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本1月经常账户13年来首现赤字

《经济学人》杂志6日撰文称日本将出现经常账户赤字,昨天公布的数据证实了该预测,日本出现13年来首次经常账户赤字,全球金融危机进一步削减了日本的海外投资收益。$$    日本财务省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1月经常账户赤字达到1728亿日元(约合18亿美元),是自1996年1月来的首次赤字,且赤字金额是自1985年1月有可比统计以来的最大额。$$    经常账户赤字$$    此前经济学家预计,日本2008年全年经常账户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将从2007年的4.8%下滑至1%。$$    在昨天公布的数据中,商品和服务贸易赤字增加及投资所得盈余大幅减少是拖累经常账户的主要原因。出口1月同比下跌46.3%,进口下跌31.7%,贸易赤字达8440亿日元,是自19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最大赤字。而海外收益减去外国投资者在日收益的收入盈余为9924亿日元,比1年前缩小了31.5%,是自2000年6月以来的最大降幅。$$    “这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8年17期
中国外汇

经常账户难言持续逆差

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预计下半年经常账户有望保持顺差格局。从更长时间看,当前我国出口已具备相应的技术复杂度和规模经济特征,加之汇率的灵活性及对外部均衡的调节作用实际上的不断增强,经常账户难言持续逆差。经常账户是衡量一国外部均衡的重要指标,并对汇率预期等有着指示意义。今年一季度及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出现了2001以来的首次逆差(见图1)。尽管最新数据显示,我国二季度经常账户为顺差58亿美元,但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背景下,各界依然担心经常账户状况是否还会恶化,逆差是否会成为常态?这直接关乎未来我国经济的动能以及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方向。我国的经常账户余额占GDP的比重由2016年的1.8%下滑至2017年的1.3%,今年一季度更进一步跌至-1.09%(上半年约为-0.43%)。经常账户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收入以及经常转移构成。事实上,由于收入和经常转移项目相对较小,经常账户的变化主要由货物和服务贸易决定。经常账户是否会持续逆差短期视角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金融市场研究》2017年10期
金融市场研究

经济复苏可持续吗?——经常账户视角下的全球经济

常账户差额的涨跌除了周期性因素之外,还受全球经济增长方式和需求结构影响3本文通过分析世界主要经济体经常账户在近十几年的表现和原因,进而分析中期内世界经济复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根据IMF的定义,经常账户显示的是居民与非居民之间货物、服务、初次收入和二次收入的流量,这些账户的差额又称经常账户差额。经常账户差额显示的是出口和应收收入之和与进口和应付收入之和之间的差.额(出口和进口指货.物和服务而收入指初次收入和二次收入).&根据《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的第十四章“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分析中的部分问题”,经常账户差额等于经济体的储蓄一投资缺口,经常账户差额与国内交易有关。全球经常账户的失衡与修复经常账户差额是一个经济体外部脆弱性的领先指标。经常账户赤字意味着该国需要对外进行借贷,如果对外借贷被用于本国消费或者过度投资于金融或者房地产市场,同时国内内生经济.不能补充这部分缺口等外部债务达到一■定水平时,这个经济体很有可能在融资上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金融研究》2018年08期
国际金融研究

全球经常账户失衡的调整:周期性驱动还是结构性驱动?

引言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日益严重的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反映了各国经济结构中的不合理性和全球经济的脆弱性,并被认为是导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重要导火索。危机后,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出现了基于流量上的再平衡特征:一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经常账户失衡规模都出现了较危机前显著的调整;二是各国经常账户失衡在调整中分化;三是2016年以来全球经常账户呈现债务国失衡继续,债权国加速再平衡的新特征。如果此轮全球经常账户失衡的改善是周期性因素驱动,那么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回暖,经常账户的失衡又会卷土重来;如果这种改善是结构性因素推动,各国可继续沿此路径进一步调整,实现经济平衡增长。笔者依据IMF外部平衡法(EBA)的思路框架,将影响全球经常账户走向的因素分为周期性、结构性和政策性因素。本文的主要贡献在于:第一,大多数全球经济失衡的探讨都停留在理论上,本文将从实证上对此问题予以充分说明;第二,首次将IMF判断实际汇率变动幅度的EBA外部平衡评估...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6年12期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收入不确定与近年来中国经常账户顺差

一、引言近年来,中国的巨额经常账户顺差引起了国内外学者们的广泛关注。绝大多数文献将问题的根源归结于宏观经济的基本面因素。这些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一,探讨人民币汇率变化与国际收支的关系。一些观点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升值有利于缓解中国经常账户巨额顺差,促进中国经常项目收支平衡(Das,2009;Yingfeng Xu,2009;余淼杰,2009;汤铃,2011等);一些观点认为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经常项目失衡的作用不明显(Groenewold&He,2007;Willem&Thorbecke,2011;李沂、肖继五、崔建军,2012等);另一些观点则认为相较于人民币汇率因素,非汇率因素对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的作用更加显著(贺力平,2008;Johansson,2009;肖玉明,2011等)。其二,从储蓄-投资视角出发,探讨中国经常账户失衡问题。一些观点认为中国经常项目顺差主要是由于居民和政府部门的储蓄过高(甘小芳,2011;杨盼盼、马光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苏社会科学》2017年02期
江苏社会科学

中国台湾地区贸易及经常账户顺差的原因分析——基于“资产短缺”的视角

一、问题的提出众所周知,受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影响,我国台湾地区的贸易及经常账户年顺差规模曾一度短暂回落,之后这种状况被彻底扭转,并迎来持续上涨态势。截止2013年底,我国台湾地区的贸易及经常账户年顺差规模已分别跃升至460.66亿美元和573.46亿元,约为1998年谷底的15.80倍和16.68倍,这给该地区的经济运行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那么,造成岛内贸易及经常账户多年来持续顺差的更重要原因是什么?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目前学术界有从问题本身入手,即从顺差经济体自身去寻找原因的;也有立足于全球视角,从顺差经济体与逆差经济体的相关关系中去寻找问题产生的根源的。无论是从问题本身入手还是从全球视角出发,对于某一经济体贸易及经常账户出现顺差根源的探究,传统的研究思路主要是从“储蓄-投资”缺口这一宏观层面入手,基于国民收入恒等关系,将贸易及经常账户余额状况归结为储蓄与投资间的缺口所致。如:Bernanke(2005)以及Park...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