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经历“人口转变”

无论如何衡量,中国正在降临的老龄化浪潮的规模都是惊人的。$$    2005年,在中国,相对于每100名适龄工作成年人,仅有16名老人。这一赡养比到2025年将会提高一倍达到32,到2050年再翻一番达到64。到本世纪20年代中期,中国人口每年将增加1000万老人,同时每年将会失去700万适龄工作人口。到2050年,将有4.38亿中国人年龄为60岁及以上,其中1.03亿人将为80岁及以上的耄耆。$$    环顾世界,多数国家的人口在老化。但是,中国的老龄化浪潮显得比较棘手。$$    中国可能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文明,但是在历史上大多数时间内它是一个人口年轻的社会。近至上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人的平均年龄为20岁。这意味着半数的人口是幼儿或青少年。老年人仅占人口的7%,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个意义深远的人口转变蓄势待发。这迅速导致了中国人口的急剧转变。这种转变是由两个基本原因造成的:出生率下降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中国和印度的人口转变与经济增长机遇

世界正经历着由生育率的下降和预期寿命延长带来的人口转变。人口转变早期,人口死亡率率先下降,生育率下降滞后于死亡率,随后少儿人口规模增加、人口抚养负担加重;转变中期劳动力供给充沛、总抚养比下降,这段人口红利期为经济增长提供了一个一次性机会,倘若有良好的宏观经济政策、制度环境加以配合,增长潜力就会转化为现实;人口转变后期人口老龄化迅速发展、老年人规模迅速增加,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提出挑战。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且同为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过去经历了相对迅速的经济增长;都在经历人口转变过程,但是步调不同,中国将经历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印度还将享受较长的人口红利期,未来两国的经济增长将面临完全不同的人口背景。因此,研究两国人口转变的过程,分析不同阶段的人口变迁对两国经济发展机遇的影响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首先回顾分析了20世纪40年代末中国建国、印度独立直至2010年两国人口转变的特点,结果发现:中国人口转变的速度远远快于印...  (本文共1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人口科学》1999年05期
中国人口科学

人口转变理论述评

200年来,人类一直在经历着人口转变。而目前世界各国人口变化表现出的巨大差异,往往是由于它们在经历着人口转变的不同阶段。人口转变作为人类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迈进的社会转型的一个组成部分,与工业化、现代化有着紧密的联系。它在人口研究的历史上得到了比任何一种别的人口现象都重要的地位。人口研究也因人口转变论而在战后出现繁荣。人口转变论是以对欧洲国家在社会经济转变的同时发生的死亡率、生育率由高水平向低水平转变的经历的描述与概括为开始的,它经历了历史上最杰出的人口学家的论述与修订。它第一次说明了自马尔萨斯(Malthus)和李嘉图(Ricardo)时代以来,经济学家们一直在探讨的人口与经济的关系是一种因果或者说也许是互利的关系(UnitedNations,1990)。人口转变论常常将人口变化复杂过程表达得过于简单,而关于它对当前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的人口历史)的适用性,引起了大量的争论。本文将简要回顾人口转变理论的发展,对不同的观点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当代家庭生命周期研究

本文使用1982年、1990年、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和1982年、1992年、2001年生育率调查数据,按照Glick提出的家庭生命周期的基本模型,详细分析了从1980年到2000年之间家庭生命周期的变化过程,包括初婚、初婚初育间隔、生育最后一个子女、第一个子女离家、最后一个子女离家、丧偶和死亡等重大生命事件,并将家庭生命周期按照核心家庭的历史,划分为形成、扩展、扩展完成、收缩、收缩完成和解体六个阶段。从家庭生命周期阶段持续年数的整体变动来看,家庭形成阶段的变化不大。家庭生命周期阶段持续时间的主要变动在形成阶段之后的五个阶段均有较大改变,其原因就是生育数量和死亡率的变化。由于生育子女数量的减少,家庭扩展阶段持续年数显著减少,由此带来的后果是扩展完成阶段持续年数的增加,而生育子女数量和年龄又影响到第一个子女离家时和最后一个子女离家时的年龄。家庭解体阶段中,男性持续时间相对较短,而女性持续时间相对较长,三个年度分析结果均显示女性持...  (本文共3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部论丛》2009年06期
西部论丛

人口红利之是非利弊

人口转变带来人口红利世界各国的人口,不论是否实行计划生育,都或迟或早会经历人口再生产类型的两次转变:第一次人口转变是从“高出生率、高死亡率、低自然增长率”转变为“高出生率、低死亡率和高自然增长率”;第二次人口转变是从“高出生率、低死亡率和高自然增长率”转变为“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在第二次人口转变过程中,在出生率下降的初期,由于人口再生产的惯性作用,出生率下降速度快于人口老龄化速度。这样,会形成一个少儿人口和老年人口在总人口的比例都比较低的局面,并会持续几十年时间。总人口呈现“中间大,两头小”的结构,即劳动力人口多,老人与儿童少,社会负担相对较轻,对社会经济发展十分有利,人口学家称这段时期为“人口机会窗口”,也称为“人口红利期”。国家总抚养比是指人口中非劳动年龄人口与劳动年龄人口之比。在人口学上,一般把总抚养比小于50%的时期称为人口红利期。进入人口红利时期为人口机会窗口打开,退出人口红利时期为人口机会窗口关闭。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从老龄化到高龄化

这是一项关于人口老龄化理论与现实的探索性研究。正如诸位所见;所闻;所感,曾几何时,那席卷全球的人口膨胀还在困挠着我们,殊不知,促使人口膨胀的“婴儿浪潮”尚未完全退却,人口老龄化的“银发浪潮”就已经扑面而来。人口老龄化对人口自身及其发展的影响决不亚于人口膨胀,由此引发的种种议论与纷争可谓沸沸扬扬,莫衷一是。本文涉入这一论题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在对“人口老龄化”这一既定说法进行考证与质疑的基础上展开的。诚然,纵观全球,无论是作为一种个人切身感受,还是作为某种社会整体印象,抑或是作为一桩既成事实,全球老年人口绝对数的持续增长与相对数的急剧扩展都已是不争之事实。问题在于,究竟什么是老龄化?我们对所谓的“人口老龄化”现象本身及其演进过程又有多少认知?本研究把关注的基准点置于人口学的视野之下,并与跨世纪的时空背景相聚焦,对流行于世的老龄化学说做了理论联系实际的深入剖析,认为人口老龄化是既定历史条件下的人口现象,是传统人口转变所必然引致的一个...  (本文共1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