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精通BIOS从这里开始

说起BIOS,恐怕很少有不知道的,它是系统的电脑系统的底层核心。很多初学者很难跨过这一鸿沟,对BIOS望而生畏,不敢对它“动手动脚”。其实只要了解了BIOS,就可以将它配置、优化、升级。这对整个计算机的性能提高都是显而易见的。$$  本文通过全面细致的讲解,让你真正了解BIOS的每一部分,完全精通BIOS!$$  BIOS的主要工作$$  BIOS的英文全称是:BASIC INPUT/OUTPUTSYSTEM,即基本输入输出系统。BIOS的内容主要是有关微机系统最重要的基本输入输出程序、系统信息设置程序、开机上电自检程序、系统启动自举程序以及一些控制基本输入输出设备的中断服务例程等。BIOS是你打开电脑后最先运行的程序,它检测并初始化系统中的硬件设备,然后从指定的设备上载入操作系统。$$  作为PC机中运行在“最底层”的软件,BIOS就像系统硬件与其它软件间的一个接口程序,它使系统硬件和其它层的软件分离开,让其它软件与系统硬件无...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电脑报2001-12-03
《诗探索》2016年08期
诗探索

从这里开始生长(组诗)

那一年仿佛回到大集体时代。机耕路修茸一新淹死过不贞女和牲畜的银水塘再一次蓄上了水夯坝的号子嘿呦……嘿呦……将一个村庄惊动电线杆翻山越岭排队站立比起发动机、抽水泵、二十米水管比起宽银幕的《第一滴血》《十八罗汉》馋坏了的孩子更愿意在大礼堂窗户分辨梦幻般甜美的燈树、桩柑、柚田柚……大人们说到集体所有、地租、分红三十年租期。争论着谁会当选为场长向阳的山冈更适合栽种哪种果树后来,父亲只被选为出纳而在母亲的纵容下,弟弟抓了最坏的阄那一年,我们一家人开山种果每一麵头下去都能翻出柑橘辛辣的芳香无从追问村人多是笑脸相迎,你又回来了啊银水塘空无一人荒草重又遮了我与众多亲人相遇的路别家的果园早已荒废或种上其他作物寂静中,游弋的永鸭突然惊飞新哑的呼叫牵着天空左右摇晃女儿总是问,为什么喜欢回到这里度过一个又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我常常无言以对不远处的松树林,先是葬下爷爷再是奶奶,后来是父亲那一片土地一定是温暖的因为也埋着我的体温和牵挂所以,我会抚摸女儿的头发...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经营者(汽车商业评论)》2018年10期
经营者(汽车商业评论)

新老对决从这里开始

肯定没错,这是一个最坏的,也是最好的时代。一方面,2018年的中国车市正在迎来更为严峻的降速与升级挑战,车企间在买方市场中的竞争更加激烈;另一方面,电动化、智能化这两个臂膀正在为市场创造前所未有的新产品,激发人们对于汽车和出行的新需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8年9月7日,2019第六届轩辕奖在北京汽车博物馆正式启动。作为中国首个专业的国际级B2B汽车评奖,轩辕奖由汽车商业评论联合奥地利EFS于2013年共同发起,秉承“独立于商业,独立于权力,独立于关系”理念,旨在推动中国汽车产业以高质量、可持续和有竞争力的方式发展。来到第六届,轩辕奖又有了很多的变化和不同。轩辕奖总裁、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联合创始人贾可在致辞中说,轩辕奖作为不带任何“调料”,作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公正的汽车奖项,本次轩辕奖启动会也是提报会,目前已经有包括北京汽车,新特、零度、宝沃、东风日产、领克、威马等几十款车型参加提报。近年来造车新势力一直为大家所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地理教学》2000年04期
地理教学

探索宇宙从这里开始

南京紫光天文科教仪器公司愿以其丰富的经验为您提供精良周到的服务最佳组合:6米不锈钢圆顶,配备口径220mm折射式望远镜。天文圆顶:天文圆顶为超半球,外表面为不锈钢、或铝合金),内表面为金属板作织绒装饰。圆顶规格天文望远镜圆顶直径4 .5米6米7米8米适配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1981年08期
江西教育

课堂

有人说你容得下高山大海,这一点并非夸大其词。哪一个游向知识深海的健儿,不是从这里开始扬帆?哪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涯》2016年06期
天涯

老陈的暮年

一日子在深夜里交替着,这是一个公开的密谋,有了黑夜的掩护,回忆像一匹兽伏在不眠的人心上撕咬,人到了暮年才知道一天的时间其实是从这里开始的。庆芳走了快一年,再过一周就整一年了。老陈在床上细数着日子,农历的六月初十,如果不提醒,他不知道儿女们是否还有人记得。此刻,小儿子陈祝的鼾声如雷,从隔壁传来,那声音仿佛是藏在一面鼓里,沉闷、悠长。睡不着,老陈把身子侧向右边,伸手,空的,那不过两尺的地方记录着庆芳的身子从甜香软玉走到一把瘦骨再走到最后的虚无。他习惯侧向右边,习惯看着庆芳在回顾完白日里的功劳后志得意满地沉入梦乡,然后放心地把藏在鼓里的鼾声敲打出来。但是,现在庆芳走了,把老陈的睡眠也带走了,不容商量地,确凿肯定地,当然这也是对等的。就好像若是老陈愿意,不可抗拒的生离死别在婚姻面前其实是束手无策的,庆芳即使去了天堂,在人间,她依然得顶着老陈妻子的名号,直到老陈离世,直到被后人淡忘。时间在夜里走得有些拖沓,但终于还是捱过来了。天空睁开了眼...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涯》2016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