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盛夏,发改委为煤价降温

夏季用电高峰尚未来临,而煤价却早已提前进入“盛夏”。为了使夏季煤价“降温”,发展改革委提出:年度合同煤价不能变,已涨价的煤炭企业要在6月底前退回;国有煤炭企业、行业龙头企业要带头保持市场煤价基本稳定,不能带头涨价。这是今年以来发改委首次对煤价进行行政干预。$$  高库存下煤价仍坚挺$$   随着煤炭业内部的重组整合,产业外部市场化改革也在加快推进。今年起,传统的年度煤炭订货会、衔接会、汇总会全部取消,长达16年的煤炭价格双轨制结束,完全由企业自主衔接、协商定价。山西煤炭企业今年签订合同价格在2009年每吨上调80元的基础上,再上调40元左右。$$   今年第二季度煤市淡季不淡,随着气温的回升,各地用电负荷普遍增加,加之西南地区旱情带来的水电出力有限,电力对火电的依赖加重使得第二季度煤炭需求保持旺盛。据了解,目前虽然西南大部分地区旱情已经明显缓解,但部分水电来水依旧低于往年同期水平。$$    由于有了去年冬季电煤短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经界》2013年01期
财经界

电煤并轨方案本月或出台煤炭运力将全面放开

电煤价格并轨已进入最后阶段。据悉,国家发改委已将“取消重点合同煤(又称计划煤),推进电煤并轨”的文件上报给国务院,该方案有望在12月出台,电煤价格并轨方案出台后,最快将在明年实行。实际上,当市场煤价格在2012年夏天罕见跌破计划合同煤价那一刻,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宣示:执行长达16年之久的煤炭价格政策底,计划煤价已经名存实亡。彼时附在计划煤产业链上的百亿元资金寻租链条也戛然崩断。值得一提的是,在电煤价格并轨政策中,国家将不再下达年度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方案,这也是我国首次全面放开煤炭运力配置。除大秦等煤运专线,中国神华自运能力在2013年有望达到10亿吨左右,作为既是生产商,又是运输商的中国神华,其生产的煤炭价格变化将成为国内煤价波动的风向标。双轨制之死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变局,产煤大省、煤炭企业以及其他市场各方已在着手进行准备。据了解,关于即将执行的电煤价格并轨政策,国家发改委在今年10月底已向山西、陕西、内蒙古等产煤省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创新时代》2012年12期
创新时代

电煤价格并轨背后的博弈

有消息称,电煤价格并轨方案已获国务院批准,最快将于12月7日下发到相关单位,以中长期合同替代重点合同煤成为其中关键,而电企关注的电价实时联动意愿并未纳入到方案中。12月6日,河南神火集团国贸有限公司销售科长李朝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未看到正式的文件,但透露出来的信息与企业先前预测一致,“这也成为2013年电煤谈判的指导性文件”。在电煤价格并轨方案出炉之前,山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山西国新能源、山西统配煤炭经销总公司等煤炭企业已召开企业自身的煤炭订货会,而神华集团、沈煤集团、山西焦煤集团等企业将于12月初举行订货会,其他大型煤炭企业的订货会亦会在12月份密集召开。令人意外的是,在煤炭库存高企、进口煤持续冲击及煤价低迷之下,各大煤企均提出2013年的合同煤价的上涨计划,平均在20—30元/吨,高者如潞安集团计划涨价35元/吨。“煤企的涨价原因,是基于宏观经济回暖及2013年新政出炉对经济刺激的预期。”中央财经大学煤炭经济研究中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13年Z1期
股市动态分析

大有能源:有望继续反弹

合同煤改革后,煤价补涨动力足。合同煤销售占比在85%以上,市场化改革后,后续煤价补涨动力足。2013年力争合同煤价格上涨10多元/吨,前期12月份合同煤价格谈判,并未签订,与电厂有分歧,目前为先发货后结算方式。目前售价为390多元/吨,低于市场价约30元/吨。天峻义海产能核准积极推进,未来产量增长确定。青海属于欠发达地区,当地鼓励生产,对GDP依赖强。当地木里矿区,6-7个采矿点。义煤在木里矿区尚有井工矿,大煤沟矿,产能120万吨。产能核定问题,现等待发改委审核,力争2013上半年拿到产能提升核准。2012年财务报表预计确认产量190万吨左右,2013年预计产量300万吨左右。煤炭-化工产业链完善。义马集团大力发展化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晋商》2014年03期
新晋商

电煤无论谁强势都不好

电煤价格并轨纠结了多年,以往都是煤企强势,每到岁末年初,煤电价格谈判开始,“煤电顶牛”就上演了,今年的煤电顶牛却换了风向,电企强势。每一方强势都不是好事,意味着煤电两个节点之间不和,是相互零和博弈(互损的斗争)。“市场煤”和“计划电”始于1993年,自此,围绕电煤价格,煤企和电企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吵嚷,于是,2004年底电煤价格被上了紧箍咒,重点合同煤年度涨价幅度被控制在5%以下。即使如此,也未阻挡煤企的强势,这也正是电煤价格并轨呼声此起彼伏的原因,在前几年的“煤电顶牛”中,由于市场煤价飙涨,煤企盛气凌人,火电企业则往往在据理力争中毫无招架之力,处在亏损状态的火电企业,甚至破罐子破摔,在一些地区拉闸限电,不玩了。后金融危机时期,经济处在弱增长阶段,GDP增长出现近几年来的新低,又由于受到低价的进口煤冲击,去年以来,“煤电顶牛”中,煤企偃旗息鼓,由于电价并没有因煤价的大幅下跌而下调,电企开始牛气上升。有关数据显示,2012年,重点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节能与环保》2012年09期
节能与环保

破局之策

“服用”煤电联营之药剂危机源于内外因素共同作用。割除痼疾、推陈出新、去粗取精,努力实现可持续发展,才会再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发展新路径。长期以来,我国煤炭市场一直实行价格双轨制,其中重点合同煤由煤、电双方每年一签,而市场煤价格则随行就市。但2000年以来,重点合同煤的价格几乎都低于市场价,二者价格相差高达200元以上。因此,从2008年起,就不断有煤企提出电煤价格并轨,但出于对煤价高位运行的担忧,电力企业一直不同意终结电煤价格的双轨制。对此,牛克洪认为,煤炭与电力(火电)本来是紧密相联的产业链,属于经济运营一体化。但长期受制于国家煤炭企业不能办电、电力企业不能办煤的产业政策影响,一直不能联营;近十年来,国家放宽政策,允许电力企业开办煤矿,却仍然不允许煤炭企业开办电厂(个别企业如神华集团除外),这种扭曲的产业政策带来了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的对立抗衡:前些年煤炭利润无偿转移给了电力企业,电力企业富的流油,而煤炭企业困难重重;这几年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