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州召开喜洲保护与开发规划征询会

本报讯(记者 涂序波) 12月15日,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就喜洲片区保护与开发概念性规划在下关召开征询会。州委书记刘明、州长何金平要求,胆子再大一点,步伐再快一点,办法再多一点,使保护与开发工作整体推进。$$   州人大常委会主任字国顺,州政协主席袁爱光,州委常委、州委秘书长杨健等领导对做好规划提出了意见建议,州委常委、大理市委书记段玠,州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   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和喜洲镇,按照“两保护、两开发”和加快推进旅游二次创业的部署和要求,围绕把喜洲古镇打造成集白族民居建筑、商帮文化和白族风情习俗三位一体的“全国旅游文化名镇”、大理旅游次中心目标,创新投融资体制机制,投入了近3亿元资金,实施了西入口片区、古镇基础设施、环境整治、民居院落保护、片区改造等保护开发项目。为使保护开发再上新台阶,特邀请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对古镇进行全面规划。$$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及上海大学数码艺术学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古籍研究》2016年00期
西南古籍研究

从《新喜洲》到“新喜洲”

《新喜洲》是喜洲旅沪人士以“喜洲”为主题,就喜洲地区的近代建设与革新、风俗改良、教育发展、职业与商业道德等为内容的综合性杂志,是研究喜洲近代化的重要史料。由于《新喜洲》仅出版了两期,故对其研究较少,目前有大理市政协文史委出版的《重读〈新喜洲〉》?—书,该书对两期《新喜洲》杂志整理重印出版,并附有谢本书《启迪民智,振兴喜洲——读七十年前的〈新喜洲〉杂志》、董建中《名镇喜洲与〈新喜洲〉杂志》、张锡禄《辛亥革命斗士张耀曾的一生》、周庆萱《一代新型知识分子的心迹》四篇文章,从宏观上对《新喜洲》杂志的史料价值做了肯定的评价。另有《大理日报》所载的杨士斌《营养着我们的思维开启着我们的视觉本极有价值的文史资料〈重读新喜洲〉》?和张宏宏《〈新喜洲〉杂志与大理女性生活》?两篇文章,但都没有论及《新喜洲》与喜洲近代化的关系。故本文中笔者将通过《新喜洲》来看喜洲地区的近代发展。一、古镇喜洲喜洲,位于云南省大理市北部,距大理市中心下关镇约30公里,是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大理文化》2016年11期
大理文化

沃土——写在白州60岁生日的前夕

在很多情况下,人的思维并不由自己控制。比如你回想往事,大脑里的影像清晰无比,你却很难停留在某个点上。这说明思维具有惯性,从这里到那里,从隐约到明朗,多数都不按规律运行。别人是不是这样我不能肯定,但只要具体到我,几乎都是如此。有时我分明已不再回想了,而思维却仍被有力地牵引着,稍不留神就会跑到远处。我想这可能与人的经历有关,往日迫使今日与它拉开了距离,那份遥远就让思维分散到更大的空间。现在,我所处的空间是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州府,具体地说,是这个州府的居民小区里。正是晚饭过后的时刻,一些人来到楼下,在院子里散步、纳凉。再过几天就是自治州的60岁生日了,他们聚在一起时,所谈论的都是“州庆”的话题。“州庆”这个词平时很少被人提到,这几天却被频繁地掀动起来,因此就带了些节日的气息。毕竟是生活在洱海周边的人,这片土地上发生的大事小情,每一件都与他们有着密切的关联。他们原本就是这片沃土上的耕耘者,对于他们而言,已经过去了的都是历史,重新到来的都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环球人文地理》2017年01期
环球人文地理

远处的喜洲

大理,阳光笼罩着乡村,让道路两边的庄稼地里的叶片闪烁着光芒。车窗滑过连绵不断的绿色,我看见一片古老的村落,渐渐贴近了我在车窗里的心跳。在此之前,我已经疲倦了很久,逐渐潜下去的心力,使我的心、里产生一种渴望,想寻找一个地方,让我忘记积压了很久的沉重,把心放在一个地方,静静地敞开,与-种清泉般的东西融化在-起。踏访,P急约的历史和现实远远地看着大理,离古城很远的地方,在这座被唤为“风城”的下关,都市的繁华慢慢地隐去,我背对着高高的苍山,进入了喜洲。当年,南诏国一统云南,南诏王异弁寻当年的都城也在喜洲。当年雄跟南亚的大理国,也几度把都城设在喜洲,我仿佛进入了前世,我在那里找到了朦胧的往事。喜洲远离了我的故乡,它从村庄里悄悄地脱离出来,把无数的房屋拢在怀里,把曲折的道路缠在腰间,成了一座古老的小镇。一不小心就进入了喜洲,当我的脚步轻轻地走在狭窄的巷道里,还是那灿烂的阳光,使我的目光看清了低矮的屋上的天空,蓝得让人感觉到一种眩晕。当我低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云岭先锋》2017年04期
云岭先锋

一个美国人的云南乡愁

青瓦白墙的白族民居、幽深婉·蜓的古巷,斑驳的石板路,这是大理喜洲古镇留给人们的印象。“进到镇里,仿佛是到了英国剑桥,街上到处流着活水……”老舍在《滇行短记》里,也不吝笔墨赞美。时光赋予了喜洲特别的韵味,它庄重雄浑又不失轻巧灵秀,古朴典雅却不乏自由洒脱。就在这里,美国芝加哥人林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乡愁”。结缘喜洲白墙青瓦、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一进两院……1985年,背包客林登初到大理,就被这里独具特色的白族民居建筑所吸引,让他难以忘怀。“当人们都向往美国那样的繁华之地时,我就想要来到乡村,回归到最原始自然的生态美中。”林登的中国乡村梦,始于1984年留学北京。“来北京之前,我对中国的认识,仅限于芝加哥的中国餐厅。”上世纪80年代,林登开始游览中国的大江南北,那时外出旅游的人比较少,各地打造旅游景点的痕迹也不明显,林登觉得自己所到之处都有很多不同的文化体验和乐趣,这也让他对中国文化有了更深的认识,尤其对中国的古建筑情有独钟。之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丝绸之路》2017年13期
丝绸之路

喜洲,喜洲

在云南,在滇西北,千年的茶马古道始物里,才能打捞起那些流淌在时光深处的文终向远方延伸,曲折险峻,穿山越岭,仿佛化气息。永远不知疲倦。正是这条古道,将一个个小大理的喜洲古镇也是这样。气宇轩昂的镇存留在了历史和时光的深处。经过无数光门楼,掩藏了这个古镇斑驳的心事。如果不阴的敲打,马帮已经远去,故事已经飘走,经意闯入它的视线,巷弄里的风,似乎总想传说进入民间,小镇承受住了风雨雷电的洗把沉积多年的记忆撕开一个口子,让远道而礼,脱去了铅华,返璞归真,成为人们追溯来的客人窥探。喜洲是大理永远绕不过去的历史的话题。一个名词,它居于大理古城北侧,虽东临洱大凡古镇,都沉积了深厚的历史文化气海,西枕苍山,却隐藏在大理的背后,仿佛韵,但在光滑的青石路上,在林立的店铺和风花雪月的印象毫无关联。但它作为大理前,在熙攘的人流中,你很难闻嗅出它们的文化的主要发祥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自芬芳。只有走进古镇的背后,从水缸、古隋唐以来,多次进入南诏国和大理国统治者...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