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拿大律协独特的营销术

在加拿大律师协会内部,如同国内的律师协会一样,按专业领域的不同分成30个专业委员会。与国内律师协会工作内容相差较大的是加拿大律协常设宣传部门,负责对内、对外的宣传工作。由于加拿大律师协会是自愿加入的非政府自治协会,所以律协要告诉律师加入律师协会的好处是什么。诸如结识兴趣相同的同行有利于业务的交流与合作;得到内部的刊物;进入到会员可以进入的网页;有机会与政府、司法人员交流讨论立法提案;享受律师协会提供的针对会员的旅行及旅馆安排;针对会员及其家属和雇员独有的低费保险、退休储蓄及房屋按揭储蓄等;在会员执业受到侵害时,可以得到律师协会的帮助等。在对外宣传方面即对社会公众宣传方面,加拿大律师协会做的更为出色。可以预见,通过如下所述的宣传及活动,将向公众展现律师队伍的良好形象,使律师感受骄傲与自信,使社会公众敬仰、尊重律师。$$ 1.律师协会的会长每年要选择不同的主题,在国内甚至国外针对不同的人群做四十次演讲;$$ 2.找形象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4-09-22
《法制博览》2018年05期
法制博览

律师协会惩戒权研究

我国律师制度恢复以来,律师行业经历了从早期的“国家法律工作者”到“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的转变。律师行业管理模式从早期也从早期“官办官管”模式转变为司法机关监督指导与律师协会行业管理相结合的“官民结合”的混合模式(以下称“两结合”模式)。现阶段,司法行政管理和律师协会的行业自律存在重叠和冲突,特别是律师协会惩戒制度有待进一步完善。律师协会惩戒权还没有明确的定义,多数学者从性质上进行界定。张善燚指出:“律师协会惩戒权是基于律师身份和职务不当行为进行的制裁与矫正,律师职业中涉及民事、刑事和行政法律责任的行为均应排除在惩戒范围之外,因而,律师协会惩戒权排除公权力介入,仅由律师协会进行。”(1)作为律师自律管理组织,我国律师协会作出的行业处分的性质需要科学地界定,律师协会惩戒权和行业处分救济制度亟待完善。一、我国律师协会惩戒权的发展从我国最早存在律师行业组织开始,已经有了百余年的历史。1912年初,中华民国律师总工会在上海成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司法》2019年01期
中国司法

新时代律师协会建设研讨会综述

律师承协担会特是殊法职定能的的律行师业行协业会,自发律挥性着组党织,和是政府联系广大律师的桥梁纽带作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发挥律师协会自律作用,为加强律师协会建设指明了方向。新形势下进一步加强律师协会建设,是全面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必然要求,是深化律师制度改革、推进律师队伍建设和律师工作发展的重要举措。为深入探讨律师协会的建设和发展问题,推进我国律师法学、律师制度的学术研究,2018年11月18日,由中国法学会律师法学研究会、贵州省律师协会主办,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研究所、遵义市律师协会承办的“新时代律师协会建设研讨会”在贵州省遵义市顺利召开。与会专家围绕“律师协会的定位与建设”“律师协会的治理”“域外律师协会的治理经验”“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发展”“转折之城话律师协会建设”等五个单元的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为进一步完善我国律师制度、推进律师协会建设提出了诸多建设性意见。一、律师协会的定位与建设律师协会是我国律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发展》2018年03期
法制与社会发展

通往依法自治之路——我国律师协会定位的检视与重塑

2016年4月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该文件指出,律师队伍是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重要力量,是社会主义法治工作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文件尤其强调了律师职业在维护社会正义、构建司法文明中的重要功能。同年11月29日,司法部紧接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律师协会建设的意见》,指出律师协会是承担特殊职能的行业协会,发挥着党和政府联系广大律师的桥梁纽带作用。律师协会将律师个体的力量整合为律师职业群体的智慧,可以为国家的法治建设提供法律实践层面的宝贵经验,而我国“自律组织”的定位降低了律协的功能,具有诸多局限性,其已经无法契合时代进步与改革精神了。在当前司法体制调整的实践中,重新探寻律师协会的法律定位有其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一、历史之困:“建构型律师组织”的先天缺陷根据律师组织产生方式的差异,可以将其分为“内生型律师组织”和“建构型律师组织”。所谓“内生型律师组织”是指在公...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司法》2018年04期
中国司法

全面修订《律师法》 真正让律师协会“挺”在前面

律师协会要“挺”在前面,勇于举旗、切实履职,真正做到行业自律。这已经成为律师界、法律界的共识。一个“挺”字,可谓一语中的,堪称画龙点睛!对律师协会而言,既有司法行政机关的“让你挺”,更有广大律师同仁的“要让挺”,在此要求和期待下,律师协会要真正实现“我愿挺”“我能挺”,而且“全方位挺”“全过程挺”,直至“挺得住”“挺得久”。为此,笔者从丰富职责、建立机制以及完善法制的长效性角度,尤其是从《律师法》全面修订角度,提出一些思考与建议。一、丰富律师协会的法定职责,依法赋予律师协会更全面的行业管理权能早在198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暂行条例》就明确:“为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交流工作经验,促进律师工作的开展,增进国内外法律工作者的联系,建立律师协会。律师协会是社会团体。组织章程由律师协会制订。”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成立10周年之际,我国第一部《律师法》于1996年5月颁布。该法专章规定了“律师协会”:“律师协会是社会团体法人,是律师的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