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官之魂的多重样态

法官角色的多元化,自是蕴含了现代社会背后不同层面、相互抵触的价值,而这些价值可能是道德的、法律的、经济的甚至政治的。在“诸神之争”中,没有哪一种模式可超越所有,“摒弃”或“终结”多元价值的樊篱$$   社会制度的构建系通过“社会行动的制度化”与“制度的合法化”两个相互贯通的过程予以实现。制度化使客体映象于主观,而合法化则使这种映象得以维系。在开放性的社会情境中,具有学习和创造能力的个体遵从省力原则选择行动策略,从而形塑了习惯化的活动。$$    从智识的角度而言,习惯化活动通过制度定型提高了机制运作的效率,但亦在现代社会的高度分化中剥离了事物的本源与现象,加大了认知的难度。例如,法官裁判的场景总是鲜活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肃穆的法庭、睿智的法官、厚重的法袍、神秘的祭披和假发。但当我们进一步追问法官裁判的本质时,则抽象的意涵总令人捉摸不透,极易幻化为形而上的空想:法庭并不考虑法官通过何种途径达成内心确信;法律并不要求他们必须追求充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11-05-18
《种业导刊》2017年12期
种业导刊

樵夫与赫耳墨斯

有个樵夫在河边砍柴,不小心把斧子掉到河里,被河水冲走了。他坐在河岸上失声痛哭。赫耳墨斯可怜他,问明原因后,便下到河里,捞起一把金斧子来,问是否是他的,樵夫说不是,接着赫耳墨斯又捞起一把银斧子,樵夫仍说不是,赫耳墨斯第三次下去,捞起樵夫自己的斧子来时,樵夫说这才是自己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通讯》2007年32期
语文教学通讯

寻找解读文章的支点——以《赫耳墨斯和雕像者》为例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在教学《赫耳墨斯和雕像者》这则寓言时,我是从三个方面帮助学生寻找“撬动”课文的支点的。一找思考的切入点。《赫耳墨斯和雕像者》这则寓言短小精悍,文字较为浅显,学生易于把握,特别是在文末已经用一句话揭示了寓言的寓意:这故事适用于那些爱慕虚荣而不被人重视的人。故学生在学习该寓言时,总不免有“我已经懂了”的几许得意。为此,在教学中,我从标题入手设计了这样的一个思考点。师:文章的标题是“赫耳墨斯和雕像者”,请从人物的身份入手分析二者之间的关系。生1:从课文注释可知,赫耳墨斯是古希腊神话中掌管旅行和商业的神。雕像者是人世间从事雕像和贩卖雕像的商人。他们之间好像是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生2:赫耳墨斯和雕像者,一个是神界的神,一个是凡界的商人,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神和人,况且赫耳墨斯也未能真正履行庇护神的义务,因为从下文中可知,雕像者的生意并不兴隆。生3:赫耳墨斯和雕像者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在神界高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种业导刊》2017年02期
种业导刊

人生的智慧

卖神像的人有人雕刻了一个赫耳墨斯的木像,拿到市场去卖。因为没有一个买主上前,他便大声叫喊,想招揽生意,说有赐福招财的神像出售。这时旁边有一个人对他说道:“既然这样,你自己应该享受他的好处,为什么还要卖掉呢?”他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子商务》2001年01期
中国电子商务

赫耳墨斯时代

新旧交黔的H予,人们在怀旧的同时,更愿意迎新,年度预测、五年计划、H年远景……时于预测,情彤多少有监尴尬,就女,象气象预报,预报一两人还町以,预言若十年的趋势(例如全球气候变暖)也还凑合,但预测两三个,Lj后的气候,气象。产家也从能F瞪眼。我的一个搞气象的朋友曾告诉我,据说、‘j训有个课题址存春季预测夏灭长汀中上游恐甲还是涝,连续五年,预测准的年份奖励卜/j|元,不准则铷十万元。纠i果是,没有人敢接这个课题。此事是价准确不去考iJE,我想如粜炒股或呻彩的朋友知道此事,阿定会趋之符骜的。对于新经济或电千尚务的预测,情形大致相似。行家町以蜕说新年将会f¨现的新进展,或者预者一屿大趋势,但是对_f今后若1:f『i的具体发展情肜,术求学家不预言。 不预言不等于不期待。脚踏实地的事需耍从眼下做起,大趋势尤萁需要看清楚。而变数住于创新。 人约t年的,我的朋友想卜海,他仃一个当时任中罔过于超前的想法,越寸=对EDI技术的景的看好,想在巾吲做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育》2011年09期
教育

樵夫与赫耳墨斯

有个樵夫在河边砍柴,不小心把斧子掉到河里,被河水冲走了。他坐在河岸上失声痛哭。赫耳墨斯知道了此事,很可怜他,便下到河里,捞起一把金斧子来,问是否是他的,他说不是;接着赫耳墨斯又捞起一把银斧子来,问是不是他掉下去的,他仍说不是;赫耳墨斯第三次下去,捞起樵夫自己的斧子来时,樵夫说这才是自己所失掉的那一把。赫耳墨斯很赞赏樵夫为人诚实,便把金斧、银斧都作为礼物送给他。樵夫带着三把斧子回到家里,把事情经过详细地告诉了朋友们。其中有一个人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教育》2011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