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受灾森林重建提供依据

本报讯 华南植物园于近日完成了冰雪灾害对南方森林植被影响的调查与初步分析,为恢复当地的森林植被建设工作争得第一手详实资料。$$发生于今年1月中下旬至2月上旬的低温冰雪天气,对我国南方亚热带地区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其中对森林生态系统的影响尤为严重。华南植物园科研人员随即提出在南方雪灾地区开展植被与生态环境恢复及重建技术研究的建议,并得到中科院领导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从3月初开始,华南植物园组织了生物多样性保育与持续利用领域的保育生态学、保育遗传学、物种多样性保育、植物分类与资源和标本馆、鼎湖山树木园等6个创新团队的20多位研究人员,在曹洪麟研究员等的带队下,历时近1个月,先后对广东南岭天井山、江西井冈山、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南林业调查规划》2016年04期
中南林业调查规划

基于广东省大样地不同群团抽样方案的对比分析

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在当前全球生态环境恶化和气候变暖的背景下,森林的生态功能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1992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7的《京都议定书》、2007年的《国际森林文书》和《巴厘路线图》均强调加强森林保护,减少毁林。因此及时掌握森林消长变化情况,特别是年度森林面积和蓄积显得十分迫切。广东省2012年开展了大样地试点工作,探索省级森林资源年度出数方法,本文以此为基础,采用群团抽样方法对监测体系进行优化,以期探索一种操作性更强的省级森林资源年度出数的技术方法。1研究方法1.1群团样地设置方案以2012年广东大样地试点数据为基础,在原试点布设的459个2 km×2 km大样地上(大样地布设具体情况参见文献[1-2]),每个大样地再按250 m×500 m间距布设41个666.67 m2的群团样地,以此为基础再分12种方案抽取不同数量样地(如图1):方案1抽取1个样地,7号小样地;方案2抽取3个样地,1,7和1...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中旬)》2016年09期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中旬)

学习一生的事业

As food is to the body,so is learning to the mind.学习之于心灵,就像食物之于身体Our bodies grow and muscles develop with the intake of一样。摄取了适量的营养食物,我们的身adequate nutritious food.Likewise,we should keep体得以生长,肌肉得以发达。同样地,learning day by day to maintain our keen mental power我们应该日复一日不断地学习以保持我and expand our intellectual capacity.Constant learning们心智的敏锐,并扩充我们的智力容量。supplies us with inexhaustible fuel for driving us to不断的学习提供我们用之不尽的燃料,sharpe...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意林》2017年05期
意林

何必逼人太甚

我们常批评人“不识相”。 他知道你有数,却不去戳穿,“不识相”就是不懂得看面一定心存感激。相反地,他希望子,别人给脸的时候不要脸;找个借口开脱,你硬是挡着不让,别人给台阶的时候,又不顺着他也一定加倍恨你。成长,使人台阶下。 能看透谎言,看穿骗局。成熟,同样地,当别人要脸、要台也使人能知道什么时候不戳穿谎阶的时候,你不给他,也是“不言,什么时候不戳穿骗局。识相”,因为你造成彼此的尴尬。 如同用兵,你只是留个缺口。要知道,每个“吹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7年05期
《意林(原创版)》2017年08期
意林(原创版)

坐一下,就死在山头

I生就像攀登喜马拉雅山的顶峰,据说上去/V的人只能往山下看一眼,仅仅是一眼哟!就得开始往山下走。不是因为时间不够,而是因为当你留在那儿久一点的时候,因为山顶空气太稀薄,你就会想坐下,并且对自己说:“让我休息一下吧!”然后,你就会因为缺氧而再也站不起来,你将会昏迷。至于你的同伴,他们也没了余力,不能抬你下山。于是,你死在了山头。同样地,当你走过了“骆驼”阶段,进入了“狮子”时期,好像有一点成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文(下半月)》2017年09期
美文(下半月)

只想和你接近

直到我十六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近吧?没错,不过,不包括父亲在内。父亲可能一直在摸索、尝试与孩子们亲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门而入。同样地,孩子们也是。小时候特别喜欢父亲上小夜班的那几天,因为下课回来时他不在家。因为他不在,所以整个家就少了莫名的肃杀和压力,妈妈准确的形容是“猫不在,老鼠呛须“。午夜父亲回来,他必须把睡得横七竖八的孩子一个一个搬动、摆正之后,才有自己可以躺下来的空间。那时候我通常是醒着的。早就被他开门闩门的声音吵醒的我继续装睡,等着洗完澡的父亲上床。他会稍微站定观察一阵,有时候甚至会喃喃自语地说:“实在啊......睡成这样!“然后床板轻轻抖动,接着闻到他身上柠檬香皂的气味慢慢靠近,感觉他的大手穿过我的肩胛和大腿,最后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放到应有的位子上,然后拉过被子帮我盖好。喜欢父亲上小夜班,其实喜欢的仿佛是这个特别的时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