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4000年铜镜史,管窥古人的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

霍宏伟对铜镜产生强烈兴趣,缘于31年前第一次在洛阳一座西汉墓里见到铜镜出土。$$“见日之光,天下大明”,当时,铜镜上铸造的神秘铭文和精美纹饰深深烙进实习生霍宏伟的脑海,怎么也抹不掉了。后来,他在洛阳市文物工作队从事田野考古发掘工作,博士毕业后进了中国国家博物馆做研究,在考古现场、文物库房、海内外博物馆亲手发掘或仔细观摩研究了上百面铜镜,它们或巧夺天工,或残缺破损,每一面背后都有生动的故事或厚重的历史。$$铜镜在中国前后使用了4000多年,也是诗文小说、戏曲绘画中常见的日常生活元素。从沈从文编的《唐宋铜镜》,到文物学家孔祥星等合著《中国古代铜镜》,乃至霍宏伟本人主编《洛镜铜华:洛阳铜镜发现与研究》,相关研究著作一直在不断出版。与前人相比,霍宏伟自认为新著《鉴若长河:中国古代铜镜的微观世界》最大的不同是,突破传统金石学的研究路数,将铜镜研究拓宽至考古学范围,进而将“蕞尔小物”放在历史背景之下,借此管窥千百年前古人的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族艺林》2019年01期
民族艺林

甘肃先秦铜镜研究

铜镜是以铜、锡(或含其他元素)合金制成的主要用作映照容貌的服饰类生活用具。考古资料显示,中国古代铜镜在战国中期才开始大量出现。故而对中国早期铜镜的研究,时间多限定在战国早期。而本文旨在通过铜镜论述作为中华文明重要发祥地的甘肃,不仅具有中华民族早期重要的文化资源,还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从而管窥甘肃先秦时期文化的源头性、开放性、多元性特色。故而将研究的时间定为秦之前。一、甘肃先秦铜镜的考古学资料据笔者掌握的资料来看,甘肃先秦铜镜的出土情况如下:1974—1975年,甘肃省考古研究所在广河县齐家坪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在M41发掘出1面铜镜[1],直径12厘米,厚0.3厘米,从器物本身来看,属于一次范模浇铸成型,钮部有锻饰痕迹,边缘规整光滑,器物通体有锈蚀斑迹,该铜镜现存于甘肃省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藏传为甘肃临夏出土铜镜1枚[2]。直径14.3、厚0.15厘米,镜面微凸。1983年3月在甘肃平凉收废站收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音》2019年01期
法音

佛塔出土铜镜及其来源

铜镜,不仅是古代民众梳妆照容的主要工具,也是佛教的重要法器。佛经中经常用铜镜做比喻,宣扬佛理;菩萨、梵天往往手持宝镜,以为法镜;僧人往往以圆镜、圆鉴等为法号,以示圆满;佛塔地宫、塔身更是出土不少铜镜实物,可见铜镜在佛教中发挥着重要的功用。铜镜与佛教的密切关系已被学者们发现并研究梳理。刘艺在探讨镜与中国传统文化时,分析了镜与原始宗教、道教、佛教的关系,并从实用、科仪与玄理三个方面探讨了铜镜在宗教中的应用[1]。扬之水[2]、王牧[3]研究了线刻画铜镜的内容和作用。作为佛教“供养七宝”之一的铜镜出现在佛塔之中,考古发掘资料不仅明确显示了铜镜的出土位置,并为其作用及来源提供了重要线索。一、佛塔出土铜镜的空间位置分类(一)塔基地宫出土铜镜舍利塔塔基地宫往往会瘗藏佛舍利,同时有佛教法器及各种供养器,铜镜是较为常见供养器之一。目前考古发现较早的舍利塔塔基是北魏时期,石函中出土舍利、七宝、铜镜碎片等[4]。一直到明清时期,塔基地宫中还有铜镜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音》2019年01期
《东方收藏》2019年05期
东方收藏

古代铜镜赏

中国古代铜镜以“刻画之精巧,文字之瑰奇,辞旨之温雅,一器而三善备焉”(罗振玉《古镜图录》),历来为世人所珍视。同时铜镜因以其装饰纹饰具有强烈的时代特征,横亘中华民族文明史,故在国内各博物馆馆藏文物中,铜镜占有重要地位。溧阳市博物馆系江苏省溧阳市内综合性博物馆,馆藏四千余件文物中亦有相当数量的铜镜收藏,笔者撷取该馆部分有代表性铜镜藏品作以简要介绍,以飨读者。■图1西汉“日有熹”连弧纹镜为连弧纹,外区有三十三字铭文,顺时针读作:“日有熹,月有富,乐毋有事,宜酒食,居而必安,毋忧患,竽瑟侍兮,心志高,乐已茂兮,固常然。”西汉自文景以来,国家富足,“公卿大夫以下争于奢侈”(《汉书·食货志》),上层社会之间彼此崇拜华丽,“世俗奢僭图极,靡有厌足……或乃奢侈逸豫,务广第宅,治园池,多畜奴婢,被服绮縠,设钟鼓,备女乐”(《汉书·成帝纪》)。这段铜镜铭文的内容,也正是当时汉代人希望安乐、向往富贵生活的内心真实写照。东汉四神画像镜(图2),直径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9年10期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

中国铜镜起源初探

1关于铜镜起源问题的一般研究情况由于中国铜镜在古代,主要是作为照面的日常用品,所以大多数学者都是从铜镜的“成像”功能出发进行逻辑推理,进而产生了以下几种铜镜起源说。第一,考古大家梁上椿先生的铜镜源于铜鉴说。他认为古人最初以静止的水面照面,后来用盆、鉴等容器盛水照面,最后发展为无水的光鉴照面。此后光鉴进一步发展演化成照面专用的铜镜。考古大师郭沫若先生也坚持此说。第二,岳慎礼先生的铜镜起源于阳燧说。他认为古人是先发明了集光取火的工具阳燧,后来阳燧才演化成照面用的铜镜。第三,何堂坤先生提出,古代铜镜受刀、斧、铜泡等会表面光滑会反光的金属器的启发,最后发明了铜镜。上述说法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两个共同点是值得注意的。其一,各家说法归根结底都坚持铜镜起源于中原本土。其二,在古代铜镜的用途上,都限于铜镜在后世普及之后的照面功能。然而,程建在《试论中国铜镜的起源和早期映照方式》一文中指出:“应照方式和铜镜源流式的历史并不是同步的。铜镜只是映照方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东财经大学学报》2019年03期
广东财经大学学报

《铜镜》

素描75 x 52cm《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