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奥妮集体性质资产“生死逃亡”凸显监管空白

重庆奥妮化妆品公司(下称“奥妮”),近来沦落到工厂被拍卖、商标也被法院冻结并即将拍卖的地步。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7年08期
青年文学家

赎何罪,孰之罪——不确定文本下《赎罪》的人物命运必然性分析

英国作家麦克尤恩的著作《赎罪》以小说中的女主人公布里奥尼因年少无知而偏执地指控仆人罗比是强奸犯,随着年龄的增长,布里奥妮逐渐认识到自己所犯下的"罪"并为求得自我救赎作出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边疆文学》2016年04期
边疆文学

不折不扣之锡林郭勒·奥妮

我挥挥手,催马。顺着犁翻的黑土地边沿儿,向南。转过一个土丘,回头瞅瞅没了他俩,才信马由缰。漫步,独享分离的个中滋味儿,想一想阿力克愣对我的评说。我是不敢承担...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理财杂志》2008年12期
理财杂志

广告硬伤“扼喉”奥妮

奥妮的前身是1981年成立的重庆化妆品厂,在多年的苦心经营下于1992年底引进部分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领导决策信息》2006年19期
领导决策信息

10亿的“奥妮”只卖了3100万 可惜!

4月17日,起价为263.25万元的重庆“奥妮”23个商标,被广州立白以3100万“抢”走。重庆奥妮化妆品公司是一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日用化学品科学》2005年05期
日用化学品科学

奥妮东南飞——新鸳鸯蝴蝶梦?

2004年12月12日,是重庆奥妮营销总部正式迁往广州的日子。与之前的几次重磅出击相反,奥妮几乎是在悄无声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