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部公司法学领域的研究力作

在我国,作为现代企业制度的典型表现形式,公司制度对于构建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也具有重要意义。与此同时,公司法学研究也日益活跃,新的学术成果不断涌现。其中,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中国政法大学赵旭东教授主编的《公司法学》一书以其鲜明的特点引起关注。$$  该书虽然作为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出现,但并没有停留在对现行法律进行通说性的法条解说层面,而是在吸收和反映公司法领域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通过结构的创新,对理论研究和法律实践中遇到的热点、难点问题予以关注并在学理上作出分析。由于该书紧扣实践并注重从理论高度进行归纳和总结,因而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关于公司的信用基础问题,目前在我国立法、司法乃至学理上笃信不疑、贯穿始终的是基于资本信用理念的法律制度体系。该书对此进行了理性反思,指出资本信用存在的弊端,揭示这些制度目的虚化和落空的现实,对公司的信用基础究竟是公司的资本还是资产提出质疑并分析了资产信用对于实现保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4-03-11
《政法论坛》1988年06期
政法论坛

在法学领域引进系统科学的趋向

本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来,在科学技术既高度分化又高度综合的发展趋势中,诞生了一组新兴的横断学科,即控制论、信息论、系统论,总称系统科学。系统科学理论和方法已日益影响和渗透于人类认识的各个方面。它的一些基本概念、基本原则和基本方法在哲学、经济学、史学、文学、情报学、管理科学等几乎所有的社会科学领域,已经初步得到成功的运用,展示出系统科学的特殊功能和强大生命力。 将系统科学引进法学领域的尚试,自系统科学间世之初就已经开始。一般认为,19湘年控制论创始人维纳所著《人有人的用处一控制论与社会》一书,是系统科学与法律科学的最早结合。①维纳运用控制论的一般原理对有关法律、正义、道德、社会控制等问题所作的“纯技术性”解释,为人们从全新角度追踪、控测、确定和把握复杂纷纭的法律现象勾画出另一番图景。近年来,西方国家在司法领域中运用系统学方法、数学方法和计算机技术,已成为,一种颇有影响的发展趋势,呈现出令人感兴趣的前景。- 苏联、东欧法学界中早在本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学》1989年03期
法学

法学领域十年来的重大论争和教训——对若干问题的思考和观点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广大法学工作者在马克思主义指引下,解放思想,破除迷信,实事求是,1;J.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搞“两个凡是”,不唯上、不唯书,联系实际,独立思考,提出了许多重大向题,并通过讨论和争辩使一些问题得到解决或初步解决,从而推动了我国法学的进步和发展。现在仅就笔者曾常参与的,主要是法理学和宪法学方面的一些争论问题综述如下:1.关于要法治还是要人治,能否提“以法洽 国”的争论。 由于毛泽东同志在1958年讲过“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报》一篇社论全国实行,还要什么法律?”以致法律虚无主义盛行,政策大于法律、高于法律,法律成了可有可无。正是如此,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社会主义法制遭到严重破坏,庄严的宪法竟被践踏成一张废纸,连国家主席的人权也得不到任何保障,人治实际上已经成为个人专断、一言堂、家长制的同义语。邓小平同志曾指出:“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学》1989年03期
《法学杂志》1990年01期
法学杂志

法学界反自由化应当坚持的几个原则

我们要充分认识在法学领域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重要意义。近几年来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已经严重波及法学领域。在法学领域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我们法学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法学领域中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实际上就是法学学科的资产阶级化。反对法学领域的自由化是政治思想战线上斗争的一部分。要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运用批判的武器.不断地反对自由化的种种表现。这对我们不仅是直接参加巩固和发展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成果的战斗,而且直接关系到培养法制建设人才的规格,因此,一定要扎扎实实地进行到底。 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必须同学习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马克思主义是彻底的理论。理论彻底,才能掌握群众,从而形成巨大的物质力量,一定要防止文革期间的那种简单化不讲道理的大批判,因为那样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产生副作用,败坏马克思主义的名声。只有进行充分讲理的斗争,讲透道理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以至于推动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在反自由化,正本清源的同时,也要注意防止回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术论坛》2017年06期
学术论坛

部门法学领域的法律实证研究——基于文章和课题统计数据的实证分析

“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要有所作为,就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1]在中国大地上探寻适合自己的道路和办法。从我国实际出发,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应该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从我国改革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加强对实践经验的系统总结。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范畴很广,不同学科有自己的知识体系和研究方法。一切有益的知识体系和研究方法,我们都要研究借鉴。对现代社会科学积累的有益知识体系,运用的模型推演、数量分析等有效手段,法学研究也可以用,而且应该好好用。一、问题的提出实证研究方法在中国法学研究领域被越来越广泛而深入地应用。“30年来中国法学研究从未停止倡导的方法和方向是:从学科内规范研究逐步扩展到跨学科和实证量化研究。”[2]“总体来看,2005-2014年间法学知识生产格局变化反映在研究方法上,即实证研究占据主要地位,理论研究处于边缘,比较研究大幅下降。”[3]也有学者深入论证了法律实证研究在中国法学界...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36期
法制博览

科斯基本理论的法律思考

《企业、市场与法律》的《社会成本问题》一文中,科斯提出了某工厂的烟尘给邻近的财产所有者带来的有害影响应如何处理的问题。在法律意义上则可表述为:1.当交易成本为零时,法律所规定的法定权利的初始分配并不影响效率和资源的最优化,即使存在分配不当的情况,市场均衡也将对其进行校正。2.当交易成本不为零时,法定权利的初始配置不同,资源配置的效果也不同。3.在2的条件下,产权制度的设置是实现最优化的基础。对这一定理的法律分析包含以下几个方面:一、引入产权制度的原因由于当事人双方存在着一方权利的实现将造成另一方受到损失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当不存在交易成本或交易成本可以控制到很小时,无论法院对产权的划分如何,双方都可以通过谈判的方式实现最优化;当存在一定的交易成本时,法院对产权的划分将直接影响双方其后的经济活动。另一方面也应注意的是,在权利配置中引入产权制度后,并不意味着法律的稳定性和指导性将因此受到破坏。有害效果问题的相关判例差异巨大,其中蕴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