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职业错误招致的“背信”罪名

1 无知招致“间谍”罪名 $$2007年12月18日,凡尔赛轻罪法庭以“背信罪”对中国留学生李李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其中两个月实刑。这一刑期正好覆盖了此前李李已被羁押的时间。2005年李李曾被羁押53天。因此,李李不必再回到监狱服刑。法庭承认,李李的“工业间谍”罪名根本不存在。至此,这起历时两年之久的女留学生间谍案终于告一段落。然而,种种思考与疑问仍然没有停止。$$李李,一位来自中国武汉的女孩,于2002年以优异成绩被法国贡比涅工程大学与中国高中的交换项目选中,成为23名赴法交换生之一开始在法国学习。$$贡比涅大学实行5年学制,第3年需到企业实习。2005年2月1日,在贡比涅科技大学攻读工程师文凭的交换生李李,根据校方和公司签署的合同进入伊夫林省拉维里埃尔市的瓦雷诺汽车零配件公司实习,实习期至同年7月15日止。$$实习中,为了完成长达40多页的实习报告,李李习惯性地带着手提电脑抵达公司,并为此在公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8-01-21
《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2018年01期
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

罪名功能新探

罪名就是指具体犯罪的名称,是对该犯罪本质特征的概括说明[1]。刑法的规范,主要指罪刑规范,是法官据以定罪量刑的强制性裁判准则[2]。在司法环节,人民法院裁判具体的刑事案件必须根据明确的罪名适用刑法规范,就此而言,罪名是实现刑法犯罪惩罚功能的前提;在守法环节,公民只有了解罪名,明确罪与非罪的界限,才能获知国家动用刑罚的根据,才能更好地规划自己的行为,就此而言,罪名是实现刑法犯罪预防功能的基本条件;在立法环节,明确罪名的特征和功能,能够为合理设定法条的罪状、提升立法技术、完善立法理论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参考。因此,探讨罪名和相关范畴的界限、把握罪名的特征、明确罪名的功能,对于完善刑法立法、促进刑事司法和敦促国民守法具有深远的理论和实践意义,是贯彻罪刑法定原则、实现刑法功能的基本前提。一、罪名和相关范畴的界限1.罪名和分则法条的关系。刑法分则条文包括罪状和法定刑。刑法分则条文作为刑法罪刑规范的存在方式,在内容上包括假定和制裁,前者即罪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2018年03期
政治与法律

论罪名生成的方法

罪名是刑法学研究中的薄弱环节,通常对罪名的研究多是讨论刑法修正案条款应生成什么罪名,或者就是研究罪名分类、罪名生成原则等问题,虽然这或多或少都会涉及罪名生成的方法,但专门探讨罪名生成方法的理论还很欠缺。罪名生成的方法应以刑法规定为前提,以概括、准确为首要价值,旨在为罪名生成提供具体的操作指南,实现罪名生成的标准化作业。我国最高审判机关通过司法解释命名的468个罪名(以下简称:司法罪名)提供了犯罪的统一性名称,解决了群罪无名、一罪多名的混乱,但是司法罪名也存在诸多需要完善的方面。“关于‘两高’解释所存在的问题,可以概括为‘三不’:不统一、不一致、不尽合适。”(1)“尽管,最高人民法院作为权威机关统一了罪名,这些林林总总的罪名绝大部分同刑法的精神和内涵相一致,也同人们的理解与习惯相吻合,但仔细推敲,却发现错误不少。有些罪名,或曲解刑法的意图,或语意不清,或错用、滥用标点。比如,‘过失以其他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既然‘过失’,何来‘以...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中原工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中原工学院学报

选择性罪名内涵及类型探讨

罪名是对犯罪本质特征或者主要特征的高度概括,具有指称犯罪、指引司法、指示行为的基本功能[1]。罪名认定不仅能够发挥刑法的教育引导、价值评价的作用,而且有助于在司法实践中准确定罪,促进刑法理论发展。选择性罪名的认定和适用一直以来都是理论界和实务界关注的焦点,但始终无法形成一个令人满意、结论合理的规则。目前,关于选择性罪名的研究极为有限,这与其数量占刑法总条文数量近1/3的重要性程度极不相称。除此之外,司法实务中同案不同判的行为,折射出司法工作人员对选择性罪名概念的理解存在偏差。实践中罪名确定的混乱,使得法律对公民的指引、教育等功能难以有效发挥,因而亟待加强对选择性罪名的探讨与研究。1选择性罪名的内涵1.1选择性罪名的含义及传统类型1.1.1选择性罪名的含义由于对选择性罪名概念切入的角度不同,不同的学者对其含义的认识也不同。主要存在以下几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选择性罪名所包含的犯罪构成的具体内容复杂,反映出多种行为类型,既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19期
法制博览

论毒品犯罪的罪名与刑法适用

一、《决定》中的歧义(一)《决定》第2条关于人大常委颁布的这项决定,在第二条里[1],规定中有对毒品的相关过程进行并列的表示,比如制造,比如贩卖,另外还有一些走私的活动,这就我们对于这几种情况有了不同的解释。有一种解释认为这几种形式的毒品属于选择性的罪名,但是也有人认为这思想应该分为4种不同的罪名,各个罪名之间是相互独立的。在关于第一种关于罪名的界定里,笔者认为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我们来注意观察的。第一种罪名不应该把对走私毒品的犯罪与其他几种并列为一种罪名。首先,他们四种都应该有各自发生时的不同客体的情况,毕竟我们也知道走私侵犯中会涉及到不止一种国家的制度,比如是对毒品的管理制度,但是除此之外,走私人员还涉及到了出境,那么就还有对于对外贸易的相关规定了,可以说它面临的客体是比较复杂的,但是后几项只是一种单一的侵犯客体。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将不同的客体放到一个罪名中显然不太合理。另外,在我们的《刑法》中也有规定,走私一直是属于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法学》2017年05期
时代法学

论罪名的系统性调整

罪名在章节分布、数量构成以及存在必要性上都存在较大的讨论空间。罪名的调整应在两个层面上展开,针对罪名本身的调整和针对立法规定的修改。许多司法罪名未能与犯罪类型形成咬合关系,从犯罪类型检讨司法罪名会发现许多错误。过度竞合、无效罪名、无害罪名的存在损害了刑法的功能,刑法应审视性调整、淘汰“僵尸”法条。九个修正案在修正刑法的同时也制造了更多的断裂,出现了“既修正又破坏”的尴尬,刑法急需一次系统的调整,从司法罪名到刑法条文的全方位调整将伴随着刑法的修正渐次展开。“如果单纯以刑法修正案的方式来修改刑法,也可能会出现刑法典无限膨胀和大肆扩展的局面,从而造成不同刑法分则条文之间容量的失衡。”[1]随着刑法系统性调整必要性的增强,刑法整体修改时应充分关注罪名的调整。一、类罪名的调整类罪名包括法定类罪名和学理类罪名,类罪名的调整是指法定类罪名(章、节罪名)调整。我国刑法采用了大章制,刑法分则分为十章,其中第三章和第六章又规定了节罪名,章、节罪名具...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