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寻衅滋事罪成了兜底条款?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指出,针对打人不构成轻伤、强占财物不是标准的盗窃抢劫等滋扰行为,治安处罚显得过轻,但又够不上刑法的标准,在这种情况下,寻衅滋事罪起到了一个拾遗补缺的作用,起到了填补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之间的空隙或者衔接的作用。$$河南省虞城县的村民卢继华举报镇干部工作日饮酒,纪委调查后认为其所举报的内容不实。随后,卢继华因涉嫌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被虞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该案将于11月9日开庭审理。$$案件还未开审,而关于寻衅滋事罪的争论已先一步在网上掀起。$$结合近年来因寻衅滋事罪罪名引发的争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寻衅滋事罪填补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之间的空隙,起到了很好的衔接作用,应当继续使用,“经是好经,之所以有时候会出现争议,在于念经的人把它给念歪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认为,需要通过立法与司法双管齐下的方式,来有效遏制寻衅滋事罪在司法适用中的泛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制日报2018-11-06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口袋罪”要论

第一章是寻衅滋事罪的属性论。“口袋罪”既是立法概念,也是司法概念,兼具立法和司法的属性。通常是指对刑法中一些罪状高度概括、表述极度模糊,或者因司法惯性、惰性、随意性,将指代不明的相关行为装入某一罪名的形象称谓。“口袋罪”具有罪状高度概括和模糊、内容庞杂,内涵外延及边界难以定,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难以区分,甚至呈现罪征不稳定状态的特点。“口袋罪”当然具有正价值,与我国一定的立法进程与阶段有关,在建构堵截性犯罪成立要件以及打击犯罪等方面表现出了一定程度和极为有效的立法技术,尤其对避免漏罪和维护社会秩序起到了必要的补充作用。但也有弊端,如与罪刑法定相冲突,容易扩大犯罪边界,以及侵犯人权等,另外在司法操作上也极具难度和障碍。“寻衅滋事罪”属于“口袋罪”,无论从概念界定、“前世今生”、立法司法,还是从容量、遣词造句、和其他罪名区分,都可以得到证成。“寻衅滋事罪”在刑法体系中的地位有“无地位说”、“平等地位说”、“补充性独立地位说”以及“补...  (本文共2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治现代化研究》2019年02期
法治现代化研究

从“网络寻衅滋事罪”到“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适用关系、优化路径与规制场域

2013年9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颁布了《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3年9月20日施行,以下简称《网络诽谤解释》),由此确立了寻衅滋事罪适用于网络空间的规范依据。其中,第5条第2款所规定的“网络虚假信息型寻衅滋事罪”超越了传统认知,在学界引起了较大争论。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2015年11月1日施行,以下简称《修九》),其中,第32条规定,“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也即增设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2)直观来看,网络虚假信息型寻衅滋事罪与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在罪状表述上极为相近,涉及的规制对象都是“虚假信息”,作用场域都包括“信息网络”,行为方式上都包括了“编造虚假信息、明知且故意传播(散布)”,在危害结果上都涉及“秩序混乱”。事实上,一罪名的司法解释条文与另一...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12年02期
财经政法资讯

寻衅滋事罪的立法渊源探析——以法律的继受为视角考察寻衅滋事罪的存在根据

寻衅滋事作为流氓罪的一种表现形式规定在1979年刑法第160条,现行刑法第293条则将寻衅滋事这一行为作为独立的犯罪予以规定,归属于刑法分则的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其具体表述为:“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由于刑法对寻衅滋事罪的四种行为类型的规定比较概括且使用了“随意”、“任意”、“情节恶劣”、“情节严重”、“严重混乱”等规范的构成要件要素①,司法实践中也对该罪的认定出现了众多疑难问题②,以至于有学者也认为寻衅滋事罪成了一个新的“口袋罪”,应予废止[1]。一个罪名是否应被废止,涉及到该罪的存在根据是否充足的问题。考察个罪的存在根据,可以从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团结》2018年06期
团结

寻衅滋事罪的沿革与存废

当前,寻衅滋事罪常被滥用,极大地侵蚀着刑法基本原则的根基,这个罪名是否继续应当存在,实有讨论的必要。一、寻衅滋事罪的缘起寻衅滋事罪的前身是1979年刑法的流氓罪,其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该决定将流氓罪的最高刑提高到死刑。流氓罪的入罪标准模糊,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存在扩大化的情况,产生了“口袋”化的倾向,大量的道德违规行为被贴上了流氓罪的标签。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严打期间,有的地方提出“凡与三人以上搞两性关系的即是流氓犯罪”,导致有的因请妇女当“模特”进行绘画、雕塑等艺术创作,并无淫乱活动而被定为流氓行为;还有人把跳两步舞和淫乱活动混为一谈,称之为“两步流氓贴面舞”,几乎将青年男女跳两步舞都看成流氓行为;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团结》2018年06期
《法制博览》2019年09期
法制博览

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司法认定问题研究

一、寻衅滋事罪在法律规制体系的定位1979年我国制定的刑法(以下简称“79刑法”)将寻衅滋事罪作为流氓罪(79刑法第160条)的一种行为方式,流氓罪由于构成要件的模糊性,造成司法实践中难以做出准确界定,为应对当时特定的社会治安环境,司法机关贯彻了“严打”政策,该政策的司法表现之一便是法官在个案处理上恣意性大,极易将轻微破坏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按流氓罪处理,且多数处刑较重,以至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被称为典型的“口袋罪”。1997刑法(以下简称“97刑法”)修订时,将争议较大的流氓罪分解为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等罪名,但由于97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使用“随意”、“情节恶劣、“任意”和“情节严重”等需要法官进一步做出价值判断的规范要件要素,学者普遍认为脱胎于流氓罪的寻衅滋事罪依然具备较强的“口袋”基因,主张废除寻衅滋事罪呼声不绝于耳。有独立保护的法益是刑法分则个罪合理存在的根据,探求寻衅滋事罪在规制寻衅滋事行为的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21期
法制博览

浅析寻衅滋事罪

一、寻衅滋事罪概述(一)寻衅滋事罪的基本概念寻衅滋事罪是我国刑法明文确定的犯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寻衅滋事罪,是指故意挑起事件,侵犯他人的人身和财产权,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1]。其犯罪行为主要表现为随意殴打,追逐,拦截,侮辱他人,强拿硬要或任意毁坏,占用公私财产,以及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等等[2]。上述行为在司法审判中,如若判定为寻衅滋事罪则还需考虑行为情节性质。(二)寻衅滋事罪的基本组成部分寻衅滋事罪的基本组成部分包括如下四点:犯罪对象,犯罪客观行为,犯罪主体和犯罪主观因素[3]。1.犯罪对象寻衅滋事罪的犯罪对象主要针对的是公共秩序。公共秩序是指生活中的人需要共同遵守的共同规则。大多数寻衅滋事罪行发生在公共场所(有些发生在偏远和隐蔽的地方),破坏公共秩序,损害人身权利或者公私财产。2.犯罪客观行为这种犯罪在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没事找事,不合理制造麻烦,殴打无辜群众,肆意破坏公共秩序等等[2]。可以分以下几种情况:(1)随意殴打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