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职务犯罪侦查手段与规范能力要同步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透露,为强化检察机关查处职务犯罪的侦查力度,通过新一轮的司法改革,包括监听、窃听等在内的技术侦查手段都能得到明确规定,这些技术侦查措施可以适用于重大的职务犯罪案件(11月24日《济南日报》)。$$    监听窃听等技术手段,过去大多出现在一些间谍、警匪题材的影视剧之中,人们认识监听窃听等技术,也往往来自于这些影视剧的渲染。近年来,随着反腐败工作形势的日益复杂严峻,如何进一步完善职务犯罪侦查手段,包括使用一系列秘密侦查手段,成为检察机关内部人士热议的话题,不少人士为此提出应将使用秘密侦查手段和技术措施纳入侦查职务犯罪之中。$$    所谓技术侦查和秘密技术措施,是指侦查人员利用现代科技手段,秘密收集犯罪证据,查明犯罪嫌疑人的各种侦查措施,主要包括测谎催眠、监听监录、卫星定位、密搜密取、邮件检查等。据了解,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并没有将技术侦查和秘密技术措施列为法定侦查措施,检察机关在职务犯罪侦查中运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09-11-25
《法制与社会》2017年34期
法制与社会

职务犯罪侦查讯问面临的困境与出路探析

审讯是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重头戏。职务犯罪案件的审讯是职务犯罪侦查人员依法与具体案件的犯罪嫌疑人面对面、以谈话的方式直接交锋的一种行为表现,其目的是运用各种技巧促使犯罪嫌疑人把内心最隐蔽、不能讲、最怕讲、讲出来要受法律制裁的事实真相讲出来,以达到查明案件事实真相的效果。2012年3月,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修改的决定》。新刑事诉讼法的实施给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讯问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一、新规范带来的挑战(一)职务犯罪侦查讯问的时间和空间进一步压缩新《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三条和九十一条规定: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逮捕后,应当立即将被逮捕人送看守所羁押。对于犯罪嫌疑人被拘留逮捕之后,新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应当在24小时之内将其送进看守所。另外,一旦将职务犯罪嫌疑人送到看守所,职务犯罪案件侦查讯问又发生了空间上的变化,即讯问必须在看守所讯问室进行。20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检察》2016年14期
人民检察

运用大数据推进职务犯罪侦查转型升级

近年来,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智慧工借鉴。我国公安机关的信息化建设探索和实践较程”为代表的现代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人们的生产早,其中一些较为成熟的经验做法和积极成果,如生活和思维方式正在经历一场重大变革。在美国,侦查“两化”和“金盾工程”,可以为我们提供启示借数据收集和数据分析已经成为司法部门的一种文鉴。所谓侦查“两化”即侦查数字化和侦查数据库化,可将其概括为“数字驱动的司法管理”。相较于化,充分体现了情报信息获取的便捷化、情报信息此,我国基于数据化的司法工作尤其是职务犯罪侦传递的快速化和情报信息利用的高效化,符合信息查方兴未艾。笔者拟对运用大数据推进侦查方式转时代对侦查工作的各项要求。型升级作一探讨。实现侦查方式转型升级,要将“大数据”应用于职务犯罪侦查转型升级是提高职务犯罪侦查侦查领域,就要设计科学的基本框架,构建合理的能力、提高职务犯罪预防能力和提高检察机关法律运行机制,充分发挥其在辅助决策和服务实战中的监督能力的必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社会科学》2016年12期
河南社会科学

大数据时代下职务犯罪侦查模式的变革探究

人类社会的信息化进程可以划分为三个时代,即计算机时代、互联网时代和大数据时代1。随着移动互联、社交网络、电子商务、智慧城市等互联网应用的蓬勃发展,人类社会正从IT时代步入DT(Data Technology)时代2。2013年世界上储存的数据约1.2泽字节,如果把这些数据全部记在书中,这些书可以覆盖整个美国52次;如果将之储存在只读光盘上,光盘可以堆成五堆,每一堆都可以伸到月球3。数据信息的爆炸开启了一次重大的时代转型,使当下社会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带来了生活、工作、思维、理念的根本变革,犹如工业经济时代的石油,正悄然地改变我们的生活和认识世界的方式。大数据时代对人类的数据驾驭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商业、经济领域中的重大决策将基于数据和分析而作出,而非基于经验和直觉。实践中,“数据驱动决策”的理论越来越为政府、企业和社会所接受和重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也是第一侦查力。大数据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当然也影响着犯罪活动,使犯罪时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人民检察》2016年15期
人民检察

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之立法完善

管辖是诉讼程序开始的前提和基础。近年来,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以及反腐败进入新常态,检察机关越来越重视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的运用。但是,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存在需要进一步厘清和立法完善的问题。对此,笔者认为,结合我国政治体制安排和法律制度规定,有必要采取“相对合理主义”的态度和原则,尽快完善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制度,以进一步提升职务犯罪侦查法治化、规范化和现代化水平。一、我国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的依据我国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制度的产生和形成离不开现行的法律制度安排和具体的司法实践活动。笔者认为,我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主要有以下三个层面依据:(一)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的法理依据。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的法理依据是职务犯罪侦查指定管辖之所以存在并具有正当性的前提和基础,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1.符合我国刑事诉讼结构形态的内容。相对于西方法治国家普遍遵循的“审判中心主义型”刑事诉讼结构,我国的刑事诉讼结构实为“诉讼阶段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人民检察》2016年18期
人民检察

加强能力建设 开创职务犯罪侦查工作新局面

近年来,河南省检察机关认真落实中央反腐败决策部署,按照全国检察机关职务犯罪侦查预防工作会议要求,始终坚持以司法办案为中心,以全面加强侦查预防能力建设为主线,积极担当侦查预防工作多元使命,全省职务犯罪侦查工作实现了科学健康发展。当前,做好职务犯罪侦查工作,需要着力提升“三个层次能力”:一是从宏观领导层面讲,要提升以正确理念思路为核心的侦查决策能力;二是从组织管理层面讲,要提升以科学侦查管理为核心的侦查指挥能力;三是从侦查办案层面讲,要提升以发现犯罪、揭露犯罪和证明犯罪为核心的侦查实战能力。其中,侦查决策能力是统领,决定工作发展的方向;侦查指挥能力是支撑,决定推动工作的方法;侦查实战能力是基础,决定工作落实的效果。一、坚持正确理念思路,提升侦查决策能力(一)通过“一把手”工程谋划推动做好查办职务犯罪工作,党组特别是检察长的罪工作每次必问;对一个阶段案件数异常下滑的市分院,亲自约谈该院检察长或打电话了解情况、提出具体要求。省院党组在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