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与道德

古代科学与道德是统一的。中国学术传统有“尊德性”和“道问学”兼容不悖的特点,这就是公元前5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唐君毅道德自我论研究

作为第二代现代新儒家的重要代表,唐君毅是中国与西方伦理文化研究中的执牛耳者。他以复兴儒家伦理文化为目的,通过全面的综合东方与西方的伦理文化,企图开拓出中国伦理文化现代化之路,因而他本人被称为“文化意识宇宙中的巨人”,享有与第二代现代新儒家另一重要代表牟宗三相媲美的声誉。他的“道德自我”既是伦理学的基础性、本质性的概念,关涉道德个体的主体性挺立、自我意识的觉醒以及道德人格的养成;也是其文化哲学中核心概念,干系到中国伦理文化的现代化生成与发展。因此,他秉承以儒家伦理为宗的思想要旨,深入吸取宋明心性与义理学的精髓,广泛借鉴西方诸多哲学流派的思想资源,建构起以“道德自我”为核心概念的“道德—文化论”,试图通过人们“道德自我”之建立,引导人们积极从事和创造文化活动,推动中国现代文化的生成与发展。唐君毅秉承宇宙唯心论思想,把宇宙理解为由物质和精神构成的生命体,将人类看作宇宙生命的正统继承者,强调宇宙与人类都是以物质为基础而由精神主宰的生命,...  (本文共1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侨大学
华侨大学

论科技与道德的张力

科技与道德是支撑人类社会生活的两支重要力量。考察和梳理科技与道德在古希腊、中世纪和近代三个时期关系变迁的历史脉络,可以发现科技与道德是相互融合还是冲突对峙,会对人类社会生活发生重大影响。在科技与道德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是历史的重要结论。科技与道德关系的演变是经济、观念、宗教、军事与战争和文化等各种社会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现代社会科技与道德关系的严重失衡、现代科技引发的众多伦理问题和异化问题使维护科技与道德的张力成为现实的诉求。合理的张力意指科技与道德之间的动态平衡,它将根据时代与社会的需要为二者提供伸展缩放的有效空间,使它们的发展保持在合理的界限,促进科技与道德的共同进步、人与社会的全面发展。人性的多重规定性、人的反思与批判特质、知识经济的到来和人类的现实努力为形成科技与道德的张力提供了一种可能性、时代契机和可资希望的前景。而要在科技与道德之间形成合理的张力需要从三个方面努力:维护社会力量的动态平衡,科技工作者承担起社会责任和人类...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伯纳德·威廉斯道德哲学思想研究

伯纳德.威廉斯是20世纪最重要的道德哲学家之一,其研究领域跨越古典与现代,涵括哲学、伦理学与思想史研究,他在伦理学与道德哲学中的原创性研究使其被誉为“主导近30年来西方伦理理论的思维,在某种意义上是这一时期最重要的道德哲学家。”威廉斯的道德哲学主要聚焦于道德运气、内在与外在理由、道德客观性、个人同一性、“反理论”等众多主题。威廉斯的道德哲学常被冠以“反理论”或“反体系”的标签,但在对现代道德哲学的批评者中威廉斯无疑比其他学者更富开拓性、原创性与批判性。他所提出的行动理由、对非道德价值的关注、对道德义务和“薄的”伦理概念的批判、怀疑主义进路的伦理反思以及道德的文化建构的强调,每一个主题都内涵深刻且彼此相关而构成一个道德哲学的思想宝库。但威廉斯忽视了将其思想整体勾连起来实现系统化。威廉斯的伦理概念内容复杂、领域宽泛而晦涩艰深,因此本文着重于对威廉斯道德哲学思想的解读与阐释,并归纳了其他学者对其思想的回应与评价,同时力求做到在整体上把...  (本文共1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马克思唯物史观的道德维度及其当代观照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石,也是我们认识和解决人类社会发展问题的主要理论工具。科学维度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基本维度。但是,唯物史观却不是“道德中立”或“价值无涉”的纯科学体系。实际上,如果我们深入反思唯物史观的出发点与归宿点,认真剖析其批判精神和实践观的深层内涵,不难发现,唯物史观不仅是“真”的学说,亦是批判资本主义、诉求人类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善”的学说,它内蕴丰富而深厚的道德维度。唯物史观不屑于抽象空洞的道德说教和建立形式化的伦理学,而是把崇高的道德理想、价值诉求隐含于对“现实的人”和“现实的世界”的理性思考之中,隐含于对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客观、冷静的剖析之中,隐含于对社会发展价值目标的实践追求之中,因而,它是一种“大善”的学说,是一种最高境界的道德理想和价值诉求。可以说,科学维度与道德维度的统一是唯物史观的内在特质。道德维度是贯穿于唯物史观创立与发展过程始终的内在意蕴和隐性前提,是其科学维度的价值...  (本文共3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从培根到卢梭:西方早期现代性筹划中的道德教育

解现代性与道德教育的关系之谜,需回到道德教育构建其现代性特征的最初时刻。在培根、霍布斯、卢梭的早期现代性筹划中,道德教育的现代性特征已初现轮廓。培根的现代性筹划通过《新大西岛》展现一幅令人向往的“科技乐园”愿景图。这是培根发起的现代科技力量对现代性的想象和构造。而完成现代科技乐园的鸿篇巨制,培根需要重构一套新的道德哲学。这种道德哲学不同于古典哲人的德性伦理学,不是以德性实现作为人的幸福,而是将人的欲望满足作为人幸福的内容和目标。由此,培根向潜在的现代哲人发起号召,说服他们应具有仁爱的品质,积极地为大众谋利,使人类得以生存和延续。通过他们的科学才智,切实地为大众创造有助于欲望满足和享受的种种益处,而非沉浸在哲人一己的沉思之乐中。培根试图将具有古典心性的、关注人道德政治事务的哲人转变为具有仁慈心的自然哲人。这种自然哲人是科技乐园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源。培根的现代性筹划是否能够得以实现,科技事业为大众谋福的承诺是否得以兑现,端赖于哲人角色...  (本文共2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