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赵勇PK郎咸平:不可轻下定言

赵勇终于忍不住了。自从当上长虹集团的掌舵人,他在一年半时间里频频遭到郎咸平的“大炮”攻击。上周末,赵勇首次回应郎咸平的质疑,并宣称“郎咸平攻击我搞MBO,我不怕”。12月27日,赵勇更是自己买票亲临郎咸平在成都的演讲会场,两人展开当面对话。 $$    郎咸平到底有什么“证据”一再咬定长虹少帅存有MBO的不良企图呢?我们又如何看待这场当事人面对面的“巅峰对决”呢? $$    “成功的”MBO不仅是管理者持股,关键还在于管理层控股。目前的长虹和赵勇显然不符合这个标准。但是,撇开郎咸平对长虹前任老总倪瑞峰的耿耿于怀不论,以下一连串事件在郎咸平看来赵勇是在“继续未竞”的MBO事业。 $$    其一,赵勇共计提了37亿元的坏账准备,被认为是在甩包袱。其二,长虹与朝华科技合作成立的长虹朝华信息公司,赵勇将出任合资公司董事长,而这暴露了赵勇MBO的“目的”。这两件事情早已引起郎咸平的强烈质疑。不过赵勇当时并没有对郎咸平的质疑作出公开回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企业》2017年09期
上海企业

著名财经教授 郎咸平:中国人除了知道一路一带,还应该知道一级一道

目前我国在世界上努力推进一路一带,然而在电力行业还有一个很多人不知道的名词叫一级一道,级是北极、道是赤道。风力发电都在北极附近,那里是最有效的风力发电,北极风力发电占了全球一半以上。太阳能以赤道为主,中东跟北非的太阳能就占了全球太阳能的40%,可是电力是很难有效储存的。我们以北京市为例,每天晚上八点钟是用电的高峰期,八点钟刚好是非洲赤道中午时间,是太阳最热的时候、最强的时候,因此这个时候太阳能发电是最多的,但是从北非要送到北京是不可想象的,根本就不可能,为什么?因为没有足够的高压电路能够有效的的往上走。们没有这种技术、也没有这种设备,只传输,所以这个时候中国的机会就来了!假如说我们想从北非将太阳能电送有中国才有,这是比较激动人心的。因为,只有中国装置了特高压电路,到欧洲送到中国,输电通道北非到欧洲我们在谈华为、思科的时候谈过标准可以有效的传输。我们能把全世界风能发是1500千米,距离其实不长,中国目前的问题,只有设立了标准才能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之友》2010年05期
人民之友

郎咸平:自己制定游戏规则

郎咸平今年文大学讲座教授。作为世界级的公司m* 治理和金融v家,研究成就斐然。*j 2004年._平酵誦腿为传麵财巨大的反响,被称之为“郎旋风”。2006年、2007年,郎咸平提出中国经济同时存在过冷和过热的“二元经济”,政府投资部门过热,民营经济很多领域出现萧条。郎咸平说,“为什么央行一次次调高利率,反而导致股市楼市一再新高。这是两股避险资金逃人股市楼市。”郎咸平认为,现代国际经济有两大战争,一是产业链的战争,二是金融战争。一百多年前,帝国主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分忧》2015年07期
分忧

郎咸平父子的“战争与和平”

至2015年4月,34岁金融才子郎世玮出版的《寻找遗失的美好》一书已销售数万册,他将所有稿酬全部捐赠给了慈善事业。很少有人知道,他是知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的儿子。年少时,郎世玮曾因父母离异、觉得被父亲抛弃,而对父亲充满了怨恨。直到多年后与父亲重逢,他才明白,自己的怨恨和叛逆,其实都是想呼唤父爱回归。可父亲的关注和爱,从没远离……父亲缺位,是儿子内心深处的伤痛2007年7月的一天,26岁的郎世玮突然接到父亲郎咸平的电话:“今天空闲,我想去你家里看看。”郎咸平工作繁忙,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得知儿媳怀孕,一直没来得及去探望。郎世玮告诉父亲:“我正好在市区,顺路接你。”父亲在上海的房子位于老城区,郎世玮的家在上海浦东。接上父亲,父子俩简单问候之后,便一路无话。沉闷的气氛中,郎世玮不知不觉把车开得飞快。一进家门,郎咸平便责怪儿子开车太快:“你快做爸爸了,应该为家庭着想,有点责任感。你老婆怀着孩子,一旦出事怎么办?”郎世玮的笑容顿时僵硬在脸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分忧》2015年07期
《黄河.黄土.黄种人》2015年11期
黄河.黄土.黄种人

郎咸平父子的“战争与和平”

儿子:因父母离异伤怀1981年出生的郎世玮是郎咸平的长子。郎世玮13岁时,郎咸平从美国回到香港中文大学任教,不久便与妻子离婚,郎世玮和弟弟留在了美国。年少的郎世玮认为父亲不要他了,深受打击,甚至对自己的存在都产生了怀疑。从此,他和一群称兄道弟的哥们儿满街游荡、打架斗殴,还在身上文了一条龙。1995年,14岁的郎世玮因在学校将同学打伤,被校方给予很严重的处分,他更加看不到未来。郎咸平得知后,给儿子打电话:“世玮,你要永远记住,世界上最可悲的男人是没出息!你要不好好读书,下场只能用‘可悲’来形容。”没有指责也没有安慰,只是一个男人与另一个男人的对话。渴望父爱的郎世玮没等父亲说完,一气之下挂了电话。父亲的话在郎世玮心中刻下了很深的印痕。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后,他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卡森隆军事中学。毕业后,他又考入伦斯勒理工学院,边服兵役边读书。2001年,郎世玮退伍了,同时也拿到了大学文凭,进入美国高盛公司,成了高盛投资银行的系统分析员。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2015年11期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郎咸平父子的“战争与和平”

截至2015年4月,34岁的金融才子郎世玮出版的《寻找遗失的美好》一书已销售数十万册,他将稿酬全部捐赠给了慈善事业。很少有人知道,他是知名经济学家郎咸平的儿子,年少时,曾因父母离异、觉得被父亲抛弃,而对父亲充满了怨恨。直到多年后与父亲重逢,他才明白,自己的怨恨和叛逆,其实都是想呼唤父爱回归。可父亲的关注和爱,从没远离……父爱缺位,是儿子内心深处的伤痛1981年出生的郎世玮,是郎咸平的长子。郎世玮13岁时,郎咸平从美国回到香港中文大学任教,不久便与妻子离婚,郎世玮跟弟弟留在了美国。年少的郎世玮认为父亲不要他了,于是深受打击,甚至对自己的人生都产生了怀疑。从此,他和一群称兄道弟的“哥们儿”满街游荡、打架斗殴,还在身上纹了一条龙。1995年,14岁的郎世玮因在学校将同学打伤,被校方给予很严重的处分,郎世玮更加看不到未来。郎咸平得知后,给儿子打电话:“郎世玮,你要永远记住,世界上最可悲的男人是没出息!你要不好好读书,下场只能用可悲来形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