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能放纵大股东绑架小股东

【案情】$$被告杭州大地农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公司)成立于1998年4月,原系内资企业。2003年2月,经有关部门批准依法变更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变更后的投资人包括两个企业法人和十个自然人,主营农药制造。2005年,因环保原因,当地政府要求公司于2005年12月31日前关停。2005年12月底,大地公司停止经营。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大地公司与公司全体员工办理了提前解除劳动合同的手续,中共大地公司委员会及大地公司工会亦被撤销。之后大地公司就搬迁事宜召开了董事会,其中陈某等六名自然人股东(共出资120万元,占大地公司注册资金的17.7%)明确表示不同意公司延续经营及搬迁计划,并就大地公司是否解散事宜与大地公司大股东发生纠纷,协调未成,以致成讼。$$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大地公司股东于2006年6月22日召开了股东会议。会议商定,全体股东一致同意纪要后附转让方股东(即本案六原告)将其在大地公司120万股本经协商以每股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7-09-09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14年16期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

略论以司法解散方式打破公司僵局

2005年10月27日修订的《公司法》(下文称新《公司法》),是自1993年《公司法》颁布以来所作的最重大的一次系统性修订。此次修订增加了公司法中任意性规则的比例,全面贯彻了私法上意思自治的精神,甚至于学界评价:“修改后的公司法确实是21世纪最先进的公司法”。但无疑,此次修订还是留下了许多值得深入研究的模糊领地,公司僵局问题就是其中之一。新《公司法》立法以前,我国并无“公司僵局”的概念,也没有司法解散公司的具体规定,对股东诉请解散公司的案件,大都以无法律依据为由不予立案。严格讲,新《公司法》也没有出现“公司僵局”的概念,只是在第183条大致规定:如果公司的经营管理陷入了巨大困境,继续存续将对股东利益造成重大损失,而通过其他途径也没有办法解决的话,那么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10%以上的股东,就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解散公司。此规定仅使用了“严重困难”、“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等较为含糊的字眼,2008年《公司法解释二》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品与质量》2011年S4期
商品与质量

浅论我国司法解散诉讼中存在的问题

保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是现代公司制度的重要使命。司法解散公司制度为特定条件下的股东提供了一个法定的退出机制,缓解了大股东滥用资本多数决原则带来的一系列危害,保护了小股东的合法权益。虽然我国《公司法》第183条对司法解散公司制度作出了一些规定,但是相关法律规定过于笼统,给股东的权利救济和司法实践带来了不少困难与尴尬。而最高人民法院随后制定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尽管对公司解散制度做出了一些细化的解释。但是相关规定在解散事由、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方面存在的缺陷以及司法实践中对诉讼程序存在的误解,都给司法解散公司实践带来了不少问题。一、我国司法解散诉讼中关于原告主体资格的规定过于宽泛虽然,我国《公司法》为防止股东滥用权利将原告主体资格限定为股东,并对其持股比例加以限制。但是笔者认为,我国还应该借鉴其他国家的立法,对原告其他方面的资格进行一定的限制,以防止股东滥用权利损害其他股东以及公司的利益。具体应当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02期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我国司法解散制度适用范围的现实局限

我国在05年修订《公司法》时,引入了司法解散制度,无疑是一大进步。实施近三年来,此类诉讼的不断涌现凸显了这一制度的重要性。遗憾的是,公司法中承载这项制度的条文过于概括、简陋,引致司法判案的标准宽严不一,争议很多。特别在有关司法解散事由方面,部分法院表现出其一贯的保守立场,将司法解散的事由框定在公司僵局的范围,限制了司法解散制度作用的发挥,不利于中小股东权利的保护。对此问题,本应由最高院司法解释予以澄清,但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二)①来看,问题依旧存在,笔者深感莫名,发表如下拙见,以供指正。一、司法解散制度与破解公司僵局的关系公司法引入司法解散制度之初,学界一片叫好声,大多以破解公司僵局机制的角度对其分析解读。[1]久而久之,司法解散就成了破解公司僵局的代名词,进而影响到司法实践。其实从理论上来看,两者的关系并不复杂。(一)司法解散一般公司法理论认为,司法解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律师》2008年05期
中国律师

司法解散公司若干问题思考

创法解散公司在国外已有150多年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英国在19世纪前期颁布的公平合理清盘令,该清盘令赋予中小股东在受到大股东的不公平压迫时可以径直向法庭申请解散公司的权利,以结束公司的经营,并按投资比例分配公司的剩余财产。继英国之后,许多国家在商事法律中确立了此项制度。在我国,司法解散公司制度确立不久,尚有许多问题觅待深人研究,本文试对司法解散公司涉及的几个重要问题展开探讨。司法解散公司程序问题「—一一一一 (一)原告适格问题 谁有权向法院提起解散公司之诉,美国法与大陆法国家法律规定不尽相同,美国示范公司法相关条文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主体有:检察官、债权人、股东以及公司自己;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第61(2)条规定,提起诉讼的主体只能是持有公司股份ro%以上的股东;日本《有限公司法》第71条之2规定与德国规定类似,即持有公司10%以上的股东才可以提起解散公司诉讼;我国新《公司法》第183条规定,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10%以上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理论探索》2008年02期
理论探索

司法解散制度及其功能归位——以司法解散和公司僵局破解的关系为视角

我国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首次在立法上规定了公司的司法解散制度。自新修订的《公司法》施行以来,理论界和实务部门对司法解散制度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这些讨论反映出实践中法院适用司法解散制度时遇到的困难。本文从我国现行立法规定出发,通过司法解散与公司僵局救济之间的关系辨明,明确司法解散制度的应有之义,并对司法解散的制度和功能进行归位,以期有利于我国司法解散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一、司法解散制度在实践中的难题:严格适用法定标准造成的不公正(一)司法解散的法定要求。《公司法》第183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按照该条规定,在我国适用司法解散的条件或者标准,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公司运营过程中出现了僵持状态;其次是公司的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害;其三是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