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保护与开发并举加快旅游文化小镇建设步伐

本报讯 3月4曰。州委常委、副州长黄永华来到弥渡县密祉乡。对密祉旅游文化小镇保护开发工作进行调研。$$黄永华仔细察看了文盛街古驿道、珍珠泉、尹宜公故居、马帮驿站等历史文化遗址,详细了解永和农家乐建设情况,然后来到密祉大寺街花灯节表演现场。兴致勃勃地观看了花灯歌舞和龙狮表演。黄永华指出,加强农村文化建设,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文化、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满足广大农民群众多层次多方面精神文化需求的有效途径,对于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实现农村“三个文明”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产业创新研究》2019年07期
产业创新研究

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旅游文化创新研究

一、引言随着人们精神文化需求的提升,文化与旅游的融合成为大势所趋。根据2018年3月13日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文化部和国家旅游局合并,成立文化和旅游部。这是从国家战略层面推动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发展的有力举措。文旅2.0时代的五大特征之一的主题公园迎来了热潮。而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作为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早年被列为世界地质公园,目前仍集中在传统观光游览领域,存在缺乏旅游文化内涵、品牌竞争力不强等问题,无法满足当前旅游消费者对旅游产品个性化、多元化的需求,导致竞争力不断下降。因此,开展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旅游品牌建设、旅游文化产品建设,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二、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旅游文化创新的必要性分析(一)现状分析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坐落于湖南省张家界市内,是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1992年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因其独特的石英砂岩大峰林被联合国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04年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被列入世界地质公园。张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武汉学刊》2012年06期
武汉学刊

旅游文化软实力的特征探析

旅游文化软实力包括旅游制度、旅游政策、旅游价值观、旅游心理、旅游习俗及其与旅游有关的文化,如:旅游山水文化、旅游建筑文化、旅游园林文化、旅游宗教文化、旅游民俗文化、旅游饮食文化、中医文化等。事实上,旅游文化软实力概念提出后,其内涵和外延一直在扩张。绿色旅游力支撑筑起旅游特色经济壁垒,就是当今旅游文化软实力的突出显示,而且这种软实力的强势在于,它能引起发起对象内部成员的响应,比如,生态游和旅游安全。当前,旅游文化着眼于软实力因子的诉求,使得旅游文化软实力的结构与特征富有明显的时代特征。一、相对性与绝对性旅游文化软实力既是相对的,又是绝对的,相对是绝对的,是是相对性与绝对性的统一。旅游文化软实力都是相对的,是说旅游文化软实力的存在与不存在,运动与不运动,可知与不可知等任何一个方面的属性都是相对的,因为任何属性都有他的对立面,任何属性只有与他的对立面相分别才能显示出来。同时,旅游文化软实力在一定的条件下某一方面属性的唯一确定性就是它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东培正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广东培正学院学报

略谈旅游文化八大基本特征

旅游文化的初步讨论已取得共识:旅游文化是有着丰厚历史积存,又萃集多种文化质素的重要文化分支。然而,我们要科学地把握旅游文化学这门新学科,不能只注重旅游文化的表层结构,如旅游景点、旅游设施等等,更要注重旅游文化的深层结构,把握其本质上的某些稳定性特征。这些特征虽不仅只为旅游文化所独专,却是我们多角度全方位地审视旅游文化所不应忽视的。这里,简略地概括为综合性、民族性、大众性、地域性、直观性、传承性、自娱自教性与季节性。一、旅游文化的综合性旅游文化的综合性。基于旅游活动是社会环境中多种文化现象的综合反映,可以分为旅游文化主体成分、动机的复杂性、旅游文化客体形态、价值取向的多样性,旅游文化媒体形态、分布的广泛性。首先,社会的人是旅游文化主体,他们不同的年龄、信仰、职业、种族、情趣、习俗等都会制约影响其各自对旅游文化的接受、重温、加工与创造。作为旅游文化的主导性因素,各种成分的旅游文化主体使旅游文化带有驳杂的、内部不断运动整合的特征。旅游...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11年04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青岛市区域旅游文化发展的对策研究

一、引言旅游文化对于贫困地区来说,主要是雪中送炭的功能;而对于发达地区来说,则是锦上添花的功能。无论哪种功能,都要力争把它发挥得更好,让区域旅游文化发展对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起到更大的作用。在蓝色经济时代的背景下,青岛市海洋旅游的发展,需要依赖区域旅游文化新型特色品牌的构建。建设海洋大国从海洋产业开始,培育区域海洋文化从海洋旅游开始,所以在属于青岛的战略机遇期,要冲破第一岛链的封锁,凭借强有力的旅游文化品牌来铸就地方性辉煌。二、基础理论(一)区域性区域性是指一个特定的地理区域从消极的客观向积极的主观转变,并能够将这个兴起中的区域的跨国利益联结起来的进程。根据赫特纳的观点,一个区域的“区域性”程度越高,表明该区域经济相互依存、交流、文化同质性、内聚力、行为能力尤其是解决冲突的能力就越高,而随着“区域性”的日益增强,区域将成为拥有自己权利的行为主体。区域性主要包括5个方面的内容,即“区域空间”、“区域复合体”、“区域社会”、“区域共同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2期
温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和顺古镇的族群记忆与旅游文化空间构建

族群是相信并分享共同的历史、文化或祖先的人们的共同体[1]。族群记忆就是族群内部成员对其共享的历史、文化、族源等进行刻写和记忆的过程。族群社会中族群记忆通常由“与图文相关”和“与仪式相关”两种主要形式进行流传,以某种特定载体进行记忆和传承,如:档案史料(族谱、手札等)、故事传说、古建筑(祠堂、寺庙等)、古墓碑刻、宗教仪式、宗族礼仪等。族群记忆与旅游文化空间关系紧密,族群记忆是旅游文化空间的文脉依托,旅游文化空间构建能使族群记忆得以保护和传承。因此,梳理族群记忆对旅游发展和记忆传承都至关重要。和顺古镇位于云南省腾冲市西南部,地处西南丝绸之路要冲带上,自古就被称为“面向南亚的第一镇”“极边第一镇”。600多年的历史演绎让这个边境上的汉族古镇虽饱经沧桑,但依旧祥和宁静。保存完好的族谱、纪念性建筑(八大宗祠、七大寺庙等)、碑文石刻、宗族礼仪、宗教仪式等不仅是汉文化在边境民族地区的展演,更是和顺族民们对其迁徙、走夷方、滇西抗战等共同历史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