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律师会见权必须从司法救济突破

首例律师要求会见权案的诉讼困境带给我们最大的警示,就是必须从国家制度层面突破律师权利的司法救济瓶颈$$新闻背景 $$北京律师程海按照新律师法请求会见刑事案件当事人遭拒后,以“行政机关不履行职责”为由将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告上了法庭,该案本将于7月18日在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但当记者日前向法院求证时,却被告知该案有变数,将面临被直接驳回起诉的命运。新律师法实施后的国内首例律师要求会见权的行政诉讼案件,或将面临“流产”。(7月17日《法制日报》)$$西方法谚有云:有权利必有救济。缺乏救济途径的权利,对权利者而言犹如“画饼充饥”,即便立法预设的再美好,也终归难以落实为生活中的“权利果实”。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仅关注立法书面上为人们设定了什么权利,更需要关注实践中国家为这些权利提供了哪些救济机制。$$今年6月1日,被誉为剑指律师执业“三难”的新律师法正式实施,新法第33条关于“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8-07-18
《法制博览》2017年01期
法制博览

浅析实践中的律师会见权

在我国,刑事辩护律师所享有的和犯罪嫌疑人进行会面、通信的权利被统称为会见权。会见权的产生,可分为如下两种情形:一是基于委托关系,二是基于我国法律的直接赋予。前者是犯罪嫌疑人自主选择权和诉讼平等权利的体现;后者则是法律给予犯罪嫌疑人的救济权。会见权的存在,使得律师可以及时的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件情况,聆听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控诉罪名的意见以及辨白理由,从而使其获得更好的帮助。一、律师会见权的法律依据目前,我国现行法律中对于律师的会见权有以下规定:(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辩护律师在与被告人、在押犯罪嫌疑人会见时,对于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进行了解,并可以给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法律帮助。(1)(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国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十八条规定:辩护律师可以同在押的或者被监视居住的被告人会见和通信。(2)(三)《中国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律师担任辩护人的,有权持律师执业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5年08期
法制博览

浅谈保障律师会见权与检察工作

一、新刑事诉讼法对检察院保障律师会见权方面的规定律师会见权是指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律师依法所享有的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权利。律师会见权是律师在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项极为重要的权利。2013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新《刑事诉讼法》在法条上进一步完善了律师会见权。新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辩护律师持职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由此可见,它的一个重要变化是律师不再需要经过侦查机关或看守所的审批,只要持“三证”就可以会见当事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突破。另外,为了充分落实和保障律师会见权,最高检下发《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对检察机关依法保障律师会见权作出明确规定:“一是要依法保障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会见权;二是要依法保障律师阅卷权;三是要依法保障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申请收集、调取证据的权利。”这是对检察机关在保障律师会见权方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5年13期
法制博览

新《刑事诉讼法》视角下的律师会见权制度

一、律师会见权在刑事诉讼中的重要作用律师会见权涉及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诉讼中的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对于依法保障其合法权益,保障其人权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律师的会见权制度必将有助于提高公民的人权意识,对于良好的法制环境的形成也将产生积极地促进作用。总体而言,律师会见权制度在刑事诉讼中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重要意义。(一)有效的保障人权毋庸讳言,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地位是比较低下的。与代表国家行使公权力的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相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诉讼中处于一个十分弱势的地位,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是代表国家追究犯罪的,处于一种相对强势的地位。作为个体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缺乏力量与握有大量社会资源的公权力机关进行诉讼对抗。受传统观念深刻的影响,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只注重对犯罪的打击而严重缺乏对人权的保障和尊重,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甚至是提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口号,比如“命案必破”、“限期破案”等等。这些都是一种极端的认识错误。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3年01期
中国检察官

辩护律师会见权的修改与检察机关自侦工作的应对

侦查阶段会见难一直是司法实践中困扰律师的主要问题之一。为了解决这一问题,2012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对律师会见权进行了强化和保障,使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主动性大大增强。如何应对这种变化,是检察机关自侦部门需要破解的一道难题。一、辩护律师会见权修改的主要内容修改后刑诉法第33条、第37条对委托辩护律师和律师会见权的规定,归纳起来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律师介入刑事诉讼时间更明确、更早新法规定“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和旧法比较,在“讯问”这个词的后面去掉了一个“后”字,使犯罪嫌疑人委托辩护人的时间更加明确,同时赋予了律师真正能在侦查活动一开始就介入到刑事诉讼过程中的权利。(二)律师会见程序更简化、更容易新法规定,一般案件,律师凭“三证”(执业证书、律所证明、犯罪嫌疑人委托书或法律援助公函)就可以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且看守所要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新规定三类案件(危害国家安全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大建设》2011年06期
人大建设

完善机制 保障律师会见权

律师会见权是律师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实现其他诉讼权利的前提,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实现有着密切的联系。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律师会见权遭到严重侵害,造成了“会见难”的顽疾,影响了律师参加刑事诉讼活动的积极性,不利于司法公正。为切实保障律师的会见权,笔者认为,应从观念和制度两个方面入手,建立一套完善的律师会见权的保障体系。更新观念为会见权的实现提供科学指导—树立人权保障意识。要解决律师会见难的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一个观念的转变问题。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诉讼权利,是人权保障的重要内容。他们的诉讼权利能否得到充分保障,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人权保障程度的重要依据。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的参与程度以及作用发挥的大小,体现了对人权的重视程度,是司法文明的显著标志。—增强程序合法观念。在律师会见权的实现障碍中,反映出很多权力行为违法的问题,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就是程序违法问题,甚至是私设非法程序。如果严格依照合法程序,则会减少很多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