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宁津种企向洋巨头叫板

目前外国公司已悄然控制了我国70%的种子来源,美国先锋公司的“先玉335”玉米仅用3年时间就迅速成为我国第三大玉米品种。在“洋种子”强势抢滩的形势下,宁津8家种子企业在政府的鼎力支持下,走上了自强自立的道路——$$   最近,宁津县良星种业公司董事长刘俊升婉言谢绝了国外某种子公司想买断他自主培育的某小麦品种经营权的“好意”。对他来讲,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培育个好品种不容易,我不想卖掉,尤其是不想卖给外国公司。 ”刘俊升说。$$   据报道,目前外国公司已悄然控制了我国70%的种子来源,美国先锋公司的“先玉335”玉米仅用3年时间就迅速成为我国第三大玉米品种。当“洋种子”控制国内市场后,种子及其配套的疫苗价格今年开始大幅提高,出现了“1克种子1克金”的天价种子,农民种植成本陡然提升。$$   在宁津县兴达种子门市部,大多数蔬菜种子包装上印着 “美国” “韩国”等字样。老板王世峰说:“我经营种子15年了,大约五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德州日报2010-11-23
《春秋》2019年02期
春秋

《光影年轮 宁津记忆》出版

近日,由宁津县政协主持编纂的大型图片专辑《光影年轮宁津记忆》(宁津文史资料第十五辑)正式出版。该图片专辑分为人文、经济、非遗3卷,包括古鬲神韵、铁血岁月等10个部分,共收录照片1600余张。专辑客观、生动、真实地反映和记录了宁津历史,是全县第一部影像形式的文史资料。宁津县政协通过挖掘、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春秋》2019年02期
《星星》2018年24期
星星

宁津诗篇(四章)

陶楼鸟隼,看见了一缕风声。在汉陶上,像谁的心跳。其时,没有人踪。一尊泥瓦、基石建筑,一个已经陶化的黎明,此时,穿越尘埃。朴拙的门楼和浑厚的墙壁,足以忍受,一万年的孤寂。它,一言不发,让时间,凝眸含笑,青山隐隐。青是基调,象征着绿水田园,烟波蓝影。它的心里,住着一个愿望;一个民生精魂。长官清真寺步入春天,敬慕之思便如朝阳,冉冉升起。飞檐斗拱,塔楼高耸,中国古典与阿拉伯建筑之风,在宁津,长官地界,“标异沧济”。它清雅,肃穆,但觉耳际凤鸣,倾诉着:古清真寺,素帐白幕,藻井无棚;以及,许多往事,许多的中外人物……一片又一片羽,那么蔚蓝,醒目。而后,抖一抖水袖,远去。诞生于明代,这异域之寺,早已过了白髯飘飘的年纪。他那繁花落尽的风姿,如一位远道而来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8年24期
《齐鲁周刊》2017年37期
齐鲁周刊

蟋蟀:秋之意象

蟋蟀在先民的视野中,是作为“物候”而凸显的。年复一年,蟋蟀逢秋而鸣,不差毫厘,所谓“鸣不失时,信也”。民谚中有“促织鸣,懒妇惊”的说法,说的是虽然天气似乎依然很热,但是蟋蟀鸣叫了,表明秋天已经来临,再不抓紧纺织,一家人就要挨冻,因为冷空气已经在路上了,再有个把月,天地肃杀,露化为霜,草木凋零,冬天就要来了。南北朝时的崔豹,曾经著《古今注》,言及蟋蟀,还专门提及济南人称为“懒妇”,其实取的就是这个意思。《诗经》中有两篇提及蟋蟀,一是《邠风·七月》,一是《唐风·蟋蟀》,这是古文献中有关蟋蟀的最早记录。但中国人对蟋蟀的关注却远远早于此,在仓颉造字的夏商时代,字以象形为要,皆出自人们对万事万物的理解。初创时期,文字并不统一,文字的统一还要有待千年之后秦始皇的霸业,甲骨文中“秋”字的写法不止一种,其中一种活脱脱就是一只蟋蟀。应当说,远古先民很早就把“蟋蟀”和“秋之物候”联系在了一起,设定为秋天的象征,这是早期农耕生活的记忆和遗留,口传心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德州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3期
德州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读《宁津方言志》

曹延杰教授所著的《宁津方言志》(原名《宁津方言志研究》) ,是《山东方言志》丛书的一个分卷 ,2 0 0 3年 2月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标音精确、语料翔实、释义恰当、分析精到、求实创新 ,既是一部集知识性、科学性、实用性和可读性为一体的富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方言学专著 ,也是一部了解宁津乃至德州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历史以及风土人情的百科全书。在汉语方言中 ,宁津方言属于官话方言的冀鲁官话 ,山东方言的西齐片 ,具有较强的代表性。宁津方言内部有一定的分歧 ,内部差异主要表现在语音方面。该书从地域差异和年龄差异两方面分别检寻 ,发现全县以县城为中心的广大地区的乡镇方言一致性较强 ,而西南部靠近河北省的几个乡镇及回民聚居的长官镇与县城中心地带有差别。作者分别绘制出四幅方言地图 ,直观、准确地显示出其具体的差异 ,并一一举例做了说明 ,其精益求精、扎实严谨的治学态度令人感佩。书中同音字表收有 4 5 0 0余字 ,在字头排列、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物资》1988年01期
中国物资

一个拆船企业的崛起——荣城拆船公司调查报告

在荣城拆船公司经 理办公室的墙壁上,悬 挂着一张宁津乡党委和政府下达给荣城拆船公司的“军令状”—经济指标责任状,1987年务必完成工业产值1720万元,利润203万元。“军令状”中的两个数字,使我们对荣城县拆船公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昔日的渔船修造厂今日的拆船骨干企」k 荣城拆船公司地处胶东半岛最东端的宁津乡,拆船厂坐北面南,西临石岛镇,东南有乍莫挪岛,形成天然屏障,可全年进行拆船作业。荣城拆船公司的前身是宁津乡的一个渔船修造厂,那时,只有几台土设备,占地面仅有2万平方米。1984年8月他们在这里成立了拆船厂。三年来,在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方针指引下,在国家政策扶植下,通过自我武装、自我积累、自我改造,从一个小小的渔船修造厂发展成为一个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拆船企业,占地面积13.75万平方米。他们投资90万元,修建了长150米、宽60米的码头,能冲滩拆解 2.5万轻吨的大型废船,还办起了轧钢厂、渔船修造厂、炼油厂,正在筹建的铸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