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理性繁荣”的模样

可能是由于市场的庞大身躯下始终掩藏着不可逾越的“阿喀琉斯之踵”,因此,当我们在想象市场的繁荣时,更被广为流传的是其非理性的模样。当然,这要归功于在1996年发出“非理性繁荣”警告然而言行未必一致的格林斯潘,还有那个将该概念演化为一本传达行为金融学要义的畅销书并证明自己是一位卓越预言家的希勒。 $$在人类对市场进行了或理论或抒情的狂轰滥炸式的描述后,理性和非理性的边界似乎已经模糊了。找到边界也许并不比格林斯潘在上世纪90年代的决策简单多少,他深邃地洞见了市场的非理性繁荣特质,却惮于(或不愿)用更强硬的货币政策来浇湿市场的热情,不管格林斯潘是否预见到这一幕,希勒所预言的泡沫破裂最终发生了。$$让我们还是先来谈谈概念。在经济学不断自我完善的旅途上,“完全理性”已经逐渐被“有限理性”所取代。不过,由于可获信息的有限性和人类情感和行为的缺陷,最为“市场化”的金融市场确实给(即便是)有限理性的铺陈留下了诸多局限,尤其是当个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业故事》2018年18期
商业故事

“非理性”真的存在么?

施鸿杭州职业技术学院浙江杭州310018一、“非理性”观点在国内的探讨历程非理性繁荣,国内的资产不论股票还是房地产都有非理性的声音,但是房地产市场中非理性声音一直存在,回顾历史文献,可以发现最早提出非理性繁荣这个概念的从格林斯潘提出这个概念后不久国内就出现了国内房地产市场出现非理性繁荣的声音。在知网上以“房价”“非理性”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国内讨论非理性问题的论文起点于2001年的一篇,其后论文数逐年上升最高峰是在2011年的68篇,其后论文数逐年下降直到2015年,而2016年又有一个小高峰然后再逐年下降。最早的文献可以追溯到2001年,李丽(2001)认为中国的房价存在结构性的过剩同时伴随着短缺,此时对于非理性探讨并不多。到2003年,那时中国的经济加入WTO没多久,刚刚走出通货紧缩的阴影,关于房地产泡沫的声音就开始频繁起来,比如王小广(2003)就以“房地产业不能再非理性繁荣”为题撰文,指出房地产的过快增长令人担忧。在2...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学院》2008年01期
商学院

非理性繁荣

2007年12月10日,山东东岳集团在香港上市。东岳的IPO价格是2.16港元,但开盘首日一度跌到1.78港元,最后以1.9港元报收。对此,分析人士指出,东岳的表现与预期的比较温和。这与当时的股票市场的心态有关。国际资本减持中资股,巴菲特减持中石油、淡马锡减持中国远洋、中国银行,中外运、中国重汽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这对近期港市的打击不小。与此相反的是澳大利亚的航空公司Qantas。这家公司规模不大,不是老牌国际航空企业,盈利率也不高。但是一上市就受到了市场的热捧。原因在于它的声誉很好,而且关注高端市场,投资者的心理接受度高,看好它的潜力。这个过程中,是一个市场时机的博弈过程。当承销商在销售的过程中,其实是把公司的价值重估然后演示给市场的过程。事实上,股票与其他产品一样,其价格受供与求的影响。如果定价过高,则市场可能获得的利益减少,市场将会反应冷淡,则不利于股票价格的上扬。如果定价过低,则市场的兴趣增大,购买者就会表现踊跃,价格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消费导刊》2008年11期
消费导刊

浅析房地产的非理性繁荣及其终结

依笔者之见,房地产1/3是宏观问题,1/3是金融问题,1/3才是房地产问题。本轮房地产的非理性繁荣来自于超低利率所引发的宏观总需求膨胀的大背景,来自于消费信贷所导致的猛烈的金融创新,来自于对房地产开发的巨额信贷支持,来自于权力的介入尤其是地方政府发展本地经济的强烈冲动。但这一切都正在走向终结,这意味着房地产的非理性繁荣也将终结,中国的房地产业将迎来新的调整发展的时期。中国房地产市场到底有没有泡沫?这是几年来各界争论的一个焦点。但不客气地说,关于泡沫讨论的本身带有泡沫性。这是因为,关于房地产泡沫的标准不清楚,住房价格的情况亦不清楚,许多数据并不具有可比性,也不具有说服力。在这种情况下,说有泡沫也罢,没有泡沫也罢,都缺乏足够的依据。不过,有一点可以非常肯定:那就是从宏观面看,近几年来中国的真实利率经历了700多个基点的激烈波动,导致真实利率从正变负,中国经历了一场超低利率所导致的总需求膨胀(经济过热)的过程,而总需求膨胀最主要的领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外管理》2007年02期
中外管理

非理性繁荣开始浮现

高速t.长后的大泡沫毫无疑问,中国经济仍然处于高速增长的阶段,想档都档不住。首先,工业化正在加快升级中,过去中国的工业化与城市化是脱节的,现在中国的城市化也在加速。这样中国经济就有了两大动力,所以中国经济近些年来都是10%或以上的增长。这两个力童带来的增长足理性繁荣的增长。其次,我们又看到一个更高层面的增长,就是人民币升位带来了中国经济资产总蚤的扩张。比如:在汇率不变的情况下,你的产值从2万亿增长到3万亿,增长了50%;但仅如人民币汇率也增长50%呢?那么你的产值一下子就变成4万亿了。这是以人民币计价的一个资产的膨胀。再次,当前全球资本的流动性非常强,全球的钱都多得不得了。而全球可投钱的地方又很有限。我们按照经济的增长和货币的稳定性来看,可以分为四类不同的地区:第一类,经济不好货币也不好的地方,北朝鲜就是典型;第二类,经济好但是货币不太好,比如美国;第三类,货币不错但经济很差,比如欧洲;最后一类,经济很好货币也矛民好,中国就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宁波经济(财经视点)》2005年10期
宁波经济(财经视点)

房地产的非理性繁荣及其终结

在笔者看来,房地产l邝是宏观问题,l/3是金融问题,1/3才是房地产问题。本轮房地产的非理性繁荣来自于超低利率所引发的宏观总需求膨胀的大背景,来自于消费信贷所导致的猛烈的金融创新,来自于对房地产开发的巨额信贷支持,来自于权力的介入、尤其是地方政府发展本地经济的强烈冲动。但这一切都正在走向终结,这意味着房地产的非理性繁荣也将终结,中国的房地产业将迎来新的调整发展时期。 超低利率支撑的房地产泡沫正在破灭 中国房地产市场到底有没有泡沫?这是几年来各界争论的一个焦点。但不客气地说,关于泡沫讨论的本身带有泡沫性。这是因为,关于房地产泡沫的标准不清楚,住房价格的情况亦不清楚,许多数据并不具有可比性,也不具有说服力。在这种情况下,说有泡沫也罢,没有泡沫也罢,都缺乏足够的依据。 不过,有一点可以非常肯定:那就是从宏观面看,近几年来中国的真实利率经历了700多个基点的激烈波动,导致真实利率从正变负,中国经历了一场超低利率所导致的总需求膨胀(经济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