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行政引导更加吻合服务型政府要求

行政引导作为一种新型的调控手段,比较适合当前形势,既尊重了当事人意愿,又维护了社会秩序。由于该手段的运用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带有行政手段色彩,因此,可以把该手段作为行政手段的延伸和补充,适时适度运用,对行政强制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如果你打伤人,首先至少会被公安机关拘留10日以上,罚款500元和赔偿起码1000元以上的医疗费,还会导致你的心情郁闷、家人担心……”最近,东莞市大岭山街头巷尾贴出了这样的温情警示宣传单,引来附近众人围观。这样的温情警示宣传单,法理上叫做行政引导。$$    行政引导是行政主体推行职能、职责的一种表现。行政主体在其职权领域内,借助行政主体自己在知识、资讯、资源、社会角色等多方面的上风,提倡、劝告、引导、勉励等柔软手段对经济和社会举行管理。$$    行政强制约束人的行为,而行政引导诉诸于人的内心,进行说理劝诫。例如申饬、劝告、提供知识、信息等。温情警示宣传单主题就是:打架成本重,犯不得。警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东莞日报2009-05-11
《党的生活(黑龙江)》2012年01期
党的生活(黑龙江)

行政强制的八道“紧箍”

因为《行政强制法》几乎与所有社会公众的切身利益相关,那么,每个公民都应对这部法律格外关注——作为一个潜在的、不确定的行政强制客体,在特定情况下与行政机关发生关系的时候,从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需要出发,要留心行政机关所采取的行政强制措施是否得当,必要时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为了让读者更为直观地了解这部法律的亮点所在,本刊记者结合近年来曾被媒体关注的新闻事件,特邀黑龙江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教研室主任刘春萍教授对《行政强制法》与百姓生活关联度较高的部分条款予以解析。政府规章不得设定行政强制措施【旧闻回放】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09年7月29日,山东省冠县县城17家网吧门口被贴上“停业整顿两个月”的通知,落款为冠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一周后,另外4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的网吧也“配合”关了门。此前不久,在一次专项整治行动中,全县城21家网吧刚刚被各罚款1万元,并分别签下一张声明“不申诉、不听证”的“处罚决定书”。业主们不明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河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涉水法律法规中行政强制行为的设定

水资源是人类生存和发展不可缺少、不可替代的基础性资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1],水资源管理及利用涉及取水、供水、排水、节水、调水、行洪等水行政管理领域[2],其有效管理和高效利用需要丰富的、强有力的行政强制来保障。但在水行政执法实践中,出现了受理难、审查难、定性难、执行难等问题,特别是与河道清障和防汛等有关的水行政执法,时效性强,如不能及时处理,就有可能影响防汛抗旱工作,给国家财产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水法律法规中的行政强制条款设置不够完善、不够科学无疑是重要因素。因此,围绕水法律法规制定中的行政强制条款设置问题展开研究,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一、涉水法律、行政法规中行政强制行为设定之现状根据《行政强制法》,行政强制行为包括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强制执行。行政强制措施体现了预防性、暂时性、非处分性、非最终性特点;而行政强制执行的前提是法定义务人不履行义务,目的在于迫使义务人履行义务或...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8年06期
哈尔滨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警察行政强制传唤的适用条件研究

警察行政传唤,是指公安机关在办理治安案件过程中,为查明案件事实真相,通知违法嫌疑人到指定地点说明情况、接受调查的行政管理措施[1](P173)。在实践过程中,传唤作为一种控制违法嫌疑人,了解事实真相的行政措施,被广泛大量地使用。为了保证传唤的有效性,防止违法嫌疑人逃避调查,对于拒绝和逃避传唤的对象,人民警察可以强制传唤。据此,警察行政强制传唤的定义为“公安机关在办理治安案件过程中,为查明案件事实真相,对于无正当理由不接受或逃避接受公安机关要求其到指定地点说明案情的违法嫌疑人所采取的,具有一定强制力的行政措施”。警察行政强制传唤能够保障公安机关顺利侦破案件,打击违法分子,但同时作为一种行政强制性措施,也有可能侵犯公民的权利。因此在授予警察该项权力的同时也应当对权力加以限制[2](P345-347),达到“一方面为担保正确的行政决定而为收集资料之利益,他方面确保受调查者的私人自由生活领域”[3](P322)。因此,警察行政强制传唤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机监理》2018年12期
中国农机监理

农机监理执法涉及的行政强制

2011年6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自2012年1月1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条规定行政强制,包括行政强制措施和行政强制执行。一、行政强制行政强制措施,是指行政机关在行政管理过程中,为制止违法行为、防止证据损毁、避免危害发生、控制危险扩大等情形,依法对公民的人身自由实施暂时性限制,或者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财物实施暂时性控制的行为。行政强制执行,是指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对不履行行政决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强制履行义务的行为。行政强制措施包括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查封场所(设施或者财物)、扣押财物、冻结存款(汇款)以及其他行政强制措施。行政机关履行行政管理职责,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实施行政强制措施。违法行为情节显著轻微或者没有明显社会危害的,可以不采取行政强制措施。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在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行政法学研究》2018年02期
行政法学研究

行政强制中的第三人权益保障

一、一则悲剧引发的思考2003年6月4日,四川省成都市民警将吸毒女李桂芳带回警局调查并送往强制戒毒,由于疏忽大意,未通知相关人员,致李桂芳的三岁幼女李思怡十几天无人照管,活活饿死。(1)《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6条规定:父母因外出务工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本案中监护人不可能履行职责的情况下,哪个机构或组织应履行监护职责?对违法人员的未成年家属进行救助属于警察职责还是实施行政强制带来的伴随义务?在公权力机关控制监护人的人身自由之后,且不具备其他监护主体时,对三岁幼女的监护义务实际上就转移到公安机关身上。在本案当中第三人李思怡的被监护权与行政相对人李桂芳的监护权,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的范畴,但公安机关的行政强制权介入后,使得监护关系客观上无法实现。一个独立的行政行为从表面上看或许仅涉及到行政相对人,但实际上其效力却有较大的辐射空间和影响领域。政府为保障行政任务的有效实现,使得行政...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