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教师:台湾人向往的职业

台湾社会比较注意中国传统文化对教育的渗透,中小学学生全部穿校服,朴素大方。学校打扫卫生,保持整洁,都由学生自己参与。还有校门外值日、交通站岗,也都由学生自己来服务,中学生自己出刊物,课余生活还是比较丰富的。有的女子中学还开设烹饪等家政课,配有专用教室。学校的教育,比较注重知识的拓展。 $$  在台北的一所中学,初、高中一共有46个班,每逢寒暑假,许多教师就到祖国大陆、东南亚甚至欧美等一些国家和地区旅游。假期外出旅游在台湾中小学教师里已非常普通。 $$  台湾各类学校的师资质量一般都不错。小学三年级便开始上电脑课,而教电脑课程的教员,一般都是大学本科毕业。在台湾幼儿园和小学任教的老师,学历也很高,几乎都是师范大学本科毕业生,而中学教师中许多人还具有硕士学位,有的中学校长的职位还要求具有博士学位。“尊师重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伦理观念,在台湾社会是根深蒂固的。每年大学招生时,报考台湾师范大学的人非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福建日报2003-04-09
《台湾研究集刊》2019年01期
台湾研究集刊

“台湾人”意涵的由来与演变(1895—2016)

“台湾人”一直内含于“中国人”之中,然而在“独派”口中,“台湾人”却成为与“中国人”相对立并互相排斥的称呼。为了正本溯源,本文从台湾的报纸和官方文件中梳理“台湾人”的由来和发展,分析并比较不同阶段“台湾人”一词在社会层面和政治层面上的具体意涵,以此辨析“台湾人”的本质。[1]近当代以来,有关“台湾人”的论述中,常包含“悲情(哀)”“(自)尊严”“出头天”“自决”“骄傲”等内容。严格来看,“台湾人”并不是民族学中的概念,没有“族群”的血统、历史、宗教、神话、象征、仪式等意涵。[2]一、日据时期(1895—1945)日据时期“台湾人”成为日本殖民当局在人口控制和管理上划分出来的群体,这一群体先于“台湾人意识”,为一种先验性存在。日本殖民当局采用语言控制和同化政策,压制汉语言和汉文化,台湾民众在经济上受剥削,社会阶层也被明显区分。[3]根据殖民当局《台湾住民身分处理办法》,在台汉人(闽南人、客家人)及已被汉化的平埔族人的国籍由中国籍变...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台声》2018年06期
台声

霸权操控台湾的日子快走到头了

台湾近100多年遭受外侵的漫长历史,造成岛内非常复杂的社会现实:族群的、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各种复杂的结构产生扭曲的行径。岛外来台湾观光访问者,看到台湾人,谦和敬业,以客为尊,感觉进入文雅有礼的社会,认为“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甚至认为“中华传统文化在台湾保留下来”,皆是印象式评议。台湾人民保存中华民族善良敦厚的本性,这是社会平和的一个基因。但是,我们也要认知,日本社会那种谦和到虚情假意的规矩礼貌,给予台湾好几代人的行为薰染;美国在台湾推动殖民主义,产生人与人非常客气而保持严格距离的文化薰染,两者的薰染所产生的影响,使得台湾社会形成一种虚浮的商务性温和风气。这些让人感觉愉快的台湾社会风气,到了中上层社会操作权谋争名夺利的恶劣手段,便展现出台湾社会复杂的病症。台湾社会的主要病症,来自复杂的族群结构。说起来台湾社会的族群数量就那么五六种,可这几种族群之间的矛盾复杂,却到了极难想象的程度。先说汉族。汉族包括三个系统:明末开始迁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台声》2018年06期
《曲艺》2017年06期
曲艺

相声宝岛行(四)

11 i 的一位日本朋友,是位年过花甲的 仪之邦历史美名的中国人。老人。这位老人费尽九牛二虎之 去台中坐火车时,一个小孩子和另一个小 ,像在大海里捞针一样,在茫茫 孩子在吵嘴:“你不可以拿我的东西。”“你的台湾人海中帮我找到了杳无音讯失散四+年 怎么可以肯定是我拿的你的东西?”“没的亲舅舅。我的舅妈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非 有人要它的,爸爸妈妈和我们,你说谁会常崇敬中华文化,更热爱自己的民族。我邀请 把东西拿到你那里?”“可是我有不在场舅妈和舅舅一起去日本,我们也从大陆赶过去 的证据。”“没有第三者证人的证词不作数谢谢这位曰本恩人。 的。”“你是根据法律哪一条?”两个十来岁可是舅妈在接到电话以后说:“姜昆啊, 的孩子一本正经地吵,让我听了真是可笑。可别忘了我们是中国人,日本人把我们民族害 也在想:潜移默化影响他们的是法律观念。孩得多苦啊。我们不能数典忘祖,忘了民族的仇子是世界的未来,怎样灌输教育,是社会值得恨。我不去日本,他们坏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17年06期
《教师博览》2010年09期
教师博览

在加拿大感受对法律的敬畏

我们缺少的不是法律,缺少的是对法律的敬畏和尊重。去加拿大多伦多,朋友来机场接我,他是台湾人,移民加拿大多年。来到停车场,当我们坐定准备上路时,只见朋友拿出一个带有连接软管的呼吸机似的吹气罩,对着罩子咕咕咕地一阵吹气。软管连在车内的设备里大约20秒后,汽车发出一种特别的声音,他才开始发动汽车。出机场,车在高速路上平稳地奔驰着,我问刚才是怎么回事。朋友很不好意思地说,是酒后驾车受到的处罚。大约一个多月前的一晚,他喝了很多酒,想到离家不远,干脆还是驾车回家。深夜了,他去车库取车。当他驾车出车库大门时,三辆警车早早地在门口等着他,警察如临大敌,像抓恐怖分子一样围捕他。当然,他只能乖乖就范,他心里明白,是车库管理员报警了。以后的事情就是请律师,上法庭。律师告诉朋友说,他完全可能赢这个小官司,因为他驾车还没上公路,是在自己办公楼的车库里。于是朋友支付了6000加元的律师费。结果,真正上了法庭,朋友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赢这场官司。根据加拿大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黄埔》2018年04期
黄埔

我是台湾人更是中国人(十)

破解台湾人的认同迷障一大陆朋友在碰到台湾人的时候,通常会先问:听说你们台湾人都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然后还可能再问:为什么呢?你们不都是说中国话、写中国字、拜中国的神明吗?而一些比较同情“台独”的大陆朋友,或者是一些外国朋友,则可能会说:好吧,他们台湾人确实是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所以我们也不要把人家当成中国人,这样才不会伤了和气,也才比较礼貌。我就曾经参加一场在美国费城举办的中国文化研讨会议,和来自大陆、美国、欧洲等地的学生共聚一堂,当中一位美国朋友在聊天的时候对我提问:“你们台湾的中国人都怎么看……”旁边另一位美国人立即插嘴说:“不能把台湾人称作中国人,不然他们会不高兴。”当时我就直接回答他们:“没有问题,我是来自台湾的中国人(I’m Chinesefrom Taiwan.)。”后来,我上“独派”知名主持人郑弘仪主持的广播节目,他一开头就问我会如何向外国人介绍自己的身份,我同样回答他,我觉得最适切的讲法就是“I’mChinese...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埔》2018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