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的身份应该是复杂多变的

人类学是一门特别开放的学问,从迈克尔·赫兹菲尔德(Michael Herzfeld)教授身上就能看出来。对任何前来对话和请教的外行,他都能让对方感到自己是“人类学之友”。这是因为,这位头顶着哈佛大学光环的人类学家,把一切话语都看作潜在的观察对象,对每个说话的人,特别是说另一种语言、拥有另一类心智的人,他都抱有极大的好奇心。$$    迈克尔·赫兹菲尔德生在英国,定居于美国,希腊、意大利和泰国先后塑造了他的性格、思维和表达方式。他在这三个国家先后进行了长时间的田野考察,至今出版过十部作品,在人类学家中属于极其高产;他自己制作电影,还研究民族主义、官僚主义等不属于分内的题目;他掌握了十几门语言,6月以来,他来到中国学习汉语。他说,对中国的兴趣由来已久,当年他在罗马做研究时,就知道那里有一个庞大的温州人移民群体。$$    同赫兹菲尔德教授交谈是件极愉快的事,他的健谈和敏锐令人佩服,尤其是,即使你用十分生硬而破碎的英语同他说话,他也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人类学家潘天舒:人类学发展与应用之道

潘天舒成长于上海,自幼受到家学渊源熏陶,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英美语言文学专业,留校工作。1993年末,潘天舒获哈佛-燕京学社奖学金赴美求学,并有幸成为哈佛人类学系学术伉俪华如璧(Rubie Watson)和华琛(James Watson)的弟子,并从此建立起与哈佛学术大师凯博文(Arthur Kleinmen)、迈克尔·赫兹菲尔德(Michael Herzfeld)教授长达二十多年的师生和同行情谊。1998~1999年,潘天舒获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Wenner-Gren人类学基金会和丰田基金会资助,在上海东南社区开展以历史记忆、“士绅化”和地方转型为核心议题的田野研究,最终写成题为Neighborhood Shanghai的哈佛人类学博士论文。这篇博士论文综合运用多种人文社科方法,精细地剖析了20世纪90年代结构变革进程中上海邻里社区的发展、公共记忆和归属感。2002年,他获得哈佛人类学博士学位后,受聘于乔治城大学(Georget...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技创业》2010年12期
科技创业

网络人类学 营销人员的秘方

金宝汤公司和其他商家如何使用在线人类学工具进行网络营销?对于数以百万计的消费者来说,作为全球最大的汤料生产商,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mpany)的产品的视觉或味道会激发人们对舒适、温馨、家庭、童年的怀旧情绪。但是,当这个位于新泽西州卡姆登镇的、有着140年历史的公司为其网上社区金宝汤厨房(Campbell's Kitchen)细化设计时,品牌经理们总结认为,传统的调查和发送相关信息到网络小组的模式不能再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意见。这就如同汤料配方中欠缺了某一种佐料似的。因此,这个速食汤行业的巨人转向新兴的“网络人类学”(netnography)领域,看看它是否能提供一些工具,以便了解网络是如何改变他们客户的日常习惯和选择。金宝汤公司消费者观察部门的经理席亚拉·奥康奈尔(Ciara O'Connell)表示:“我们的产品曾经与消费者每天的食谱密切相关,渐渐地,我们变得没那么重要了。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网上消费者的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机电信息》2018年22期
机电信息

人类学+:科学的B面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日期:2018年6月页数:265页定价:72元装帧:平装《人类学+:科学的B面》是一本从科普的角度,讲述关于人类学的一些冷门故事和罕见历史。它注重于人类学和其他相关学科的交叉,比如考古学、生物学、医学、社会学等。简单地说,人类学就是研究人类本身的一个学科,正如人类拥有多样的特性一样,人类学也同时研究人类的生物性和社会性,此外,还关心人类之所以形成各种特性的来源,以及其演变过程。但《人类学+:科学的B面》这本书并不是一本严格意义上的理论型人类学教材,而是专注于解读有关于广义人类学历史中,各种不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走出研究范式的困境:企业人类学的“四层次分析法”

一、问题的提出自费孝通2005年跨鹤仙游之后,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界似乎进入了一个没有大师引领的时代,目前出现了严重的理论危机。最近一些年,国内有一批人类学民族学家,如杨圣敏(2012)、周大鸣(2009)、何明(2016)、范可(2011)、高丙中(2006)、麻国庆(2012)、赵旭东(2015)等,心怀学科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对传统的村落研究、民族志方法论等面临学术危机和研究范式困境,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但是,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的学科现状就像是扶不起的阿斗,让同行们深深地感到恨铁不成钢。究其原因,是因为长期以来中国的人类学民族学面临的“双重边缘化”的困境:第一,学者的边缘化。国际上,很多中国人类学民族学者愿意充当西方学者的传话筒,愿意当配角;在国内,人类学民族学者不如经济管理类的专家地位高,处于次要的地位;第二,学科的边缘化。就单一学科而言,人类学民族学不如经济管理类学科重要且有学术影响力;在跨学科合作研究中,人类学民族学的角色一...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企业人类学:“老字号”研究的四个阶段和范式转变

一、撰写本文的缘起企业人类学不属于企业管理、经济学等经济管理类学科,却要调查研究“老字号”,对此很多人都不理解。无论是在学术界(如在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等领域),还是在企业界、政界,都有人发问:什么是企业人类学?从人类学角度研究“老字号”有什么特别之处?如何做老字号研究才有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全国各地,特别是各个城市,都有或多或少的“老字号”1,相应地,也就出现了不少的“老字号”研究成果。我国人文科学界和社会科学界对“老字号”研究的各种出版物非常丰富,大致包括八个研究方面。2这些成果多来自历史学、企业管理学、法学(关注“老字号”的品牌商标)等不同的学科。但是,到目前为止,从企业人类学角度研究“老字号”的学术成果,相对比较少,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篇文章拟总结笔者五年多来跟同行做“老字号”研究的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同时对上述疑问进行学术阐释,也可以称之为“老字号研究五年记”及其引发的人类学范式转变。二、“老字号”研究五年记:四...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