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将分子化石带作为分子地层学分类单位

本报讯 分子地层学目前还没有一套成熟的、具有一定等级的地层单位。日前,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谢树成、赖旭龙等人提出将分子化石带作为分子地层学的分类单位。$$ 据谢树成介绍,分子地层学以分子化石的分析为基础,研究地层中各类分子化石的时空分布和演变规律,以此来恢复古环境、古气候、古生态,并在传统地层学工作基础上进行高精度的地层划分和对比,可以为全球变化的探讨、沉积盆地的分析和矿产资源的预测服务。$$ “当前分子地层学研究已涉及蛋白质、核酸、碳水化合物、类脂物和木质素等多种生物化学组分。”谢树成介绍说, “在地层中,分子化石具有分布的广泛性、定量的准确性、应用的指纹性和信息的多样性等特点,其地层学应用的主要原理是依据分子化石的生物源信息和其离开生物体后发生的一系列转化途径来实现的,其表述方法可以是含量、相对丰度、碳数分布和单体同位素特征等。在各类年代学框架下,由这些分子化石参数所揭示的各类生物事件和环境事件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化石》1960年30期
化石

来自分子化石的信息

来自分子化石的信息王大锐大千世界,五彩缤纷;化石世界也是多姿多彩,大到恐龙、古象,小到单细胞生物有孔虫、放射虫和。这些都是人类已经认识了上百年的化石种类了。近年来,科学家们又提出了一种叫“分子化石(molecularfossils)的概念。分子化石,原来曾被人称为“化学化石”,最早是由依格林通(Eglinton)和卡尔文(Calvin)于1967年提出来的,用来描述地质体中与天然产物有着广泛联系的有机化合物,也有人称之为生物标志物。生物标志物的研究具有很大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从生物体到沉积有机质,最后转化为油气经历了一个漫长而复杂的地质、物理和化学的演化过程。从物质到化学组成,结构和性质等方面来讲,石油与天然气已和原始生物体的性质完全不同,但其中还保留了一些来自活体生物的信息。它们犹如古生物化石,能够有助人们在分子级水平上去探索石油形成的有机地球化学史。高质量、高精度的气相色谱—质谱和有关数据系统的发展,高弹且又牢固的高分辨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化石》1960年30期
《沉积学报》1988年04期
沉积学报

分子化石指标在中国东部盆地古环境分析中的应用

“分子化石”是指那些来自生物遗体、具有一定的沉积学或古生物学意义的有机分子。虽然可能经历过成岩作用的变化,但常常仍保留从其生物先体那里继承来的分子结构。本文主要研究正构烷烃、类异戊二烯烷烃和自赧烷烃。 一、正烷烃环境指标 1.指示沉积物有机质和石油的来源 “盆生型”有机质来源于海盆或湖盆中的水生生物,其正构烷烃的特征是具有中等分子量范围(C;。一C。。),并在此范围具有奇数碳正烷烃优势,如n-C;。和n-Cl,。相反,“陆源型”有机质则来源于陆地高等植物,其正构烷烃的特征是分布在高分子量范围(C。。一c。。以上),并在此范围具有奇数碳正烷烃优势。“微生物型”有机质特征是富含长链正构烷烃,富含异构和反异构烷烃,其碳数可延伸到 C。。或 C。。(TISSOtand W。It,1984)。还可能存在一种介于“盆生型”和“陆源型”之间的“过渡类型”。从生长于沿岸水域(海或咸水)水草的烃类组成中,可以发现C。;,C。。和C。。正烷烃具有明...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柴达木盆地贝壳堤剖面有机分子化石与沉积环境

亚洲中部干旱区是世界上最大的非地带性温带干旱区,这里不但生态环境脆弱,气候环境变化剧烈,并对全球变化和人类活动响应敏感。青藏高原东北部的柴达木盆地,正处于此干旱区的中心,控制和影响我国气候系统的西风带、东亚季风和西南季风也交汇于此处,对于区域和全球气候变化响应敏感。有证据表明,此区地面覆盖变化(植被、雪盖等)和产生的巨量粉尘不但影响着区域乃至北半球的太阳幅射平衡,而且大气粉尘还影响海洋生物生产力并进而影响大气CO_2变化,是对由于温室气体效应导致全球变暖响应最强烈的地区之一。因此对柴达木盆地古环境、古气候变化的研究将有助于加深对亚洲中部干旱区对全球变化的响应和影响的理解。深入的研究中国西部、特别是青藏高原东北缘干旱、干寒区的气候变化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价值。为此,本论文选取柴达木盆地察尔汗湖贝壳堤剖面为研究对象,通过对此剖面分子化石、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指标的分析,结合AMS 14-C和常规14-C的年代控制,参考剖面中大量出现的贝...  (本文共1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洛川剖面典型古土壤生物标志物及植被环境

生物标志物是地质时期生物体的“遗迹”,其分布和地球化学组合特征可以反映当时的生物信息及沉积环境状况。生物残体经历漫长地质环境改造后,大部分物质的组成和结构发生变化,但以分子级存在的生物标志物却保留了生物原有的基本碳网骨架。目前,生物标志化已在古植被和古气候环境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研究载体己涉及到气溶胶、海相沉积物、湖相和泥炭沉积物、洞穴石笋、黄土、古植被、雪冰和海相碳酸盐等,并已取得了大量研究成果。中国黄土分布广泛、沉积连续、携带的环境信息丰富,与深海沉积物、极地冰芯并称为全球变化研究的三大支柱,国内外学者对中国黄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洛川剖面作为黄土高原中部的标准剖面之一,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利用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GC-MS)对连续取样的洛川黄土剖面弱古土壤层(L_1SS_1)和相邻黄土层(L_1LL_1,L_1LL_2)的生物标志物进行了检测,获得正构烷烃、正烷基-2-酮和酰胺等种类众多、丰度较高的生...  (本文共11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古生物学报》1990年06期
古生物学报

福建石炭-二叠系界线层的分子化石及其地层意义

一、BlJ舀 分子化石又称化学化石或生物标志化合物,它是表示地质体中检测到的、与天然生物体中某些已知化合物的结构有着广泛成因联系的一类有机化合物。如果说传统的古生物化石是反映古生物体骨骼结构及其形态特征的话,那么分子化石则是表示这些生物体内部某些标志性物质的化学结构类型,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古生物群演化的最特征的“指纹”,可以从总体上反映古生物群的性质及其有机体内部的化学组成和结构特征,蕴含着丰富的地层学信息。因此,分子化石同样具有重要的地层学意义和广阔的地层应用前景。 分子化石的地层学意义及其在地层学上的应用研究始于1978年,虽然此后国内外学者对分子化石的地层学意义做了许多有意义的探讨和研究,但在应用方面,目前仍局限在地层剖面间的简单对比,而没有涉及到地层界线划分这类问题。为了探讨分子化石在这方面的应用及意义,本文应用有机地球化学方法和分子地层学的基本原理,对福建龙岩中甲经洋石炭一二叠系界线层附近地层中的分子化石进行了较系统...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