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医药集中采购与顺加作价政策不相容

作为全国药品集中采购新模式的重点试验地区,广东省药品挂网采购工作自今年1月开展以来,一直备受关注,中间也一度引发了很多争议。而随着采购工作即将于8月份在全省全面铺开,一些让人担忧的问题可能将暴露出来。 $$昨日,广州一家医药公司销售总监向《第一财经日报》反映,从4月开始已在深圳、佛山、东莞和省属医院先行采购挂网入围品种的情况来看,由于竞价入围的品种过多,价格压得比较低,各个医院在选择采购品种的时候又不尽相同,导致医药公司在配送时量跟不上,配送成本太高,所以选择了放弃配送,“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药品的临床使用。”他说。$$该人士同时反映:“医院倾向于采购价格高的品种,价格低的品种不好做。”$$针对以上问题,广东省卫生厅主管药品集中采购的副厅长张寿生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商业公司放弃低利润品种配送的情况确实存在,但这与生产企业指定了多家药品配送商,比较分散有关。但医疗机构用药存在延续性,也不会轻易更换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粉体工业》2019年01期
中国粉体工业

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正式发布!

众所期待的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终于来了! 1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4+7”试点城市按照方案要求,结合实际制定实施方案和配套政策,确保落实试点各项任务。相关省份密切跟踪试点落实情况,给予试点城市支持,并加强指导、监督和考核。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的目的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完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根据《通知》内容梳理发现,有几大亮点值得医药人注意。其一,采购方式各有不同根据每种药品入围的生产企业数量分别采取相应的集中采购方式:入围生产企业在3家及以上的,采取招标采购的方式;入围生产企业为2家的,采取议价采购的方式;入围生产企业只有1家的,采取谈判采购的方式。其二,预付不得低于采购金额的30%保证回款,降低交易成本。医疗机构应按合同规定与企业及时结算,降低企业交易成本。医保基金在总额预算的基础上,按不低于采购金额的30%提前预付给医疗机构。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招标》2018年47期
中国招标

药品集中采购:带量采购谁是最大赢家?

药品集中采购发展的四个阶段1.药品集中采购雏形期(2000—2004年)我国药品集中采购政策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当时的河南省卫生厅发布《关于成立河南省药品器材采购咨询服务中心的通知》,决定成立河南省药品器材采购咨询服务中心,开启了我国药品集中采购试点的先河。此后各地开始尝试探索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但由于当时国家态度谨慎,国家并未出台指导性原则及统一要求。2000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00]16号)(以下简称“16号文”)。16号文明确提出规范医疗机构购药行为,同时要求由当时的卫生部牵头,并会同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国家药监局根据《招标投标法》进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工作试点。自此,药品集中采购正式拉开了序幕。2001年11月,国家在总结前期试点地区运作经验的基础上,当时的卫生部会同当时的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等部门印发了《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规范(试行)》(卫规财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药品集中采购制度的完善——从药企在法律纠纷中的尴尬境遇来看

2009年国务院颁布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开始实施新医改的,迄今为止新医改已经快进行十年之久了。新医改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看病难、看病贵”依然困扰着众多的民众,这就使得新医改的成就大打折扣。我国公民的医疗消费之所以居高不下主要是因为公立医院药品价格过高所导致的,而公立医院高昂药价的罪魁祸首被认为是“以药养医”政策,但随着药品加成制度的取消,“以药养医”政策已逐步被废止,课时药价虚高问题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这主要与我国药品领域相关制度缺陷有关系[1]。政府调控药价的主要手段有两个,一个是“药品政府定价”,另一个是“药品集中采购制度”,但国家发改委已经从2015年6月起取消了麻醉剂和精神类药品以外绝大部分药品的政府定价,控制药价的重任就完全落到了药品集中采购制度上。可是我国的药品集中采购制度还存在诸多亟待完善的地方,不管是招标方式、配送制度还是责任落实等都被医院、药企和患者广为诟病。一、药品集中采购制度及其异化药品不同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招标与投标》2019年03期
招标与投标

新形势下药品集中采购模式发展趋势研究

0引言2009是我国整个医药卫生领域的变革大年,新一轮医药体制改革登上历史舞台,出现了如基本药物制度等政策推动药品集中采购的发展。2009年1月,卫生部等六部委联合签署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意见》对我国药品集中采购的招标方式进行了方向性调整,明确提出要全面实行政府主导、以省为单位、网上集中采购的广泛采购。2010年出台了基药和非基药招标的纲领性文件,在行业发展的分水岭大年2015年,从2015年2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号)[1](简称“7号文”)开始推动新一轮招标模式的改革,到《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卫药政发〔2015〕70号)[2](以下简称70号文)对新政的细化,预示医改走向转折点的到来,分类管理、价格谈判等进一步倒逼医药良性整合。同时,医保支付改革的同步推进,更是在深层次上对药品招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招标》2018年19期
中国招标

2018年我国药品集中采购现状及未来发展

我国药品集中采购起步较早,在总结1993年到1999年各地自觉试点的经验后,国家层面于2000年提出对药品集中招标进行试点,自此我国医药集中采购制度正式启动,至今已走过了18年。从政策规制的角度,大致可分为政策体系初步形成、各地积极探索创新、全国政策统一规范、新时期政策转型四个阶段(如图1)。图1:我国医药集中采购发展的四个阶段新时期我国药品集中采购进展情况2015年,随着《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号,以下简称“7号文”)、《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卫药政发[2015]70号,以下简称“70号文”)两份文件的颁布,我国药品集中采购政策框架开始由原来的“基本药品、非基本药品分开招标”转变为新时期的“分类采购、分层管理、分布实施”。7号文、70号文仍坚持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采购,提出对不同类别的药品,分别采取“双信封”招标、直接挂网、议价谈判、定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