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政府调控方向将转向增加供给

本报讯 国家发改委日前在《2007年1~7月行业投资概况》中指出,目前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进一步加快。1~7月,房地产开发投资12135亿元,增长28.9%,增速同比上升4.9个百分点。同时,这个增速比今年上半年上升0.4个百分点,高于同期城镇投资增速2.3个百分点。 $$ 房地产开发投资自2001年以来一直保持20%以上的增长,但今年以来增速逐月加快,1~3月、1~4月、1~5月、1~6月分别增长26.9%、27.4%、27.5%和28.5%。今年前7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占城镇投资的比重为21.4%,同比提高0.4个百分点。面对越来越“热”的房地产市场,政府的调控思路也在发生转变。目前,针对房地产业,调控方向已经从稳定需求调整到增加供给的方向上来。“这是一个重要的转变。”国家发改委经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众投资指南》2017年09期
大众投资指南

宏观经济学的创新与调控方向的转变探讨

前言国民生活经济活动的迹象是传统宏观经济学的主要研索对象,选用的分析方法通常是总量分析,对于经济总量关系的研索,总量分析的优势无以替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代宏观学的规模日益扩大,加之各经济学派系间的互相融合与影响,所以现代宏观经济学理论体系较为完整,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经济学发展。一、 传统宏观经济学存在的问题一方面,传统宏观经济学没有微观与中观基础,难以基于微观层面与中观层面察看、分析与说明宏观层面的更动及其缘由。尽管部分经济学家一直上尝试选取取巧的方法,将微观个体的典型视作宏观经济学微观基础,但是微观世界种类多、差别大、变化多,典型的微观个体显然难以准确地反映出所有的微观个体,所以宏观经济学微观基础的创建还有待完善。另一方面,传统宏观经济学选用的分析方法仍然是总量分析法。实际上,总量分析法具备较为局限的分析视角,且过于注重总量指标,不可否认总量分析对于经济总量关系的研究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总量分析一旦离开了微观基础,就会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改革》1994年09期
中国改革

认准经济形势 把握调控方向

去年下半年宏观调控以来,应该说我们的经济秩序比较好转,经济过热、金融秩序混乱的现象得到一定的纠正,经济增派速度有所缓和。但是唯一居高不下的是物价水平,涨幅在20%以上,比过去提高。物价波动有个滞后因素,但长期居高不下就不能不令人担忧。目前,经济界人士对此看法不一,这直接影响了有关宏观调控方法的选择和经济增长问题。我个人看法是,虽然一些主要经济指标比去年的增长幅度是下降了,但是增长速度还是相当高的。比如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1.6%,工业增长15.8%。这不是个低速度.甚至不是个中速度,应该说是很高的速度。当然目前确实有些部门企业的生产能力由于在以往的过热时期盲目上马,生产能力有出现过剩的现象。市场没那么大容量,过去在景气高涨时,低效率被掩盖了的企业,当经济周期过了顶峰,进入收缩阶段以后,它自然会露出马脚,感到困难.它的低效率就承受不住。当然这正是市场经济调整结构、优胜劣汰的大好时机,特别是在经济高峰以后这个时期,应该是大量不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功能材料信息》2008年04期
功能材料信息

国家发改委: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符合中央宏观调控方向

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在日前举行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上说,在中央的果断决策和正确领导下,我国经济战胜了重大自然灾害和不确定性因素带来的不利影响,上半年保持了平稳较快增长。虽然增速有所回落,但符合年初确定的宏观调控方向,仍属于平稳较快区间。张平同时也指出,当前经济发展形势比较复杂,面临着不少矛盾、挑战和风险,保持经济继续平稳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济》2005年07期
当代经济

控制投资和房价不应是房地产调控方向

2003年以来,在加强国民经济宏观调 控的背景下国家对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之 密集,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各界对房地产业 如何调控的争论也空前激烈,以下再就我 国房地产调控方向和目标问题谈几点意 见。 2004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总额达 1.3万亿元,同比上升28.1%,占社会固定 资产投资的18.78%,前者为1998年以来 第2高,后者为最高;全国商品房平均价格 上涨97%,比上年上升4.9个百分点,于是 控制房地产投资、控制房价呼声四起。但是 在我看来,控制房地产投资和房价既不应 是调控方向,也难以达到平衡商品房供求 的目的,理由有三。 其一,控制投资和房价与市场经济运 行的规律相悖。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通过控 制某种竞争性物品市场价格达到平衡供求 关系的自的,除了在非常时期,作为临时性 应急措施具有必要性以外,从一个较长时 期考察,似乎还没有成功的先例。由于房地 产业是不完全竞争而引发的市场问题,则 应通过反垄断立法和强化行业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2012年10期
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

把脉中国经济大问题

对中国经济面临的重大问题,有两个基本判断需要重点关注:从短期看,按目前的改革力度和调控方向,今年经济中遇到的问题,明年同样存在且风险更大。中国经济、社会中积累了大量矛盾,是危机和转型在赛跑,我们的时间不多。把问题看得严重些,有利于我们主动开展工作。如果短期无法过关,就谈不上解决长期问题。从长期看,要解决多年积累的大量经济问题,单纯从经济角度考虑已经很难,必须从社会、经济、政治三方面统筹考虑,做出长期安排。首先要严惩腐败,让百姓满意,巩固执政基础;其次要把已经做大的“GDP蛋糕”向穷人倾斜,在稳定民心的同时提高消费率;最后要只争朝夕抓改革,这是解决各种长期问题的唯一出路。在去年12月就“顶层设计”问题我讲了四条原则、八大内容和三点方法。其中八大内容是:土地制度、经济结构、财税改革、城镇化战略、资源价格改革、金融改革、技术创新及国企改革问题。现在要讨论的中国经济问题很多,大家见仁见智,不容易统一。若从方法论角度,我们应找到各种问题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