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贵阳市举行调整供水价格听证会

调整供水价格及污水处理费,社会各界有何意见和建议?5月18日,贵阳市物价局召开供水价格听证会,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政府有关部门、消费者代表、经营者及有关专家组成的25名代表及16名旁听代表参加听证。$$贵阳市供水总公司在调整供水价格的申请中称,该市眼下执行的供水价格自1998年以来未作调整,由于企业供水工程建设项目贷款还本息压力日益加大,加上电费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原因,致使制水成本、输配成本、管理费用逐年攀升,供水成本与现行水价倒挂,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正常运行,有必要及时调整现行供水价格。$$贵阳市城管局在污水处理费调整申请中提出,目前贵阳市污水排放量为66.07万吨,污水处理率仅为20%左右,按照省政府要求,2010年污水处理率要达到80%以上,届时将修建多处污水处理厂,因污水处理费收支缺口巨大,应适时调整现行污水处理征收标准。$$对市供水总公司和市城管局提交的申请,贵阳市物价局经成本核算并按国家相关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贵州日报2007-05-19
《商业文化(上半月)》2012年01期
商业文化(上半月)

对我国价格听证会中信息不对称问题的思考

一、我国价格听证会中信息不对称问题之鸟瞰价格听证制度,是指政府在制定或调整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时,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主持召开会议,公开征求社会有关方面的意见,论证其必要性、可行性的制度。目前,我国价格听证会本身存在着许多问题,如相关行政法规程序缺失、各利益主体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部分听证会的主持立场不中立等。在当前我国价格听证制度存在的各种问题中,本文着重探讨价格听证会所存在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在社会政治、经济等活动中,一些成员拥有其他成员无法拥有的信息,由此造成信息的不对称。笔者认为,在诸多问题中信息不对称问题与其他问题互相关联、互相影响,它是价格听证会存在的各种问题中最为重要的问题,这一问题不仅影响到听证会的效率与效果,还削弱了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因为在不透明、不公开和公众不知情的听证会当中,听证代表无法在信息完备的情况下发表出自己的声音。这样所造成的听证结果必然是缺乏约束力的,而且这样的听证结果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商贸工业》2011年08期
现代商贸工业

我国消费者代表遴选程序评析——以三次全国性价格听证会为切入点

1价格听证会与消费者代表遴选机制1.1价格听证会与消费者代表的失败感近年来,听证会制度的兴起可以说是我国公共决策体制改革领域的一个重要符号,使公共决策由政府的“唱独角戏”模式转向政府、专家和公众的“合唱”模式。在价格决策领域,价格听证会始于1998年《价格法》的规定。2002年的《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将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定义为“制定(包括调整)实行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的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前,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组织社会有关方面,对制定价格的必要性、可行性进行论证。”有学者将我国的价格听证会制度称为“一个成功的失败”,成功感来自于价格决策部门,失败感来自于一般公众和听证过程中的部分参与者,这些参与者主要是消费者代表.而消费者代表的失败感的主要来源之一便是因为其“并不是通过某种可正当化的机制而产生的,所以他们可能也缺乏强烈的参与意识和自信”.1,2消费者代表遴选与中消协提到消费者代表,我们首先想到的或许是消费者协会这个将消费者利益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价格监督检查》2010年03期
中国价格监督检查

对价格听证会的再认识

一、听证会是真听还是“作秀”?近年来,社会上对听证会的议论不少,其中最多的莫过于认为政府召开听证会是“作秀”。最近有人在报刊上撰文提出:“恳请某些方面的听证会还是不要召开了,除了浪费纳税人的钱之外,也不过是给必须涨价这件事穿上一层民意的外衣”。那么,听证会真是在“作秀”并浪费纳税人的钱吗?纵向比较看:经历过计划经济年代的人,大概都知道我国传统的政府定价程序是“关门定价”,即企业提出定调价申请,定价机关综合有关因素后提出方案,再报政府批准执行。很明显,这种定价方式,没有设定听取社会各方面尤其是消费者意见的程序,这就引发了价格调整不公开、不透明的问题:一是操作过程不向社会公开;二是不能充分听取并考虑社会各方面的意见。由于价格调整关系到群众的切身利益,为克服“关门定价”的弊端,提高政府制定价格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我国于上世纪90年代在政府定价领域率先引入了听证会制度,并在《价格法》中作了明确规定。这在我国公共行政决策史上具有重要的里程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价格与市场》2010年10期
价格与市场

陕西省居民生活用天然气价格听证会在西安召开

本刊讯陕西省居民生活用天然气价格听证会于9月8日在西安召开。听证会参加人23人,听证人3人,旁听人员10人,列席人员15人及省市新闻媒体记者等70余人参加了会议。省物价局副巡视员朱亚利作为听证主持人主持了会议。听证会按规定议程进行,听证会参加人围绕《陕西省居民生活用天然气价格听证方案》的必要性、可行性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讨论民主而热烈,充分表达了各自的意见和观点。听证会参加人对定价方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2009年09期
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

期待一个完整的“被时代”

近来,在网络舆论中流行一个“被”字。高校毕业生明明还没就业,硬是被学校“安排”了一个工作,这叫“被就业”;价格听证会上,“民众代表”们竟无一例外举手同意涨价,这叫“被代表”;小区业主们都没签字,却收到了8成业主自愿同意上调物管费的通知,这叫“被自愿”。此外,“被增长”、“被小康”、“被升学”、“被自杀”……在不公开、不透明、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些民众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忽悠了一把。显而易见,“被”字的背后,是其利益受到损害的事实。“被××”的流行,实质上描述的是一种“受人摆布”的不自由状态,一种弱势的权利受强势的权力任意玩弄的被动状态。曾几何时,“被”是国民的一种习惯状态。“被”而不知,蒙在鼓里,相信数据。不过,走进了“被”时代,我们更应该庆幸,庆幸好歹知道了自己“被”。从无知到知情,同样的“被”,好像我们已经前进了一小步。但在社会高速发展,信息日渐透明的今天,仍然存在大量的“被”。这应当是当前权力部门强势、公民权利弱势的真实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