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破解“华都现象”

寸土寸金的山西省城太原柳南,历来是商家必争之地。去年下半年以来,在省城激烈的商战中,华都商厦先抑后扬、异军突起,被业界人士称作“华都现象”。那么,到底是什么左右商战的胜负?“华都现象”背后更深刻的意义又是什么?$$位于柳南,隶属于贵都集团的华都商厦,是一支于2001年6月18日才开张的商界新军。与众多商厦发展轨迹相反,华都商厦开业伊始,就面临市场过度竞争、定位先天不足等困难,业绩表现平平,因而一些业内人士开始怀疑“华都到底还能够走多远?”短短半年之后,华都便冲出迷雾、劈波斩浪,在省城商战中一路前行:从2001年10月至今,华都商厦每月销售收入均以30%左右的速度向上攀升,在消费者心目中树立起良好的品牌形象,进而又向“成就全省第一,国内一流百货商厦”的宏伟目标迈进。$$审视这匹突出重围的商界“黑马”,有人说,华都的服务好,赢得了顾客的信赖;有人说,华都的商品物美价廉,当然有竞争力;也有人说,华都的营销活动匠心独具,吸引力强……这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发展导报2002-02-08
《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S1期
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柳南辖区几类侵财案件高发的原因及对策

2004年至今,全市的各类刑事案件中,侵财案件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其中,柳南辖区是侵财案件的重灾区,因此柳南辖区的发案情况直接影响着全市的各类案件发案情况。至刑侦改革以来,虽然柳南辖区加大力度打击各类侵财案件,但是由于柳南辖区的打击侵财犯罪活动受其主、客观因素的制约,出现打击数年年高,发案数年年涨的瓶颈现象。如何有效的打击各类侵财案件是当前公安工作的首要任务,每名公安民警都应认真分析当前案件高发的原因,从而总结经验,为进一步加大打击侵财案件献计献策。一、柳南辖区近5年来打击处理侵财案件人员的情况柳南分局自2004年刑侦改革以来,外来人员流窜,暂住人员实施侵财犯罪的情况越来越突出。柳南分局在5年内共抓获侵财犯罪嫌疑人3108名,其中柳州市区606名,占19.5%。外地流窜暂住人员作案2502名,占80.5%。显然,外地人员作案已经成为左右柳南辖区侵财犯罪发案总量的主要原因。当前,在柳南辖区实施侵财犯罪的嫌疑人多以本市周边贫困县市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S1期
广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柳南分局民警工作展影

~~柳南分...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广西农村金融研究》1999年04期
广西农村金融研究

支持民营企业大有可为——对柳州市柳南汽配总公司的调查

在当前农行经营状况不理想的情况下,如何走出困境,寻找新的效益增长点,提高经营效益,这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最近我们对柳州市的一家私营企业——柳州市柳南汽车配件总公司(以下简称柳南汽配)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形成了一些初步的认识。一、企业的基本情况柳州市柳南汽车配件总公司前身是柳州市汽车配件销售服务站,是一家私营股份企业。1983年,私营业主廖荣纳等9人合资办起了一个专营汽车配件的门市部,由于经营有方,生产越来越红火。1995年柳南汽配抓住国务院发展中国东西部乡镇企业合作示范项目的机遇与浙江省汽车齿轮厂合股兴建柳州市汽车齿轮总厂,成为广西最大的一家生产汽车齿轮的企业,实现了强强联合。经营内容从汽车配件销售到齿轮加工,装载机配件,兼营化工产品、建筑材料、五金交电等。1998年销售收入2.09亿元,创利1837万元,1999年至6月底,销售收入1.3亿元,实现利润1046万元,资产总值达3.1亿元,填补了柳州市私营企业无亿元企业的空白,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大学
广西大学

泡沬轻质土力学性能及在柳南高速改扩建工程的应用研究

泡沫轻质土是发泡剂水溶液经过气泡机的发泡系统生成泡沫,然后与水泥浆、外加剂、填充料等按照特定比例混合均匀,经过物理作用、化学作用、自然养护形成的一种轻质工程材料。这种材料可以形象地理解为是水泥浆或水泥砂浆与泡沫均匀混合而成的,该材料有着较好的轻质性、流动性、强度、自立性、施工方便、保温隔热、环保等诸多综合优势,其核心应用在于代替常规填土或替代常规填充工程材料,常被用在道路扩建等诸多工程领域。本研究根据室内试验研究和工程实践,探究泡沫轻质土力学、动力等性能,并根据实际工程中的应用分析泡沫轻质土的施工工艺,为该技术在我国工程上得到广泛应用打下基础。首先,详细分析了泡沫轻质土的主要成分及制作过程,通过对泡沫轻质土优点的分析,得知泡沫轻质土在工程中应用的优势。在室内进行试验分析泡沫轻质土的基本性能,包括容重、透水性及隔热性能等,探究不同环境条件下泡沫轻质土基本性能的差异;通过试验,系统分析了不同配合比情况下泡沫轻质土的抗压强度、弯拉强度...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意林》2016年22期
意林

南柳南柳

g柳南柳,生于南方,落在那M往南流去的河流边,不着急,不匆忙,按时令结果子,南柳南柳。几天前,我的奶奶唤我为她吹头发。记忆中,她没有过外婆又长又黑的大辫子,总是短短及下巴,用路边摊上买的廉价黑发卡夹着,稀疏得像生于戈壁贿,-根根绷直。醒麵的头发滴着水,亲切地唤我乳名:“我老了,不会用吹风机,你帮我吹吹。”她已没我高了,三年前上初一时,我就比她高了,如今,她的头饰才到我下巴,岁月将她的枝叶修剪,将我拔高,她越发苍老,我越发成熟。呆愣时,吹风机的热风吹了许久,她的头微微发烫,我是绝对无法忍受这种热度的,而她什么都没说。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将手端端正正放在膝上,像十年前的我安安静静地坐在板凳上,她用那些五颜六色的橡皮筋将我并不长而有点乱的头发收拾好,灵巧的手指上下翻飞,把我打扮成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今时今日,时空变换,还是她和我,不同的是我和她。我赶忙将吹风机调成冷风,责怪自己粗心大意。奶奶的头发还是稀疏,油光发亮的黑发早已被风雨变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6年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