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媒认为欧洲应转向中国保障能源安全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5月9日发表了题为“欧洲应转向中国保障能源安全”的文章称,一些人认为,欧洲有能力掌控周边近邻,欧盟有朝一日或成为地缘政治主角。但利比亚行动遇挫给这些人敲响了警钟。不太为人注意的是,利比亚干预行动将给欧洲的上游能源版图带来重大影响。这不仅因为欧盟丧失了每天大约100万桶石油,还因为西方(尤其是北约)暴露了无力保障能源供应的现实。$$北约无法为欧洲向其邻近的产油国发挥影响力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这在中亚地区向来如此,而现在又加上个中东北非地区。$$布鲁塞尔试图开通4条能源走廊,而中亚和中东北非占据其二。构想本来不错,目的是形成供应多样化,减少对俄罗斯的结构性依赖。但具体落实近乎莽撞。可笑的是,欧盟在利比亚问题上优柔寡断反而助长莫斯科的能源权力。$$只要上游的产油国不把欧盟当回事,欧洲就不得不依赖俄罗斯,保障至关重要的能源供应。$$欧盟的核心问题在于美国越来越不愿意充当欧洲能源利益保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防时报2011-05-18
《中国电业》2019年07期
中国电业

落实能源安全新战略 构建甘肃能源监管新格局

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今年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五周年,能源改革发展正处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关键时期。持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能源领域改革发展重要论述,结合省情实际扎实落实,是做好能源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必然要求,也是每一位能源领域党员干部的职责使命。深刻认识“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的重要意义“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内涵丰富、立意高远,是我们党历史上关于能源安全战略最为系统完整的论述,代表了我国能源战略理论创新的新高度,引领我国能源行业发展进入了新时代。这一战略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能源研究与利用》2019年02期
能源研究与利用

能源安全新战略推动能源发展三大变革

今年是能源安全新战略提出五周年。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中国要推动能源消费革命、能源供给革命、能源技术革命、能源体制革命,并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成为我国能源改革发展的根本遵循,中国特色能源发展理论实现了重大飞跃。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回望总结五年来能源发展的显著成就与深刻变革,研究谋划进一步推动能源安全新战略走深走实的良策。“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习近平总书记着重强调能源安全的重要地位。充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的用能需要,是能源发展的首要任务。提高能源系统的整体供给质量是推动能源质量变革的主攻方向。五年来,能源系统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破除能源供给制约,加速构建绿色多元的能源供应体系。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成效显著,清洁能源产业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地理学报》2017年12期
地理学报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能源安全时空格局演化过程

1引言当前,国家之间、地区之间错综复杂的能源地缘关系、经济格局和国际秩序更为动荡多变[1-6],能源安全问题也就随之成为国际研究热点,其研究热度在近40年来持续升高[7-8]。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率先提出以稳定原油供应和价格为核心的“能源安全”概念[9],自此在全球范围内掀开了能源安全研究的热潮。如Bohi等认为“能源安全是能源价格波动或能源供给中断导致的经济福利损失”[10],而Dorian等将能源安全定义为“以合理的价格保证能源的持续供应,从而支持工业和经济的正常运转”[11],相似概念在Bielecki[12]、Müller-Kraenner[13]、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 Development Programme,UNDP)[14]、Chester[15]、Cabalu[16]和Badea等[17]研究成果中也有所阐述...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问题》2016年06期
历史教学问题

冷战视域下卡特政府能源安全政策之论析

对于当今国际社会中民族独立的主权国家来说,能源安全对其生存和发展有着生死攸关的重要性。美国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和石油进口国,在能源安全领域推出的重要政策,在某种程度和范围内来说,确实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和深远复杂的影响。石油首次取代煤炭在全球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据首位是在1965年。截止到目前,石油仍是美国各重要行业或部门能够得以正常运转不可或缺的“流动血液”。鉴于能源安全问题的重要和紧迫,以及当下美国的能源安全政策是其过去能源安全政策的扬弃和完善,笔者通过梳理和考察冷战背景下卡特政府的能源安全政策,试图从历史中探寻智慧、经验和教训,反思其成败得失。一、卡特政府能源安全政策出笼的国内外环境美国主导下的布雷顿森林国际金融体系,到20世纪70年代初在事实上已经宣告瓦解,美国绝对经济霸主地位和影响已成昔日黄花。而冷战的基本战略态势,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从美攻苏守逐步转变为苏攻美守。苏联利用美国对外进行适度战略收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地理教学》2006年01期
地理教学

能源安全与大国能源外交

能源问题是当今世界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能源安全关系到一个国家乃至全球的生存和发展。如何保障一个国家的能源安全是今后长时期内各国内政外交工作的重点。这一点在美国、日本、印度等许多国家得到了越来越清晰的体现。从传统意义上看,能源安全就是确保能源的稳定供应,但这只是消费国或进口国一方的能源安全观。确保这一方的能源安全并不能保证全球的能源安全,因为生产国或出口国需要稳定而持续的市场需求。这是对消费国或进口国的相反要求。因此,当今世界的新能源安全观应是指能源供应与能源需求的长期稳定性、持续性和双重保证的程度。同时,还应该清醒地看到,在未来全球化过程中,各国的能源安全问题是一个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互保体系。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脱离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能源安全而保证自身的安全。中国作为一个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对全球的能源安全体系具有重要的影响,必须认真深人研究新的能源安全观和当今世界的能源安全体系和安全环境。从今后长时期看,中国的能源供应主要依靠国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