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漫话博物学

关于地方性知识与“植物人”$$“地方性知识”对应的英文是localknowledge,也称“本土知识”(in-digenous knowledge)等。“地方性知识”是由文化人类学家吉尔兹(Clif-ford Geertz,1926-2006)提出并被广泛使用的一个概念(吉尔兹著,《地方性知识》,王海龙、张家瑄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年),早先局限于人类学,现在科学史、科学政治学、科学社会学,科学传播学也关注它。简单说,形容词local相当于native,indige-nous,tiaditional等,它至少包括三个层次:国家的:如某国的;民族的:如某个少数民族的;家乡的:如俺们家门口的,老土的。$$地方性知识是相对于非地方性知识——普遍性知识——而言的。什么是普遍性的知识呢?近代西方文明在最近几百年中席卷全球,影响可谓巨大,这种文明背后有许多知识支撑,其中最重要的一类知识支撑是大量采用数学方法的近代西方科学和技术,如牛顿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书》2001年05期
读书

“地方性知识”

在人类学理论的发展史上 ,普遍主义和历史特殊主义之间的方法之争贯穿始终。二者分别围绕着人类文化的“同”与“异”之两极而展开交锋 ,各不相让 ,在不同的历史周期里此起彼伏 ,各领风骚。普遍主义者认为人类学的宗旨是发现人类文化的共同结构或普遍规律 ,如进化论者给出文化演进的阶段模型。历史特殊主义者强调各种不同文化间的差异性特征 ,主张做具体细微的田野个案考察 ,相对轻视和避免宏大的理论建构。六十年代 ,结构主义的出现使人类学中的普遍主义再度复兴 ,并且影响到整个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方法论取向。人好像仅仅是社会或心理结构之载体 ,别无其他。人类学者中越来越多的人拒绝接受这种结构的主宰 ,试图寻求研究文化与社会的新途径。六十至七十年代分别兴起于英美的象征人类学与阐释人类学便可看作对结构人类学的回应。二者均受到以狄尔泰为代表的新康德主义哲学的影响。强调社会科学不能像自然科学那样达到普遍化的结论 ,而应去发现个人和族群的独有精神品性。所不同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2001年05期
《新东方》2007年08期
新东方

地方性知识对非正式规范的文化解释研究——基于关系类型学的分析

一、地方性知识——一种阐释规范的重要工具“后现代主义者总是将知识设想为偶然的,总是依赖于语境,而且总是‘地方性’而非‘普遍性的’。”[1]“地方性知识”(Local Knowledge)是美国著名社会人类学家克利福得·吉尔兹(Clif-ford Geertz)在分析文化符号(Semiotic of colture)时所创设的一个重要概念,但后已超越概念本身设定的内涵而成为社会学乃至法学的一个基本的语义所指性范畴。他通过对巴厘人按出生长幼秩序而循环命名的传统规则考察,认为虽然不能反映同胞之间的长幼次序,但能体现往复无穷的生命观念,不可翻译,认为那是一种具有文化特质的地方性知识。地方性知识渊源于人类学文化相对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原则,当被奉之为标准和圭臬的西方知识系统运用到非西方时,发现非西方原有的那套“原始的”体系中的那些既定概念和知识无法与西方知识兼容,甚至无法通过文化的内在要义翻译过来,而只能通过“他者的眼光”进行层面化的解释。...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3年06期
贵州民族研究

论民族法学的“地方性知识”维度——从法哲学的视角切入

当前,中国的民族法学研究中,虽然成绩很大,但许多学者均认为存在理论研究不足的问题。整体而言,当代学者对民族法学基本理论的研究一定程度上还显得十分薄弱,民族法学理论的宏观研究应涉及到各个学科,不但需要汲取其中的具体论点,而且需要采纳其中的先进研究方法,国内研究界近年的研究成果虽然有了较深入的推进,但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在描述层面,研究成果也不集中,比较缺乏深入细致的专门研究和体系性研究。[1](P68-71)民族法学理论研究的不足,最明显的体现为对民族法学学科定位、学术性质和特质的研究方面。因而,将民族法学自身作为理论研究的对象,反省并探寻其后蕴含的理论法哲学意义,既有价值,也有必要。一、作为对象的民族法学在逻辑中的现有存在观照对于民族法学这一理论逻辑集合体自身而言,其自身的存在属性并非不证自明。对于民族法学自身存在属性的问题,许多学者都进行过研究。一般认为,1884年,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文中首次提出民族法的概念...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丽水学院学报》2012年06期
丽水学院学报

论“地方性知识”对后殖民主义的启示

后殖民主义是20世纪70年代兴起于西方学术界的一种具有强烈政治性和文化批判色彩的学术思潮。它从主要研究殖民时期之后宗主国与前殖民地之间的文化关系,发展为探讨范围更为广泛的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第三世界与第一世界之间的文化权力状况,以及有关文化帝国主义、国家与民族文化、文化身份、文化霸权与文化抵抗等问题。因而具有一种全球性视野,成为描述当今全球文化发展状况的重要理论话语。[1]其核心是对殖民霸权的审视,对“西方中心论”意识形态的批判,对文化身份的考察,对强势与弱势、自我与他者关系的思考,以及对异质双方平等交流的呼唤。后殖民主义的兴起和发展借用了诸多理论资源,目前学术界较为公认的主要有以下四种:非洲的殖民主义批评话语,马克思主义的帝国主义理论,葛兰西的文化霸权思想和福柯的权力话语理论。此外,德里达的解构理论也为后殖民主义提供了重要的理论资源和方法。[2]值得注意的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文化人类学家克利福德·吉尔兹(Clifford G...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科纵横(新理论版)》2010年01期
社科纵横(新理论版)

从“地方性知识”的视角看中国科学史

一、“地方性知识”的提出“地方性知识”对应的英文是local knowledge,也可叫作“本土知识”等。这个概念首先是由著名的文化人类学家吉尔兹教授(Clifford Geertz,1926-2006)提出的。在吉尔兹那里,地方性知识概念是与民间性模式(folkmodel)有关的知识概念。按照译者关于吉尔兹及其《地方性知识》的导读解释,它是一种具有本体地位的知识,即来自当地文化的自然而然的东西,固有的东西。吉尔兹的地方性知识概念源于民族(ethno-)有关的知识考察,人类学中民族概念所包含的意义,就是“基于当地意识的基础构成的文化整体观”,吉尔兹将其精神实质总结为“地方性知识”[1]。人类学研究中强调对地方性知识的承认和重视。地方性知识是一种区别于惯常所谓普遍知识的新的知识形态,是指“有意义之世界以及赋予有意义之世界以生命的当地人的观念”[2]。可以看出,吉尔兹的地方性知识是和当地的地域有着紧密的联系,主要是一种与地域和民族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