2018.03.008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乡村振兴战略意见》)将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构想在乡村振兴战略框架中进行原则部署,足以表明宅基地制度改革对于乡村振兴的重要意义。早在十八大之前,四川成都、浙江嘉兴、天津等地对宅基地制度进行过多种形式的改革探索。2015年以来,包括宅基地制度改革在内的土地“三项改革”在全国33个试点市县全面启动,现已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但值得注意的是,过去的宅基地制度改革是在新农村建设及城镇化的背景下开展的,与如今的乡村振兴战略并不一定完全合拍。按照《乡村振兴战略意见》的部署,今后两年将是宅基地“三权分置”等基本法律制度落地的关键时期,未来的宅基地制度改革,应当以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为基准,对试点地区的宅基地改革进行把脉、研判,对其方向予以校准、纠偏,并进一步在试点地区试...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