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清代碑刻见证闽台往来渊源

在霞浦县博物馆里,去年10月发掘的清代碑刻如《国泰民安》的碑文,记载了霞浦与台湾自古就有经贸往来和政治、军事联系的史实,见证了两岸“商缘相连”、“法缘相循”。$$   博物馆吴春明介绍说,去年10月20日上午,霞浦县投资改造府前路,工人在翻修下水道时发现了清代碑刻。县博物馆干部闻讯即赶到现场,进行抢救性挖掘。在路旁两边水沟展开地毯式搜索,先后发掘出《福宁洲镇宪颜大老爷恩德碑》、《感之建祠碑》、《国泰民安》、《宾阳门》、《鹤舞迎祥》、《膏火田记》等六通清代碑刻,以及门柱残段、狮子底座等石构件。其中,《国泰民安》等三通碑刻的内容,涉及清代霞台商贸、政治、军事方面的联系。$$   《国泰民安》碑高218厘米,宽72厘米,厚9厘米,辉绿岩质地,碑额为楷体阳文,正文为楷体阴文,竖排,共17行,500字。据考证,该碑立于道光11年(1831年),是一块官府告示牌,从碑文内容看,刻碑目的是为保护当时贩运台湾大米等进入霞浦贸易的客商。据民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福建日报2011-05-04
《国际公关》2019年08期
国际公关

中国古代碑刻形制源流刍议

历代碑刻之所以是金石学领域的研究热点,一则,由于碑刻所具有的珍贵的史料价值;一则由于碑刻文字所具有的书法研究意义。因此,一直以来,对古代碑刻的著录、对碑刻内容的考证、对文字书法特征的探究,都是诸家学者给予极大兴趣的研究主题。然而,碑刻形制却未得到同等的关注。一、碑刻形制的研究现状从碑刻研究最为集中的《碑林集刊》来看,1993年至2016年,共22辑近千余篇文章,但无一文专论碑刻形制。又如《文物》,1950年创刊至今,共828期,仍无一文专述碑刻形制。但随着现代社会生活中设计因素的增多,设计学艺术教学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重,碑刻,这个有着今天所称的“设计”性质的古典艺术,在弘扬中国民族文化精神的今天,开始受到中国设计学界,包括设计学、设计史、设计美学界的初次关注,相关的文章亦开始崭露头角。2012年,王文广先生既从设计学的角度,对历代碑刻形制的视觉形式特征进行了较为详细的阐述。但对碑刻形制及纹饰的内涵及来源并未作十分确切的研究。[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学报

明清佛教碑刻:来自基层的石刻档案和书法艺术

碑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古老载体,因书法和造型艺术的结合而体现出独特的艺术魅力。佛教的传入又为碑刻艺术增添了新的内容和特点,而佛教碑刻艺术的特色又是与佛教中国化的进程紧密相联的。魏晋以降,佛教已基本完成本土化的进程,到了明清时期,佛教经过长时期的弘传,已全面渗透到了人们的生活之中,此时的佛教在一定程度上不再是外来宗教,而是中国传统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与此相应,明清基层佛教碑刻也大量出现在寺庙、村落、墟市等大众生活的场所,佛教碑刻艺术也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如何认识明清基层佛教碑刻的文献和艺术价值?本文拟从碑刻内容、史料价值和书法艺术三个方面略作梳理。1.众生百态:以基层社会为“碑首”碑刻素有“石刻档案”之称,其丰富的学术内涵和精美的外在形制早已引起学者的注意。对碑刻的研究在中国传统学术体系中属于金石学的范围。魏晋至唐宋,佛教在帝王和贵族中盛行,官僚、高僧和名人常成为佛教碑铭的撰写者,传统金石学亦多以宋以前的碑刻为研究对象。明清以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贵州碑刻文献研究的新视野、新范式——兼论兴义、遵义碑刻文献的保护与传承

贵州历史悠久,民风古朴,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和红色革命优良传统。悠久的历史,造就了灿烂的文化,产生了诸多的历史文献,尤其是其地下碑刻文献遍布全省各地。除摩崖石刻外,拥有的碑刻文献更是丰富,有记事碑、晓谕碑、契约碑、界碑、修路建桥碑、少数民族文字碑、乡规民约碑、历代名人名物碑、宗教碑、红色革命纪念碑等,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历代职官、古代地理、民族融合、人口迁移、姓氏名号、世系谱牒、典章制度、风俗习惯、思想意识、道德观念、天文历法、宗教信仰等广泛的领域,几乎涉及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可谓碑种繁多、文体样式基本齐备,有着浓墨重彩、得天独厚的地下碑刻文献资源,实为国内之罕见。众所周知,“碑刻文献作为重要的‘同时文献’,被誉为‘刻在石头上的历史’,具有独特功能和重要研究价值。”[1]贵州对其碑刻文献的保护与传承,各地山不惜宝、尽显其功,业已形成了一定的学术域场,亦取得了可观的学术成果,但与国内其他相较成熟的碑刻文献研究相比,其仍然面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书法》2018年14期
中国书法

海南民间碑刻遗存考略

弁言海南自西汉设郡后,时有兴废,移民却不绝如缕,有谱可查者或可追溯至东汉,又有贬官、驻军、商贾、船户掺杂期间,他们或定居或流寓,建宗祠以追述先祖,兴书院以传播文化,筑祠庙以保佑自己及子孙,立碑封土以纪念父母长辈。两千年来,墨迹纸张多毁于水火虫蚁,存世者稀,唯刻石犹在,尤其明清以降,文物遗存甚多。这些石刻文字绝大多数不是出自名家之手,多为民间不知名的读书人或刻工所为,较时人推崇的名家书法在审美、章法等颇有相异之处,因而形成了海南独特的民间碑刻文化现象,绵延至今,民间勒石刻碑之风仍盛。然时人研究趣旨与此相去甚远,颇留探讨之余地。在此将海南民间碑刻种类、书法风格及成因分别略考如下。海南民间碑刻遗存种类清末,叶昌炽访求二十余年,集碑拓八千余通,上及古初,下讫宋元,做《语石》,叶氏『玄览中区,旁征岛索;制作之名义,标题之发凡,书法之升降…分门别类,不相杂厕』[2]。又柯昌泗做《语石·语石异同评》对叶氏所论,逐条补充订正,指出其异同,间亦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通讯》2004年08期
语文教学通讯

碑刻拾奇

我国现存最古老的碑刻是《泰山刻石》,它藏在泰山脚下的岱庙里,是公元前209年丞相李斯奉秦二世之命篆写刻成的。中国专门收藏碑刻最早最多的地方是古都长安,现存由汉到清的碑刻共计三千余件,由于碑石林立,故称“碑林”。碑刻如按刻文内容分,可以分为:德政碑、纪功碑、墓碑、神道碑、祠堂碑、界碑、宗教碑、告示碑、庙碑、节孝碑、建置碑、遗址碑等等。走进碑林之中,奇碑趣刻俯拾皆是:父子碑———“鹅池”是兰亭有关王羲之的一块碑石。相传王羲之写这块碑时,刚写好“鹅”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