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造血细胞锁定目标跟踪追杀

在携带氧方面血红细胞作用极大,但令人遗憾的是,这是血红细胞能做的惟一的事。不过科学家们正在探索,如果给它们一些帮助,血红细胞或许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脱水后,血红细胞可以保存数月甚至数年,如果能让血红细胞像携带氧一样携带药物,那么,它就可以用于战场,或者进入太空为宇航员服务,同时也能避免输血时感染艾滋病或其他疾病。$$  令人振奋的是,一组研究人员正在协助美国航空航天局开发人造细胞,这种人造细胞甚至能发挥人们预想不到的更多功能。$$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生物工程学家丹·海默和丹尼斯·迪斯彻,以及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弗兰克·贝茨,最近制造出一种特殊的高分子物质,它可以形成细胞膜,而且科学家能诱使细胞膜进入人造细胞。比起真正的细胞,人造细胞更容易控制,能起的作用也更大。$$高分子“聚合”神奇$$  这种高分子物质又被称为聚合物,高分子的“高”是指它的分子量高。通常的分子被称为小分子,一般由几个或几十个原子组成,分子量在几十到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外医学.输血及血液学分册》2002年01期
国外医学.输血及血液学分册

人造血细胞体外扩增后体内植入力的研究进展

近年来,体外扩增造血细胞以扩大其临床应用范围。如脐血CD34十细胞体外扩增后以满足成人需要、自体骨髓或动员后外周血体外扩增以加速体内造血重建〔’,2〕、造血细胞基因转染之前须进行体外扩增[“·4〕等。然而造血细胞体外扩增后体内再植力究竟如何?许多学者证明扩增后细胞总数、CFU、鹅卵石区形成细胞(eobblestone area一forming cells,eAFe)、LTe一Ie及CD34+细胞数均倍增。然而,迄今最具有说服力的造血细胞检测方法,仍然是在NOD/S CID小鼠体内长期重建人的髓淋巴系全面造血,在小鼠外周血中可见人类各系血细胞,而且其骨髓给第二代NOD/S CID小鼠再植,可再次重建髓淋巴系全面造血。启动SCID鼠建立人的髓淋巴系造血的细胞称为“SCID再植细胞”(SCID一repopulating cellS,SRC)。一些学者通过人一N〔)D/SCID小鼠模型比较人造血细胞体外扩增前后的再植力变化:多数赞成植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同济医科大学学报》1992年03期
同济医科大学学报

19 重组人造血细胞生长因子对正常造血细胞体外生长的影响

作者采用4种重组人造血细胞生长因子,包括白细胞介素3(IL一3)和3种集落刺激因子:粒巨噬细胞CsF(GM,一CsF),粒细胞CSF(G一CsF)和巨噬细胞CSF(M一Csf),观察它们对12例jE,$’造血细胞体外增殖和克隆形成的影响,比较各自的作用特点以及对CSF的剂量依赖性,探讨CsF临床应用的意义.结果表明,lL一3和GM一csF对造血前体细胞都有较强的促增殖作用,使细胞的DNA合成增加,但GM一亡sF刺激CFU一GM生长的作用明显大于IL一3,表明GM一CSF在诱导粒I父咙细胞分化方面较强.G...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外医学.免疫学分册》1950年30期
国外医学.免疫学分册

IL-3,IL-5和GM-CSF受体研究的进展

IL-3,IL-5和GM-CSF受体研究的进展第四军医大学免疫学教研室黄传书,张建平综述金伯泉审阅摘要IL-3,IL-5和GM-CSF是体内十分重要的造血细胞生长因子,近年来在其受体的分子生物学方面国外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本文综述了这3种细胞因子相互竞争与人造血细胞膜表面的受体结合、受体共用β链的发现与证实以及受体结构与活化信号的传导等方面的研究进展。现已发现有多种细胞因子参与调节造血细胞的发育和成熟,其中IL-3,IL-5和GM-CSF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1]。应用基因转染技术重构细胞因子受体的方法证明,IL-3,IL-5和GM-CSF的高亲和力受体均由α,β两条链组成,都属于造血因子受体超家族。α链具有低亲和力结合相应配体的活性,而β链单独无结合配体活性,但可与α链共同构成高亲和力受体 ̄[2]。IL-3,IL-5和GM-CSF受体共用一条β链。关于GM-CSF受体的发现,基因克隆和表达及调控已有文献综述,本文就IL-3,I...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医学信息荟萃》1993年05期
医学信息荟萃

苯能激活人造血细胞的Ki—ras癌基因

苯使人体造血细胞的ki一ras癌基因发生突变,启动抽一fas癌基因激活,导致造血细胞的生长和增爬异讹间挤医科大学博士研究生夏俊杰在导师张国高教授的指导卜,在武汉、上海、深圳的刁家工厂选择r大批一自乍r川妾触年的工人,采用分子生物学最新技术进行了多种与白血病相关的癌基因检测和研究,结架发理,长期接触一羊的二人气发生白细胞‘一ras基因突变,而月.,接触纯苯的工人目一、荃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华医学杂志》2002年02期
中华医学杂志

人造血干细胞在山羊体内的移植和扩增及分化研究

近年来 ,造血干细胞 (hematopoieticstemcells ,HSC)移植已成为临床上治疗众多恶性肿瘤和遗传性疾病的有效手段[1] ,然而在发展这种治疗方法的同时 ,至少有两点是值得注意的 ,其一是如何获得大量可供移植的HSC ,其二是HSC在体外和体内分化程度的控制。不少科学家曾经试图应用体外长期培养HSC的技术来扩增干细胞及进行其分化的控制研究 ,但是结果存在相当的争议[2 ,3] 。而在个体水平上来探讨HSC移植后的生物学现象可能是解决上述课题的可行途径之一。人类和哺乳动物的HSC移植实验表明 ,只有在宿主处于免疫耐受状态或免疫屏障尚未被激活时 ,移植方能成功[4 ,5] 。在胎儿发育的早期 ,免疫器官尚未发育成熟 ,处于免疫幼稚期 ,故是HSC移植的合适受体。近年来 ,Zanjani等成功地将从人胎肝分离的HSC移植于胎绵羊 ,获得人HSC在绵羊体内长期存活[6 ,7] 。为了探讨山羊是否也是移植人HSC的合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