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靠天吃饭”到“旱涝保收”

鄂尔多斯地处西北内陆,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在这块土地上耕作的农民们多少年来都过着靠天吃饭的生活,辛勤一年,收获的只是大自然极为吝啬的赏赐。$$说起靠天吃饭的往事,家住准格尔旗沙圪堵邬油坊村的农民邬力勤深有体会:“过去在这个鬼地方种地,春天把种子扔到地里头,能不能长全交给老天爷了,遇个雨水好的年头还有点收成,但多数是一年到头都盼不到几场好雨,真是十种九不收!那会儿遇上天旱,无助的老百姓只能去龙王庙祈求龙王爷下雨了。”老邬指着不远处山丘上的龙王庙说:“那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民文摘》2017年05期
农民文摘

不再“靠天吃饭” 生长尽在“掌中” 丽水枇杷“住”进智能大棚

清明节前,一股较强冷空气的光顾,让刚结果的露天枇杷很“受伤”,受冻较重。然而,在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太平乡下岙村的枇杷基地里,3亩白枇杷由于“住”在智能化大棚内,丝毫不受冷空气的影响,而且长势喜人。最近,记者慕名前往采访。枇杷不再“靠天吃饭”傅陈波在查看大棚温度。下岙村是丽水市莲都区的枇杷主产区,枇杷种植面积有1400多亩,有开闭功能外,还会下达喷洒弥雾、约占莲都区的四分之一。2012年,这排风等指令,所有指令都通过手机里建成了丽水首个果树连栋大棚,去APP或者电脑发出,不管人在哪里,年又改建成丽水首个智能化大棚,应都能对大棚进行实时遥控、操作,能用物联网技术来控制枇杷生长,成为及时预防冻害、热害、日灼等灾害性丽水市枇杷高效栽培技术的创新典范。天气对枇杷的影响。”走进智能化大棚,“高大上”的据介绍,枇杷异常“娇气”,科技气息扑面而来:温湿度显示屏挂一直以来难以逃脱被天气“牵”着走在枇杷树上,摄像头和弥雾装置悬在的命运。有了智能大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工业安全与防尘》1988年09期
工业安全与防尘

安全意识不强的几种表现

安全工作摆不上位置,抓不到点在墙上, 2.付检查, 4.吃饭匆、。有制度不落实,‘有猎施无考核,,贴挂在嘴上。推一推动一动,查一查紧一紧.应装装门面。凭经验,靠习惯,安全工作“靠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动物保健》2006年10期
中国动物保健

何时改变我国农牧业“靠天吃饭”的千年宿命

自然灾害频发养殖环境日益恶化动物疫病肆虐横行——几千年来,农民盼望的就是风调雨顺,能有一个好的收成。现在的农业仍经常受到大自然的“厚爱”——水灾、旱灾、虫害、瘟疫、台风,每一个都可能使农民一年的劳作付之东流。以今年年初的禽流感为例,仅上海一地就扑杀家禽30万只,养殖户大多只能坐等政府财政补偿。上海市金山区徐姓养殖户5.3万只肉鸡在一夜之间被扑杀完毕,他所得到的是每公斤6元的补偿,仅够勉强保本。类似的案例还很多,一场天灾使农牧民一年甚至一生的努力打了水漂,不禁令人痛心疾首。农牧民何时才能摆脱这种“靠天吃饭”的千年宿命!农业作为“百业之母”,它的重要性众人皆知。但是,几十年来为了国家的整体利益,牺牲农民、农村、农业的太多太多。让广大农业从业人员感到欣慰的是,目前,“三农”问题已经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近几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人传记(财富人物)》2010年11期
名人传记(财富人物)

“靠天吃饭”的大学生

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为本就艰难的就业道路又增加了一道关卡,但这却不是大学生“束手就擒”的理由。杭州某高校的一位大学生就和同伴一起开了天气生活馆。与众不同的是,这家店的赚钱方式是靠天。商品摆设随天气变化很多人可能会问,这家天气生活馆主要卖什么?作为店主,浙财院东方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大三学生黄启立解释了生活馆的功能:他们将店里陈列的商品统一的外号叫“天气商品”,能减少气象对日常生活造成的影响,晴雨伞、雨鞋、太阳镜、太阳帽、围巾、干燥剂、防霉剂等均在此行列。光靠如此平庸的东西也想赚钱?当然不够。为此,店主小黄还专门动了点小脑筋:一到雨天,店里最显眼的位置尽是各式各样的雨具;晴天时,店里的主角则换成了太阳镜、太阳帽等;碰到其他季节和气候,也会相应做出调整。为了凸显小店的与众不同,他和同伴还专门去厂家精选专供外贸的货物。这样一来,整家小店用琳琅满目来形容可一点都不为过。事实证明,这些小小的举措的确赢得了不少人气。80~150元不等的雨伞,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纺织服装周刊》2010年14期
纺织服装周刊

新“靠天吃饭”

时序已过清明,但北京的春天仍频现“倒春寒”,今年的春装怕是销售时间很短了。引用中国服装协会2010年前二月的行业运行概述:“春季迟来,市场初暖还寒;用工缺乏,春装上市推迟。”确实,因受天气影响,今年的春季姗姗来迟。1月份,春装市场尚未开启,冬装销售已陷滞纳,而服装销售竟然在2月的春节月陷入低谷。不仅统计局公布的衣着类消费增幅有所回落,大商场服装销售量更是同比下降了16.49%。不管是卖羽绒服的还是卖时装的,不少身家过亿的服装企业家都曾慨叹自己是“靠天吃饭的服装农民”,而某些时运不济的更是苦笑着说“这一年只赚了一堆库存”。中国幅员辽阔,广大的市场本身也带来巨大的考验,比如身处南方的企业设计师不到北方根本无法体会寒冬棉衣的应有厚度,而季节变化、气温升降都直接左右着服装产品的市场销售。本来,时装业的快速时尚风潮就是对物流配送的一大挑战,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