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攘外”必先“安内”

内部奥运营销是奥运营销战略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是借助奥运升级企业结构;二是奥运精神融于企业,升级完善企业文化;三是企业内部对奥运营销的解读要趋于一致 $$奥运营销的成功一定是从做好内部沟通开始的。$$2004年3月,联想集团成为国际奥委会TOP赞助商,柳传志在有关于此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致辞表明:联想需要激情。他说:“奥林匹克运动是我们实现国际化远景的载体,它不仅能够帮助我们培育国际化的市场,锻炼国际化的队伍,同时也能为联想品牌和企业文化注入新的激情和活力。”$$柳传志说这番话的时候,正逢互联网上热炒“联想失去激情了吗”的问题,并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这个时候的柳传志,显然寄希望于牵手奥运会能够让联想重归激情,而要达到这一点,首先必须做到的是让联想整个内部系统一致行动起来。$$当然,就一家企业来说,内部系统涉及到最直接的企业员工队伍与供应链上的各个合作伙伴和客户。$$内部沟通的一个目标就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08年20期
兰台世界

“攘外必先安内”的提出及演变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南京国民政府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是民国史研究中颇为引人注目的话题。长期以来,关于“攘外必先安内”的提出,学术界存在着几种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攘外必先安内”的首次提出是在“九一八”事变以后,依据是1931年11月30日,蒋介石在主持顾维钧就职外长宣誓仪式上发表的演讲中谈到“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另有人认为,早在1931年7月23日,蒋介石在南昌发出《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的文告中就提出了“惟攘外应先安内,去腐乃能防蠹”的口号。还有人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在“九一八”事变前就已经提出,但是未形成一个政策。1932年3月的国民党四届二中全会上有所否定。直到1932年5月,《上海停战协定》签订,中日民族矛盾暂时得到缓和,蒋介石才再次提出“攘外必先安内”,并使之成为国民党的基本国策。更有甚者,有的学者则认为“攘外必先安内”不是蒋介石首先提出的,而是石友三于1929年12月3日在蚌埠发出的讨蒋通电中提出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抗日战争研究》2001年04期
抗日战争研究

“攘外必先安内”再批判

九一八事变至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以前 ,没有一项政策像“攘外必先安内”这样对中国产生如此广泛而严重的影响。 70年来 ,海内外史学界涉及这一政策的研究较为鲜见 ,近年来有所增多 ,虽也逐渐达到某些共识 ,但总体上内地学者和海外学者的观点依然尖锐对立 ,基本上否定或基本上肯定的倾向并未消除。笔者不揣谫陋 ,抒一孔之见。一任何政策都是国家和政党因应一定历史时期的需要 ,为贯彻其路线、实现其政治目标而制定的行动准则。“攘外必先安内”政策 ,是国民政府在准备抗战时期的行动准则。它的出现 ,因应了救亡图存的国内国际背景。这一政策提出的时间 ,并不在九一八事变后 ,而在之前。但其追求的目标、内容和矛头指向 ,却与九一八事变后是基本一致的。1 93 1年 7月 2 3日 ,在江西督师剿共的蒋介石 ,针对国内外情势的变化 ,发表告国民书 ,内称 :“惟攘外必先安内 ,去腐乃能防蠹” ,“不先消灭赤匪 ,恢复民族元气 ,则不能御侮 ,不先削平粤逆 ,...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南京国民政府“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研究述评

“攘外必先安内”作为南京国民政府在“九一八”事变后处理内政外交的基本政策,多年来,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对其多有著述,分别从不同侧面、多个视角给予了较为详尽的论述和评价,在诸如该政策提出和确立的时间、形成的原因、后果及其评价等问题上有共识、亦有分歧,存在伯仲之间的看法、亦具大相径庭的观点。本文分别从“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提出和确立的时间、“安内”的具体内容、“攘外”与“安内”的关系、“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与抗日前提、“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提出的原因、南京国民政府改变和放弃“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原因、“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实施的后果、对“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评价等八个方面对现有研究成果进行了综述,并在此基础上, 对“攘外”在实施过程中的具体情况、“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对抗战全面爆发前国共关系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进一步研究。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康学院学报》2008年05期
安康学院学报

论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发展变化

“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是蒋介石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特定历史条件下,提出并最终形成的国民政府对内对外政策的主导政策,它从提出到成型经历了复杂的演变过程,具体内容在各个时期也不相同。一、1929年———1931年9月18日前蒋介石正式提出“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是在1929年。“皇姑屯”事件后,张作霖一死,东北局势一片混乱。张学良继任其父职位,通电全国:“宣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旗易帜”。这样,南京国民政府在形式上统一了全中国,但蒋介石与各派军阀之间的矛盾并未消失,反而越演越烈。蒋桂战争爆发不久,蒋介石与冯玉祥的矛盾又尖锐化,冯玉祥的西北军为发兵讨蒋作舆论准备,声援桂系李宗仁,电请蒋介石下野,蒋冯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势。在此种情况下,蒋提出“安内”政策,1929年5月7日,蒋介石发表《和平统一为国民政府惟一希望》一文,指出“欲消内战,非铲除军阀不可,欲铲除军阀,非根本扑灭封建地盘思想不可”。〔1〕1929年至1930年在国民党新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党史研究与教学》1994年02期
党史研究与教学

蒋介石与“攘外必先安内”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国民政府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实行不抵抗政策,究其原因,除了蒋介石认为“中国武器不如人”、“抗日三天就亡国”和“依赖国联公理裁决”外,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攘外必先安内”。这里的“攘外”即是对日军的侵略妥协诅让,“安内”则是压迫各异己力量和民众的抗日运动,“围剿”苏维埃红军,而“剿共”被当作抗日的前提。“攘外必先安内”作为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的理论依据,从提出到确立。有个过程。早在1鸵7年春,蒋介石与日本天皇互派心腹密谋,达成默契:蒋介石反共,日本支持蒋统治长城以南广大地区,而长城以北的所谓满蒙则由日本控制。是年秋,蒋介石偕同张群访日,与田中首相秘密会谈时,再次表示“中国承认日本在满洲的特权地位和权益”①。这无疑助长了B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东北侵略的野心。到1931年,日本国内“根本解决满蒙问题”的喧嚣,充斥朝野,而驻扎于中国东北“满铁”沿线的日军,则更是野心勃勃,伺财蠢动。他们不断制造事端,借口寻衅,耐肆意进行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