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让人心酸的“现代武训”

王守奇,四川省南部县一个乡村的小学老师。从1984年到现在,这所少则5人、多则几十人的小学,从校长到老师只有他一个。在这所其实是王守奇家的学校,孩子们每人每年只要交37.5公斤大米,其他的生活费就可以不用管了,吃住在王守奇家中。20年来,除了他的工资,当地政府对这所“学校”几乎没有投资。然而,就是这种条件下,它却奇迹般地延续下来,而且保证了100%的入学率。这被教育界称为“王守奇现象”。 $$  王守奇,“现代武训”也。清朝末年有个靠乞讨来办义学的名人叫武训,武训自己不识字,却靠四处乞讨积攒的钱办学,他跪请有学问的人任教,跪求贫寒人家送子弟上学,学生入学,不取分文。他终生以兴办义学、教育乡民为己任,前后一共办了三所义学,自己仍然靠乞讨为生,过着低贱的生活。王守奇虽不至于此,但也要靠5亩鱼塘、两亩蔬菜地,喂120只鸭、60只鸡、两头母猪来保证经费,要每天早早起来挑七八担水,他的妻子每天还要辛辛苦苦解决几十个孩子的吃饭问题。 $$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福建日报2004-09-13
《美文(上半月)》2019年03期
美文(上半月)

在武训像前的致敬——武训精神与当代义教高端论坛开幕式致辞

各位先生:今天,在武训先生的塑像前,我们是来致敬的。我们向武训先生致敬。他自身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这个社会并没有给予他多少关爱和机会,恰恰相反,他饱受歧视和伤害。但他对这个世界报以满腔的爱,并用他微薄而伟大的力量给这个世界变好的机会。他给底层的孩子们受教育的机会。让他们拥有改变自己命运从而改变世界的才能。武训先生让这个并不美好的世界有了变美好的可能,同时也启示了我们责为何。他的一生告诉我们:支撑这个世界的,不是事实,而是观念;支持我们人生的,不是算计,而是信念;提升我们境界的,不是功利,而是信仰。世界既冰冷又曲折,但人类也有不屈的意志。唯意志可以改变世界,唯意志可以改变自己。是的,武训先生一生的作为,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有美好的可能,关键看我们有无信念,有无为这个信念矢志不渝、终身以之、颠沛以之的精神,这其实就是圣贤的精神。武训先生用自己一生的努力,成就了自己,成为圣贤一般的人物。他在让这个世界美好的同时,也让自己美好了。他在赋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04年01期
中国教师

奇人武训

在山东省聊城市冠县柳林镇,有一处纪念馆,它是用来纪念那位以至卑至贱之行、成至高至伟之业的教育家武训先生的。作为山东的文化名城,聊城有不少名景胜地,但对人们的心灵具有强烈震撼力的,往往是这座武训纪念馆。《武训文化史料集》的前言这样介绍武训:武训(1838-1896)是清末山东省冠县柳林镇武庄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之家。他本是一位赤贫如洗、目不识丁的乞丐,却艰苦奋斗了30余年,以“修个义学为贫寒”为宗旨,靠自贱行乞敛金的方式,在柳林、临清、馆陶创办了三处义学,创立了千古奇业,给世人留下了独特卓绝的行乞兴学的武训精神。武训出身贫寒,自幼渴望读书,却无缘入塾就学。八岁上死了父亲,只得以乞讨、替人打零工、扛活为生。由于目不识丁,他倍受凌辱。21岁那年,他已为一个李姓地主扛活3年,约定每年工钱16吊,至此还分文未取。为了探望生病的母亲,他欲支钱回家。岂料那地主以他愚诚可欺,造了一笔假帐,硬说武训早已把钱支完。不惟如此,地主还以武训有意讹诈之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17年11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当代新“武训”

武训,著名教育家、慈善家,清末群众办学的先驱者,倾一生之力兴办义学。后世把一切对教育有所助益的义举和作为,都称赞为具有武训精神。在当下,涌现出了许多捐资助学的新“武训”。八旬马友肃:倾情实现助学梦甘肃某中专离休教师马友肃,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开始捐资助学。今年86岁的他,累计捐助资金超过20万元。马友肃1949年参加工作,曾荣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1954年,他曾一次资助一名特困生50元,而那时他的工资只有几十元。后来马友肃下放农村,资助活动被迫中断,直到1979年恢复公职后,他又重拾捐资助学梦。离休后,马友肃又先后资助了35名贫困学生。马友肃有五个子女,生活条件一般。20多万元不是个小数目,如果留给子孙也是一笔不菲的钱,但马友肃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资助贫困生。马友肃退休早,工资不是很高,但他现在仍然省吃俭用捐资助学。他说,我对钱看得很淡,我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助学梦。前不久,在江西萍乡市的莲花县,“王振美教育基金会”成立,基金会将对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风流一代》2018年02期
风流一代

武训赶路

武训是清代享誉中外的贫民教育家、慈善家。他靠行乞38年,建起了三处义学,教育了无数穷人子弟。有一年,武训外出行乞集资,时值冬日,天寒地冻,他急匆匆赶路,想在天黑之前翻过一座山头,到达山脚下的村子里,否则晚上无处歇脚。可是,当武训走到一条山路上,发现前面堵着很多挑担的农民、驾着马车的商人,以及匆忙赶路的人。“前面有辆马车装了满满的木柴,因为下雪路滑,后面又排满了车队,车上不去也下不来。看来一时半会我们是走不了了。”到前面打探回来的行人无奈地说。武训听后,思索片刻,便穿过人群,挤到装满木柴的马车前,问车主:“这一车木柴值多少钱?”车主回答:“好几两银子呢!”武训立即从包袱中取出银子递给车主说:“我买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艺术评论》2017年04期
上海艺术评论

武训故事的阐释空间

史传中的武训据说,武训是唯一一个被写入正史的乞丐。《清史稿·武训传》记载:武训,山东堂邑人。乞者也,初无名,以其第曰武七。七孤贫,从母乞於市,得钱必市甘旨奉母。母既丧,稍长,且佣且乞。自恨不识字,誓积赀设义学,以所得钱寄富家权子母,积三十人,得田二百三十亩有奇,乞如故。蓝缕蔽骭,昼乞而夜织。或劝其娶,七谢之。又数年,设义塾柳林庄,筑塾费钱四千余缗,尽出所积田以资塾。塾为二级,曰蒙学,曰经学。开塾日,七先拜塾师,次遍拜诸生,具盛馔飨师,七屏立门外,俟宴罢,啜其余。曰:“我乞者,不敢与师抗礼也!”常往来塾中,值师昼寝,默跪榻前,师觉惊起;遇学生游戏,亦如之:师生相戒勉。於学有不谨者,七闻之,泣且劝。有司旌其勤,名之曰训。尝至馆陶,僧了证设塾鸦庄,赀不足,出钱数百缗助其成。复积金千余,建义塾临清,皆以其姓名名焉。县有嫠张陈氏,家贫,骭肉以奉姑,训予田十亩助其养。遇孤寒,辄假以钱,终身不取,亦不以告人。光绪二十二年,殁临清义塾庑下,年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