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只眼看中国IT业

临近年末,美国加州大学信息技术和组织研究中心对中国IT业进行了一次调查,调查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提供支持,我们节选了报告中的部分内容,看看老外眼中的中国IT市场是什么样子呢?$$  电脑市场$$  中国的个人电脑市场曾经被外商如IBM、Compaq和HP占据,但是现在却被国内企业牢牢抓在手中。最出色的就是联想,它控制了32%的市场。按照IDC的统计,联想在中国的成功使得它成为亚太市场的第一PC供应商(不包括日本)。Dell在1998年才进入中国市场,2000年就以3.5%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六,2001年达到4.5%。到目前为止,Dell的产品多售与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但是它今后的目标将是教育和小型商务领域。Compaq在1995年排名第一,1998年停止了在中国的生产,现已落到十名之外。$$  在国内企业变得强有力之前,外商一直有固定的利润。现在外商将放弃低端市场,而转向生产更高价值的产品。现在外商在服务器方面变得更强,尽管中国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电脑报2001-12-24
《躬耕》2018年09期
躬耕

第三只眼

一前世的餐食换来今生的围堵泛黄的沙漏悬挂在头顶像剑戟隔世灼伤,阵阵刺痛视而不见的伤,隐藏于地心不定时扯一下,就身心俱焚谁会在意餐桌上呼吸的残喘却每一次都循规蹈矩能吞咽的人生,都有平仄踉跄走过,谁在回首的刹那寻到起点,穿越地层……二趺坐繁华,求一隅清凉浣去的尘埃,如落定的焰火不断剥离成丰盈,越白描越浓郁立体的镜子,注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躬耕》2018年09期
《江南(江南诗)》2017年01期
江南(江南诗)

蓝色的第三只眼(十一首)

那堵红墙蜿蜒过来山坡上 弥漫的光中那堵红墙蜿蜒过来眼在经历它 双脚在茂密森林的旷寂行走心灵深处的一个意愿我在远行后的枯叶上与它相遇生活中的种种情形裸露的砖经历了风雨的磨损气息的呼出与吸进风在口中 吹动我的喉咙那堵红墙蜿蜒过来穿过黑乎乎的树枝和光线每块肌肉 每一根神经被厚厚的静寂融合触觉那堵红墙裹起我的躯体我感到了灵魂的来临祝 福我提取一种红烛的祝福 从心际拉长内心的唱诵如在一个池塘周边 温暖的风 经过鸟雀的翅膀每一波的水纹 相互推动一种抵达如同更多的树木植入世界 让更多的森林密集的绿色光束站立起来绿色融合蓝色的天空黑夜与白日的梦境使树叶凝望的太阳 变成一轮月亮的瞳孔我在体验 作为一种永恒的唱诵我在遗忘尘埃的气息在每一个地方一座真正地寺庙总是空的禅在四处 在我们身边繁茂的千树万枝 每一片草叶留着信仰的微笑和签名每丝风或每一缕光亮被扩展:变成一扇窗子禅与我们一起生活呼吸连接着肉体与生命意识越来越小内在的光明如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太湖》2017年02期
太湖

蓝色的第三只眼

那堵红墙蜿蜒过来 祝福山坡上弥漫的光中 我提取那堵红墙蜿蜒过来 一种红烛的祝福从心际拉长内心的唱诵眼在经历它双脚在茂密森林的旷寂行走 如在一个池塘周边温暖的风经过鸟雀的翅膀心灵深处的一个意愿 每一波的水纹我在远行后的枯叶上与它相遇 相互推动一种抵达生活中的种种情形 如同更多的树木裸露的砖经历了风雨的磨损 植入世界让更多的森林密集的绿色光束气息的呼出与吸进 站立起来风在口中吹动我的喉咙 绿色融合蓝色的天空那堵红墙蜿蜒过来 黑夜与白日的梦境穿过黑乎乎的树枝和光线 使树叶凝望的太阳变成一轮 月亮的瞳孔每块肌肉每一根神经被厚厚的静寂融合触觉 我在体验作为一种永恒的唱诵那聰墙裹織醜体 赃縱尘埃的气息我翻了灵魂的来临在低空飞行之后 一种不同的生活嘴唇或每个词 在饮含圣水寺庙的梵香像飘浮的呼吸 清醒如初起伏过我的身体灯光和夜晚神秘 在每一个地方深处每一个人闭着眼睛一堆嘴唇上念诵的经覆盖身体 一座真正地寺庙总是空的将一个时刻融入下一时刻 禅在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太湖》2017年02期
《小说月刊(上半月)》2017年03期
小说月刊(上半月)

第三只眼看文坛

莫言:从我内心来讲,我不想成为公众人物,我只能作为一种习惯来承受它。——说这话时,莫言脸上流露出无奈和疲惫:“我非常企盼着,我现在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企盼着中国第二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因为热点、焦点一旦集中在他身上,我就可以集中精力写小说了。”这让那些无比想替他承受的作家们情何以堪?杜拉斯:谁付我更多钱,我就会更开心。——接受采访时,提到《爱》换了意大利出版社蒙达多里,而不再是一贯合作的费尔特里内利和艾奥迪这两家出版社。杜拉斯简明扼要地回答了原因,毫不做作。李敬泽:我肯定也不是一个学院派的批评家,但我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奸巨滑的批评家,所以我是不会对学院派发出那样的攻击的。——在被问到学院派批评家VS...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作文选刊》2017年17期
小学生作文选刊

神秘的“第三只眼”

今天上课,老师问了我们一个特别“白痴”的问题:“人有几只眼?”我们齐刷刷地回答:“两只。”老师说:“错!人有三只眼。”我们都感到很疑惑:“啊?三只眼?怎么会三只呢?”老师故作神秘,不告诉我们“第三只眼”到底在哪儿,而是请了三位同学登上讲台。第一位同学满怀欣喜地上去,没想到老师将他的双眼蒙上,神秘地拿出一个矿泉水瓶,放在他的手上,让他来猜。这位同学先是摸了摸瓶底,又摸了摸瓶口,最后捏了捏瓶身,说出了答案:“这是个塑料瓶。”老师边将眼罩解开边说:“恭喜你,回答正确。”紧接着是第二位同学。咦,怎么又是矿泉水瓶,难道还让他猜矿泉水瓶吗?老师对这位同学说:“请你猜一下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哈,难度大大提升了。他先是摸了摸瓶子,紧接着摇了摇,只听有“沙沙”的响声,他肯定地回答道:“是沙子。”老师笑了笑,说:“错!”这位同学顿了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