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走出“纵向一体化”的误区

一位美国学者在对美、日企业的投资行为进行研究后得出如下结论:美国企业在投资时一般只考虑回报率,而日本企业则把业务关联性作为最主要的考量,因此日本企业的纵向一体化程度(上、下游企业的关联程度)比美国企业高。$$    他认为美、日企业的这种差异是由东西方文化的差异造成的。对此,记者不敢完全苟同,但对他所说的现象在亚洲地区的普遍性并不怀疑,其在我国台湾IT企业身上也得到了印证。$$    最突出的当属鸿海。鸿海的目标是制造、分销、卖场(物业)、零售通吃——富士康做制造,数码捷豹做分销,赛博数码做卖场,鸿利多做零售,垂直整合IT供应链。$$    不过,发展最不顺的也是鸿海:数码捷豹已经关门;赛博数码在收缩战线,改变玩法,由租而买,向百脑汇看齐;鸿利多早已雄心不在,2005年建500家店、从“3C向6C迈进”等计划全部搁浅。$$    把鸿海遇到的麻烦归结为策略不当——不了解祖国大陆市场或做法过于激进——无疑是正确的,但并不“解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电脑商报2005-09-19
《统计与信息论坛》2018年02期
统计与信息论坛

纵向一体化是市场与合约的必然演化形式吗——基于转换成本视角的实证检验

一、引言市场、合约与纵向一体化是否呈现递进演化关系,交易费用理论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克莱因等认为进行专用性投资后,会产生可占用性准租金,机会主义行为产生的可能性较大,合约与一体化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两种方法,随着资产专用性程度的提高,签约成本也会逐渐增加并超过纵向一体化的成本,此时纵向一体化被认为是更为经济的方法[1]。威廉姆森也指出,随着资产专用性程度不断加强,市场会让位于合约,合约最终会被纵向一体化所取代[2]。交易费用理论认为在资产专用性的影响下,市场、合约与纵向一体化呈有序递进演化关系。格罗斯曼和哈特以及哈特和摩尔提出的GHM模型在“双边关系专用性投资”的假定下,指出了纵向一体化导致剩余控制权变更后事前投资不足的问题,表明纵向一体化也会产生成本,纵向一体化并不能总是降低交易费用[3-4]。GHM模型不仅考虑了资产专用性较强一方实施纵向一体化的动机,还考虑了交易另一方在纵向一体化后的行为选择,从交易双方在纵向一体化中的成本收益...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18年05期
东岳论丛

社会责任视角下政府干预煤炭企业纵向一体化绩效研究

煤炭作为我国当前能源结构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对我国能源安全及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随着煤炭企业的不断扩张发展,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煤炭产能不断提升,但煤炭市场需求却在新旧动能转化背景下受能源结构调整的影响而有所下降,煤炭企业面临产能过剩的发展问题。在政府各级部门努力推动下,煤炭企业纷纷采取措施应对挑战,纵向一体化作为煤炭企业消化过剩产能的途径之一,成为煤炭企业转型发展的重要选择。但在煤炭企业突破发展的同时,部分企业却忽视了煤炭企业作为国家资源型特殊行业企业所担负的诸如安全生产、环境保护等社会责任,矿区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因此,煤炭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不能单纯依靠市场的作用,还必须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对煤炭企业行为进行规范化引导。本文从社会责任视角入手,从煤炭企业纵向一体化过程中面对的经济责任、安全生产责任、生态责任及法律责任四个方面构建模型,研究政府干预条件下煤炭企业纵向一体化绩效,量化煤炭企业社会责任绩效水平。不仅有助于...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煤炭》2014年S1期
中国煤炭

基于煤炭纵向一体化的牛鞭效应研究

神华集团的煤炭产运销纵向一体化是供应链纵向一体化的典型代表,它提高了运行效率,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自2012年煤炭市场化改革以来,煤炭市场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煤炭价格受市场供需影响不断波动。煤炭价格的波动又影响着煤炭市场需求,这种需求量的波动沿着供应链下游向上游逐级传递,造成了供应链的大幅波动,这就是“牛鞭效应”。近年来,国内外对牛鞭效应和纵向一体化的研究较多,本文结合相关研究成果以及神华纵向一体化的管理实践,对煤炭纵向一体化中的牛鞭效应进行研究。1煤炭纵向一体化的表现形式1.1我国煤炭市场特点(1)我国煤炭资源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而煤炭需求则主要来自东部和南部经济发达地区,形成了我国煤炭运输西煤东运、北煤南运的格局。环渤海港口是我国最重要的煤炭区域市场,神华、中煤、同煤等大型煤企主要通过铁路将西部煤炭资源运至环渤海港口,中转后经海运运往华东及华南市场。(2)自煤炭市场化改革以来,尤其是2012年以来,随着煤炭“黄金十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煤炭经济研究》2015年09期
煤炭经济研究

猎人谷煤炭链纵向一体化运营分析

长期以来,我国大型能源企业尤其是大型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都热衷于追求纵向一体化模式,即通过向上游或下游延伸价值链以实现“矿、路、港、电”一体化,“矿、路、油化”一体化,以及“矿、路、电”一体化等多种模式。而且,我国政府也一直非常支持能源企业加快实施纵向一体化战略,并在相关的发展规划和产业政策中都曾多次明确表述过,如2006年国务院发布的《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等。轰轰烈烈的纵向一体化发展大潮,不仅造成了大型能源企业的发展模式日趋雷同,而且也助涨了恶性竞争和资产泡沫、导致了盲目扩张与粗放生产。值得反思的是,纵向一体化发展模式为什么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很少出现?究其原因,主要是我国在相关领域的市场化程度还不高,只有内部化才能节约更多的外部交易成本。但是,在我国市场化进程日益加快的情况下价值链的大规模内部化是否还具有显著的经济性?如果没有,那么更有效的方式又会是什么样呢?澳大利亚猎人谷地区的煤炭纵向一体化运营链条在组织形态和运...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经济法研究》2008年00期
经济法研究

反垄断法核心设施理论的存在基础——纵向一体化与提高竞争对手成本理论的解读

目次一、问题的提出二、纵向一体化理论对核心设施理论的挑战(一)纵向一体化的一般理论(二)纵向一体化理论带来的质疑三、核心设施理论成立的必要性(一)提高竞争对手成本与杠杆作用(二)管制放松下的反垄断法角色(三)抗衡势力四、结语一、问题的提出当一个设施被认定为“核心”之后,设施的拥有者就承担以合理条件开放使用的义务,而不得拒绝交易。这便是核心设施理论。作为反垄断法中一个历史悠久的制度,按照学界的共识,其在反垄断法上的确立可以追溯到1912年的U.S.v.Terminal Railroad Association of St.Louis案。在该案中,圣路易斯市是美国各地铁路网的重要汇集地之一,19世纪与20世纪交替之际,有24条来自全美各地的州际铁路线抵达该处,但是由于密西西比河的宽大,以及高山将分隔的地形因素,这些州际铁路线在抵达河岸之前必须设立终点站。跨越大河有三种途径,分别是St.Louis桥、Merchants桥,及Wiggi...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