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入庭安检岂能歧视律师

对我看说,所有有关限制律师正常执业活动的事情,都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说沉重,是因为有时会让人感到无助与无奈,有时会感到心灵受到震颤,有时又感到柔弱的心灵被刺疼。或许,把这些归结为由权力走向权利必经遭遇的疼痛,会更有助于全面认清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当然,也有聊以慰籍的,那就是,如果不是处在一个权利倍受尊重的伟大时代,让时光逆转到判官可以操小民性命于鼓掌之间,握有草菅人命任造人间悲情之权柄的旧时代,来讨论辩护律师的权益问题,无疑是痴人说梦。还算庆幸,我们处在一个文明的法治时代,对律师职业发展路径的认识渐趋于明朗,所以,律师的问题不仅仅是律师自身的问题,它亦被认为是衡量法治发达程度的重要指标。$$    法庭是一个庄严而神圣的地方,严格的入庭安检,是出于社会公共安全方面的考量。持有证件的诉讼参与人和持有旁听证的旁听者,步入法庭时,必须依照顺序经历法院司法警察十分严格的安全检查,必要时还会伴随着盘问,拒绝检查者都会因为安全顾虑而不准入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9-08-12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辩护律师庭外言论法律规制研究

在如今的网络化时代,我国辩护律师庭外言论的状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通过微博、博客等网络新媒体发布的庭外言论具有传播更迅速、更具互动性,言论内容更具主观性等特点。在一定程度上,辩护律师发表庭外言论有利于实现公众的知情权,反映司法中的问题,对司法机关违法行为进行有效监督。与此同时,辩护律师庭外言论如果未能合理规制,也可能出现侵犯当事人的权益、影响公正审判、增加律师职业风险等严重危害。最近几年里,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因辩护律师的庭外言论问题给司法方面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在“李天一案”、“北海案”等案件中,辩护律师的庭外言论造成了很大的舆论影响,甚至影响了审判结果。而我国在此方面还未形成系统、全面的规制,立法层面也存在一定的空白,未能给辩护律师提供一个较为明确的行为指引。所以,我们需要尽快的完善相关的规制规则。辩护律师的庭外言论规制问题也受到了各个国家的广泛关注。域外对于辩护律师庭外言论的规制目前主要存在英国、德国等的“严格禁止模式”和美国...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律师》2017年09期
中国律师

保密是律师的义务也是权利

《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修订稿)》第六条规定:“辩护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信息,对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予以保密。”这是《刑诉法》规定的具体化。所谓辩护律师“有权予以保密”,当然首先是辩护律师负有保密义务,这是《律师法》的规定,是律师必须承担的职业责任。但是当这种义务转换为权利时,辩护律师应当怎样行使?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本条“但书”的规定,即辩护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委托人或者其他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时,辩护律师的保密义务即被豁免,不能再为当事人保密。相反,按照《刑诉法》的规定,还“应当及时”将相关情况告知司法机关,辩护律师应当认真学习并在实践中准确运用这一规范。由本条规定又衍生出一项律师的免于作证特权。法律条文中没有这样的直接表述,但包含了这样的意思。所谓辩护律师“有权予以保密”,基于对当事人的保密义务,辩护律师有权拒绝某些调查,可以举出两种典型的情况:一是侦查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5期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律师退庭的正当性分析

一、引言律师退庭是指辩护律师因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受到不公正对待且救济无方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所做出的维护辩护律师权利和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实际上,这一概念并非我国现行法律条文的规范性用语,而是结合外国法律的一种习惯性的表达方式。当前,这一概念并未写入我国现行的法律规范和规范性文件中。近些年来,在全国各地的刑事案件法庭审理过程中频繁发生辩护律师被迫退庭的现象,尤其是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的黄萍等涉嫌非法采矿一案,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庭审过程中发生了罕见的一幕:辩护律师不约而同地集体退庭,抗议法庭违法和不公审判。我国开始全面建设法治社会后,辩护律师退庭的正当性问题一直未被作为一个学术理论问题引起学界的重视和研究。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辩护律师被迫退庭现象的发生,其背后所折射出的深层次问题应引起学术界的足够重视。这些深层次问题主要有:辩护律师退庭为何频频发生?辩护律师被迫退庭会带来哪些法律问题?如何正确看待辩护律师被迫退庭的法律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论辩护律师的执业风险

辩护制度是现代法治国家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鲜明的反映了一国诉讼制度和司法机关执法的民主性和公正性程度,对于促进和保障司法公正、诉讼民主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实行辩护制度,有利于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有利于司法机关正确处理案件,防止办案人员主观片面,做到兼听则明,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而律师辩护制度在整个辩护制度中处于极为重要的地位,这不仅仅是因为其他人辩护具有局限性,还在于辩护律师较其他辩护人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但目前,我国律师辩护的状况不容乐观:一方面是辩护率低,据统计,全国只有30%的刑事案件有律师参与,而且这个比率还一直在下降;另一方面是辩护律师的高风险,律师被打、被抓的现象屡见不鲜。这一低一高的现状不仅导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得不到充分的保障,增加了冤假错案的发生率,而且也成为了影响我国律师业健康、有序发展的一大疾患。如何正确认识和降低辩护律师的执业风险已经迫在眉睫。本文是在新《律师法》实施近两年的背景下...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律适用》2003年10期
法律适用

辩护律师应保守职业秘密

《律师法》第33条规定:“律师应当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和当事人的商业秘密,不得泄露当事人的隐私”。辫护律师在执行职务过程中获悉上述内容,无论其在执行职务过程中还是执行职务后,均应当严格保密,不得泄露。但是,对于律师发现的不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情况,而这些情况又恰是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没有掌握的,律师是否应当保密,法律没有作出明确规定。《律师法》第35条第5项,第45条第3项规定:律师在执业活动中不得自己或者威胁、引诱他人“提供虚假证据、隐瞒事实”;《刑事诉讼法》第38条规定:辫护律师和其他辫护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证据”。上述规定,在司法实践中被一些人理解为律师对于不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情况有举报的义务。笔者认为恰恰相反,基于辫护律师的辫护职能,律师在此情况下应当保守职业秘密。理由如下: 一、保守职业秘密,是辫护律师履行职责的需要。辫护律师的职责,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