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事诉讼当事人的程序基本权

民事诉讼当事人程序基本权,国外有人称当事人权,是指民事诉讼当事人诉讼权利的总和。当事人程序基本权为世界各国所普遍关注,许多国家还将一些重要的当事人程序基本权提升为宪法基本权利。顺应社会和法律的发展,我国民事诉讼法也应当赋予当事人充分的程序基本权并给予当事人充分的程序保障。 $$  民事诉讼当事人程序基本权具体有: $$  一、程序参与权 $$  民事诉讼当事人的程序参与权大体上包括接受程序通知权、诉讼听审权等。接受程序通知权与诉讼听审权被称为古典的程序基本权。 $$  (一)接受程序通知权。指当事人应当充分了解诉讼程序进行情况,因此,为使裁判具有正当性,必须对当事人进行有效的程序通知。德国、西班牙和美国等历来主张,有效的接受程序通知权是一项宪法上的权利。在我国诉讼实务中,经常出现当事人不知被诉,判决就作出甚至对其强制执行。对此,我国民事诉讼法应当明确规定当事人享有接受程序通知权,并且应当完善保障此权利的程序制度(如诉讼文书的送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2-08-18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民事诉讼当事人程序基本权及其保障

随着对保护人权的重视,民法与宪法受到了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宪法的指导作用和规范日益突出,因侵害民事诉讼当事人的程序基本权利而获得宪法救济被许多国家所认可。在公民基本权利的法律中当事人的程序是一个根本和局限的问题。就民事诉讼制度来说,每一个诉讼制度系统是由权利,义务,责任主体构成。程序基本权利理论是整个民事诉讼制度的面貌以及发展状况的一个重要表征因素。通过对当事人程序基本权的法理分析和体系建构,可以为民事诉讼法的修改以及具体程序制度的完善提供理论指导和相应的建议。笔者从宪法保护和民事诉讼法保护的视角,以基本权的含义入手对程序的要求作为研究的切入点,从而引出程序基本权的概念,并对程序基本权的理论进行深入分析,结合我国民事诉讼程序基本权的现状提出现在实践存在的问题,从建立多元的民事诉讼制度、审判制度、完善法官中立当事人程序异议权的建立等角度,提出我国民事诉讼程序基本权的保障措施。同时,它试图建立一个开放式的研究框架,使我们能够以更深...  (本文共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民事诉讼当事人博弈及成本优化——以“理性经济人”为视角

“理性经济人”源于西方主流经济学分析人类经济行为的假定,即假设人都是利己的,在面临多种选择时做出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理性经济人’具有有序偏好、完备信息和精确的计算能力,能够利用掌握的信息来预估将来行为所产生的各种可能性,能够完成最佳的满足自己偏好的决策,最大化自己的期望效用。”[1]57-58但“理性经济人”只是一个基本假设,在纷繁复杂社会生活中影响人们做出选择的约束因素复杂多变,尤其是当行为主体怀有特殊目的时,其做出的选择并不必然是利益最大化。在民事诉讼场域中,假定当事人作为“理性经济人”,其选择诉讼之前就通常会客观理性衡量诉讼结果与预期收益,比如诉求成立、证据充分、胜诉概率、权益实现以及替代性纠纷解决方式等等。然而司法实践中常常会出现民事诉讼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因一时之气、一念之差、一事之误等等非理性行为而影响诉讼进程、改变诉讼格局,导致诉讼成本激增。因此如何引导当事人在诉讼中充当好“理性”角色,实现诉讼过程中双方的良性对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33期
法制与社会

浅谈民事诉讼当事人处分权

在我国法律体系中,民事诉讼案件层出不穷,为保证科学、公平的解决民事纠纷问题,应依靠民事诉讼的相关法律来规范与约束人民群众的行为,保证在诉讼系统中当事人能在法律规定的条件下,依照自身的意愿,被赋予自主处分自身的权利。在整个民事诉讼案件中,处分权是当事人所具有的一项基本性权利,其充分体现了法律体系中关于民事处理的原则,即“意思自治”,该原则的主要内涵为当事人享有一定的程序权利与权利支配决定权。然而,在行使处分权时,并不代表完全性的自由,其必须以法律规定为基础和前提,且不可对国家利益、集体利益以及他人的基本权益构成损害与威胁,也就是说,当事人行使处分权时会受到国家法律的干预。一、民事诉讼当事人处分权的基本概述(一)基本内涵2012年,针对民事诉讼问题,我国新修改了《民事诉讼法》,在《民事诉讼法》中第13条第2款中明确规定,在遵循法律的基础上,当事人具有处分自身的诉讼权利与民事权利,是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权利。通过该规定能明确了解到,民事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学报

民事诉讼当事人诉讼请求变更程序研究

当事人提出变更诉讼请求之申请,已成为民事诉讼实践中的多发性诉讼行为。由于是否允许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关涉到多种诉讼价值目标之平衡以及诉讼中平等保护各方主体权益等重要问题,所以司法者需要遵循现行立法对该类申请进行审慎裁量。不过,综合分析现有的诉讼请求变更之程序规则,不难发现其存在着一些有待商榷之处。故本文将针对现有的当事人变更诉讼请求的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初步分析,以期裨益于更为合理的诉讼请求变更规则之设立。一、法律条文文字表述存在逻辑问题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变更”意为“改变;变动”,[1](P83)“变”的意思为“和原来不同”,[1](P83)“增加”的意思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多”,[1](P1705)“减少”的意思是“减去一部分”,[1](P666)“放弃”的意思是“丢掉(原有的权利、主张、意见等)”。[1](P390)据此理解,诉讼中无论当事人申请对诉讼请求进行“质”1抑或是“量”2的改变,均属“变更”。也就是说,“变更”涵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21期
法制博览

论现代民事诉讼当事人的主张责任

当事人的民事诉讼的主体之一,他的诉讼行为对于民事诉讼从启动到终结的发展进程有着重要的影响作用。而当事人的主张责任作为当事人诉讼行为所负有的重要内容,对于民事诉讼的进程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因此,针对这一情况,本文将对民事诉讼中当事人的主张责任进行探究,分析当事人主张责任的主要内涵以及其适用对象与分配,再进一步研究现代民事诉讼当事人主张责任的意义。一、当事人主张责任的内涵在民事诉讼过程中,主张责任通常是指当事人为了让自己的主张成为法院判决的先决条件而承担提出诉讼请求并提供充分合理事实的责任[1],其中的“主张”主要是指陈述事实或提供事实,并且在法律上来说,主张的事实或提出的事实主要是指当事人的利己事实。另外,当事人的主张责任主要内涵又可以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当事人的主张责任包括两项内容———行为主张责任与结果主张责任,行为主张责任主要是指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主张利己要件事实,主要是解决这一要件事实由原告方还是被告方怎样主张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治论坛》2017年01期
法治论坛

从制度演进的视角厘清民事诉讼当事人的具体化义务

一、前言为保障法院的审判利益,维护当事人的防御利益,德国、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等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乃至英美法系国家和地区均建立了以当事人的具体化义务或类似义务为核心的规则体系。早在帝国法院时代,德国法院便开始在司法实践中积累运用当事人的具体化义务的制度经验。19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学者积极引入与推介当事人的具体化义务的相关判例和理论,且在吸收德国方面理论的基础上进行了发展。进入21世纪,我国台湾地区学者也开始关注该义务在司法实践中的作用与价值,其研究在一定程度上深化了当事人的具体化义务理论。在我国,民事诉讼当事人的具体化义务孕育于1991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初步形成在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4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并于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及2015年2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