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时代农民讲习所与基层治理

作者简介$$杨达,贵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博士后,曾作为访问学者被公派到日本新潟大学大学院现代社会文化研究科访学,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已在《求是内参》《人民日报(理论版)》《政治学研究》《日本学刊》《中共党史研究》等国家级内参、一级报刊发文,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独著《冷眼甲午:看日本军事帝国的构建和暴发(1868-1905)》、作为执行主编的《遵义会议精神与中国梦的实现》著作,曾获吴玉章奖学金等奖项。研究方向:“一带一路”、基层治理、国家战略、区域发展。$$新时代农民讲习所渊源于历史、萌生于基层、植根于时代。大革命时期,为培养农民运动骨干,适应革命形势发展需要,我们党主导创办了一大批农民运动讲习所。在决战脱贫攻坚的新时期,贵州省毕节市基层的一些党员干部主动上门,向贫困群众宣传党的脱贫政策、讲授致富技能、理清脱贫门路,把扶贫和扶智、扶志结合起来。毕节市对一线干部的自发探索进行了提炼和总结,统一规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贵州日报2018-07-24
《改革与开放》2019年08期
改革与开放

基于治理生态角度突破城市基层治理的困境

在我国城市基层治理变迁过程中,出现了街居模式、居站分离模式以及社区治理这3种典型治理模式。虽然模式的变迁大体上遵循一条从政府高度集权、单一主体治理向政府分权、多元共治的发展路径,但随着社会转型与人民需求的增多,城市基层治理的问题和矛盾仍然层出不穷,严重阻碍了我国城市基层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进程。城市基层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其良性运转要依靠政治行政外部的社会环境与其内部体制结构的协调互动。本文通过陈述我国城市基层治理的变迁历史,从治理生态的角度总结治理过程中的问题与经验,为改善我国城市基层治理问题提出了相关建议以供参考。一、城市基层治理的变迁发端“:单位制”的瓦解“单位制”是我国计划经济时期对城镇社会资源进行管理和分配的一种组织模式。以国家行政单位、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为主要载体的“单位”制度,具有强大的组织力和凝聚力,承担着政治控制、资源分配和生活保障等多种功能。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国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的加快,作为城市基层传统治理模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19年15期
小康

打通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

基之一层。之治提供衢州标准、衢州方案、衢州样本,这是衢州市目前正在大力推行的重大战略部署天的行动轨迹找出来”,大联动中心的工作人员通过大屏幕演示,一个盗窃电瓶车男子被其中一个摄像头抓拍到了,联动中心通过人脸识别大数据把他的身份信息确认,很快就把行动路径显示出来,整个破案过程没有超过30分钟。衢州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陈志明在接受《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说,“今天的衢州,智能监控摄像头遍及大街小巷,市委市政府坚持大融合推进,在互联互通、打破信息孤岛上下功夫。”在点上,构建“全域覆盖”的监控体系。加快重要部位、复杂场所和农村公共区“智慧保护伞”衢州“雪亮工程”撑起基层治理“智慧保护伞”。图为衢州市大联动中心。瑶叠周/影摄域监控点位建设和全域视频应联尽联4工作。截至目前,完成50444路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工作,在项目原月25日上午,《小康》·中国小康网记层之治提供标准方案样本的责任担当”。设计数43500路的基础上,应联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9年15期
《江南社会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江南社会学院学报

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现代化:困境、探索与路径——以广东省佛山市为例

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党建思想的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把抓基层强基础作为推进“四个伟大”的长远之计和固本之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工作最坚实的力量支撑在基层,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最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也在基层,必须把抓基层打基础作为长远之计和固本之策,丝毫不能放松。”[1]党的十九大报告再一次对全面从严治党做出新部署,强调要“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党的基层组织是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的基础。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突出政治功能,把企业、农村、机关、学校、科研院所、街道社区、社会组织等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2]这表明把抓好党建作为最大政绩仍然是今后基层党建的战略思路,大抓基层仍然是今后坚持的鲜明导向。近年来,广东省佛山市党委(以下简称“佛山市委”)在基层社会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领导科学论坛》2016年05期
领导科学论坛

城市基层治理中的街道人大工委:组织设立、运作现状与地位重塑

我国宪法规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党的十八大报告进一步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1]。因此,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中轴,它的有效运作和功能发挥,应当是中国民主政治建设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和内容,加强基层人大建设和作用发挥理应是基层民主治建设的重要内容与支点。在城市中,街道治理是进行基层治理的基本形式,街道人大工委的设立不仅使街道政权设置更趋于完备,还为街道民主治理提供了一定的组织依托。然而,随着城市管理体制改革的推进,街道人大建设和街道治理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它们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问题。[2]并且,街道人大工委并不具有乡镇人大那样的组织性质与职权,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它在街道民主治理中的作用。因此,现实中街道人大工委...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9年20期
戏剧之家

浅谈乡村振兴与乡村基层治理——以古浪县为例

一、乡村振兴提出的背景在我国农业农村总体上持续发展的过程中还存在着一系列深层次矛盾,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就是为了能很好地解决这些矛盾,首先是要素非农化趋势仍未扭转,具体表现为粗放的土地城镇化,导致耕地大规模减少,另外就是不均衡的农村劳动力流动方式,使得农村劳动力短缺。其次是劳动力老龄化严重,“劳动力老龄化矛盾的加剧,不仅直接带来因供给不足而不断推高农业人工成本,而且促使老龄化的农村家庭由多种经营向单一经营转变,为自食而种地引致商品经济向自给经济倒退”[1],最后是环境超载问题依然突出,例如废弃物的污染、生活污染、土壤污染。三农出现的这些矛盾,具有阶段性发展特征的内在必然性,但当这种失衡超过合理界限并对全局稳定增长造成威胁时,就成为了必然并及时要解决的问题了,所以乡村振兴并不是单纯地要求好上加好,而更侧重地是解决出现的矛盾。乡村振兴战略的核心是战略,振兴是关键,乡村是靶向,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需要坚持人民为主体,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