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解决交通治堵要向上发展

本报讯 (记者甘勃) 近日,在H-Bahn空中轨道列车进入中国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解决堵车问题,向下发展是地铁,向上发展是空中轨道列车。而后者应该成为城市交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尤其在联络线、大型居住小区、机场、景点等微循环系统使用,可以说是一种新选择。$$在德文中,H-Bahn意为空中轨道。轨道梁由钢铁或水泥立柱支撑于空中,空中行驶车辆悬挂于轨道下方。H-Bahn空轨为全程自动无人驾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奖励》2018年11期
中国科技奖励

王梦恕的“敢”与“不敢”

“做人要学武则天,死后留块无字碑,任人评价。如果大家都不说真话,社会就没希望了。”——王梦恕每一次有关铁路的大事件,王梦恕都会直言不讳地亮出自己的观点技高人胆大他说:“铁路有强国的象征意义,一个 国家的发展富强必须有铁路。”所以,1938年12月24日,王梦恕出生于王梦恕的梦想是当一名铁路工人,“不河南省温县的一个铁路世家,幼年时再让外国人在我们的国土上修铁路,而的王梦恕,便与铁路结下不解之缘。父是让中国所有的人都能在自己修的铁亲王崇和是陇海铁路线上的一名检票路上坐着火车,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员,后来一度做到站长的位置。但是由为了这个心愿,1957年,王梦恕进于日寇侵华,王崇和不愿意为日本人服入唐山铁道学院的桥隧系攻读桥梁专务,宁愿拖家带口地逃难,也不做低三业,学习期间正值成昆线建设,唐山铁下四的亡国奴。耳濡目染,王梦恕的骨道学院派遣包括王梦恕在内的数名师子里也继承了父亲刚直不阿的性格。生去考察实习,结果在施工的隧道内,詹天佑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技创新与品牌》2018年10期
科技创新与品牌

只为铁轨向更远处延伸——记王梦恕院士

文/本刊记者庞贝生于书香世家,但是在抗战中王家已经家道中落,他的父亲王崇和为了谋生,在陇海铁路谋得了一个检票员的差事——这可能是王梦恕与铁路最初的渊缘。家乡被日东侵略者占领后,全家辗转来到陕西,在这里的中学,王梦恕第一次听到了詹天佑的名字。而这个在心中堪比偶像和楷模的人,便成了他一生参照追逐的信仰:“让中国所有的人都能在自己修的铁路上坐着火车,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詹天佑那个时代,铁路有强国的象征意义。孙中山说革命成功以后他要当铁路总监,因为一个国家的发展富强必须有铁路。”王梦恕的人生,从这时起,便如同铺就了轨道,按照既定的方向,向更远处延伸。如果以中国铁路的发展史来衡量,王梦恕和他身后的中国铁路建设者撑起的,是中国铁路从弱到强的百年征程。据相关规划,2020年,中国将建成高铁网络25750公里,以数倍于其他国家的优势稳居世界高铁里程数的榜首。成绩斐然的高速铁路和不断扩张中的城市地铁,以及创纪录的青藏铁路一起,牢牢确立了中国在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城乡》2017年05期
新城乡

高铁调价,不止上涨那么简单

孙章认为,调价一定要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循序渐进地推进,还要让老百姓明白为什么要调价高铁票价调整一事终于尘埃落定。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研究院教授孙章在听到这一消息后,曾专门到网上看了看网友对此事的反应,“很多人都不理解,反对涨价。”这在孙章的意料之中。为什么高铁要调价?这是多数人的疑问。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看来,此次高铁调价的最直接原因是物价上涨。这只是调价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民营资本。中国近年来在高铁投资上已逐步放开对民营资本的限制,有关部门还发文鼓励民营资本参与高铁建设。“民营资本的进入肯定会对高铁的盈利提出更高的要求,而在当前高铁普遍亏损的大背景下,调价是实现盈利的最直接方式。”王梦恕说,这也有助于吸引更多的民营资本进入高铁领域。不过,包括王梦恕、孙章在内的业内专家普遍认为,本次调价的主因在于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本身。《中国铁路总公司2016年上半年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铁总的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养猪》2014年06期
养猪

“个性院士”王梦恕

作为一位老资格的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王梦他的炮轰,五棵松篮球馆原拟在馆外建一个8层楼高恕的个性,比他在专业上的造诣更加吸引人。有人的大屏幕墙用于直播赛事,耗资20亿,王梦恕通过人曾形容他的说话风格是“先讲后想”,他嫌不准确,将大几经发力,迫使项目流产。而为了拿掉“鸟巢”的顶之修正为“讲了也不想”。盖,他直接写信给温总理,最后顶盖也被拿掉了。“有一半是虚的,浪费时间。”参加完为期5天也许是从事技术工作太久的缘故,王梦恕的言的两院院士大会,王梦恕直言不讳地说。“1/3院士行有一点板直。河南原来有一位省长,人挺实在,王是干活的,1/3院士是不干活的,1/3院士是捣乱的。梦恕有次对他说:“你这个省长的很多工作,我可以真正能引领本专业发展的,有1/3算不错的了。那些用8个字来概括,‘迎来送往、吃吃喝喝’。”省长无奈捣乱的,不按院士标准要求自己,有些就属于科技活表示:“我一天光吃饭都受不了,哪个来我不接待?这动家,有些人甚至品德上就非常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养猪》2014年06期
《人民文摘》2014年06期
人民文摘

王梦恕:执拗的“少数派”

王梦恕把自己的这种执拗归结为坚持,“有些人是利益主义者,有些人是上面定了就做吧。但我觉得应该坚持真理,只要对国家、对人民有好处,我一定要说。”王梦恕,1938年生,河南温县人,本科和研究生都就读于唐山铁道学院(今西南交通大学),现任北京交通大学中国隧道及地下工程试验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中铁总公司副总工程师,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主持了大瑶山隧道、北京地铁2号线等众多具有开创意义的工程,以及国内多条海底、江河水下隧道的设计、施工。者,但他还是被媒体称为“中国铁路代言人”。2011年7·23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后,他因为直言给自己惹来了麻烦。“动车信号技术和设备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来自于人员和管理”,此番言论引起轩然大波,质疑声劈天盖地而来。几年后再次说起这事,王梦恕依旧很生气。让他生气的不是当时所承受的压力,“做人要学武则天,死后留块无字碑,任人评价。所以,我不在乎。但是如果大家都不说真话,社会就没希望了。”真正让他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