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低度信任亟须改善公权公信需要提升

小悦悦不仅牵动着佛山市民的心,也引发学术界的关注。昨日,佛山日报记者采访了省内外多位专家学者,他们在分析见危不救背后的社会动因后,纷纷给出了如何化解社会信任危机的思考。$$    形成并践行核心价值观$$    省社会工作委员会专职副主任刘润华透过微博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小悦悦事件折射出部分人的道德沦丧和冷酷无情,已引起了全社会的反思。这起恶性事件,从一个侧面说明我省加强社会建设之紧迫性和重要性。”$$    “非常难过,非常震惊。” 省社科院公众参与和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刘梦琴认为,见危不救首先反映出社会转型期,贫富差距加大,大家只顾朝“钱”看,社会道德失范。要从根本上改变冷漠氛围,就必须引导全社会形成一个群众广泛认同并践行的核心价值观。这需要从制度、文化等多方面着手去做。$$    重建熟人社会约束公众行为$$    中山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丘海雄注意到,最近几年媒体报道的见死不救、见义勇为反而被诬陷等事件,大多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佛山日报2011-10-20
《法制与社会》2019年13期
法制与社会

对于“见危不救”行为立法规制的法理分析

一、相关案情回顾及分析2017年4月21日19时左右,河南驻马店的一女子被出租车撞倒在斑马线上,随即躺在了危险的马路中央,肇事车辆撞人后逃逸,接下来的一分钟时间里,十余名路人从现场经过但均未出手相助。第一次被撞倒后,女子试图自己挣扎着爬起来,但是由于被撞伤势过于严重,起身失败了。路过车辆看见倒地女子后,无一例外地从她身边绕行,最终,由于一位司机在行驶过程中疏于观察,驾驶着汽车从女子身上碾过,造成了对倒地女子的第二次碾压,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这起事故不禁让我们又回忆起前些年备受舆论关注的两起事件,分别是2006年的南京“彭宇案”以及2010年的佛山“小悦悦事件”。虽然社会上一直在宣传见义勇为的正义价值观,但是近些年来发生的人性冷漠以及救人反遭讹诈的案件不禁让我们疑问,我们的正义究竟去哪里了?在南京“彭宇案”的审理中,审理法官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9条规定①的条文作为依据,根据其“经验法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鲁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见危不救入刑问题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学术界关于能否将见危不救行为规定为犯罪的讨论由来已久,支持者与反对者的观点大都是从理论上进行论述,并没有深入探讨见危不救这一行为背后的原因。只有弄清楚行为背后的原因才能更好地对症下药,因此本文尝试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来解决这一问题。(一)见危不救现象的分析引发学者们广泛讨论“见危不救入刑”话题的事件有两个,一个是2006年南京的“彭宇案”,一个是2011年广东佛山的“小悦悦事件”。2006年的“彭宇案”报道出来之后,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报道称彭宇是“被冤枉的好人”。待裁判结果出来之后,媒体又对法官依据常理判案的做法口诛笔伐。一时之间, “扶不扶”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此后,彭宇承认两人确实发生过相撞,最后该案以和解的方式结案。媒体却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这一事实,导致“想做好事却又怕被冤枉”的影响直至今日,更加不幸的是,这也成了一些人袖手旁观的挡箭牌。2011年的“小悦悦事件”更令人心痛,一位年仅两岁的孩童被两辆汽车碾压,1...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技经济导刊》2018年02期
科技经济导刊

浅析见危不救行为的刑法规制

2009年,湖北荆州的3名大学生为救助落水少年而不幸被湍急的河水冲走。在危急关头,一行的同学曾向岸边的渔夫求助,请求他们利用手里便利的打捞设备施以援手,然而得到的却是冷漠的回应。最终几名正值大好年华的大学生不幸溺亡。2011年广东佛山小悦悦事件更是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年仅2岁的小悦悦先后被两辆车碾压,途径数人竟无人救助,最后因延误抢救时机,而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在气愤、感慨之余,我也曾思忖,仅依靠对道德的呼吁与号召,能否在今后避免此类悲剧的再次重演?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对于见危不救的冷漠人群,是否需要为其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承担责任,以及承担何种程度的责任,这都是我们需要反思与探讨的问题。目前对于见危不救能否入罪的争议颇多,持反对观点的人群主要认为见危不救应属于不作为犯罪的范畴,而在当今的法律条款中难以找到针对纯正不作为犯的具体量刑,而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过大则对刑法的确定性和权威性不利。此外对见危不救的行为主体以及社会危害性程度的认定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2018年02期
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

论见危不救行为的治安违法化

见危不救行为是指面对他人的生命、重大健康法益处于危难之中时,有能力救助并且实施救助行为不会给自己带来过度损失风险,而不施援手的行为。该行为具有三个特征:其一,不具有现行刑法上的救助义务(如刑法意义上的法定的、职业的、法律行为引起的、先行行为引起的、紧密共同体产生的救助义务,或者基于“排他的保证人或绝对支配力地位”产生的救助义务)。具有这些救助义务之一便有成立不作为的相应犯罪的可能(如故意杀人罪)。其二,他人的重大法益处于危难之中。见危不救纳入法律规制需要有所取舍,对他人重大法益处于危难之中漠视不管,符合国民谴责与要求法律处罚的法情感需要,反之,对他人的一般法益甚至微小法益也要求施救,则有法律过度侵入道德范畴之嫌。其三,行为人有能力救助,且该救助行为不会给自己带来社会一般观念上的过度损失风险。法不强人所难,让路人冒着被抢劫犯杀、伤的风险去救人,不符合当前公众认同。见危不救行为在德国、西班牙、奥地利、法国、瑞士、意大利、挪威、芬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外法学》2018年03期
中外法学

一定条件下的见危不救入刑研究

引言刑法学中,见危不救能否入刑即便不是最让人纠结的问题,至少也是其中之一。现在,虽然多数人认为,刑法不能逼人行善,见危不救入罪的本质是将道德义务刑法化,因而对见危不救入刑持十分审慎的态度,[1]但人们内心深处的焦虑和纠结并未因此消除。一有风吹草动,出现刺激人性中最为脆弱部分的敏感案件时,各种对见危不救所表现出来的关注、愤怒、无奈便奔涌而出、尽现无遗。[2]见危不救应否入刑,既是对每个人心中道德的拷问,也是对国家社会治理的智慧的考验。一方面,在当今所谓“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转型时代,每个人都担心自己遭遇不测时无人出手相助,因而对他人的不幸遭遇表现出人性当中最为温暖、光辉的一面,对见危不救行为强烈谴责,并主张将其入刑;但另一方面,却又担心一旦入刑之后,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个人从此便随时随地可能因为偶然的“邂逅”而成为罪犯,给自己的行动自由造成不便,因此,很多人在提到见危不救时义愤填膺,但在讲到对其如何处理时便闪烁其词、支支吾吾。这种犹...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