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Geron公司永失所“爱”

[本报记者天明报道]日前,威斯康星大学的专利申请基金会宣称他们将至少撤消Geron公司部分人类胚胎干细胞专利的排他性商业商业开发权,少则部分,多则全部──这个决定无疑给其他一些公司和学术机构提供了机会,使他们能够趁机进入这个前途无量的研究领域。$$这个基金会在呈递给法庭的文件中说,他们已就此事“提醒Geron公司加以注意”,因为该公司的干细胞研究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更没有开发出相应的临床治疗措施。因而这家公司目前面临险局,有可能丧失已经到手的部分甚至全部专利-其内容涉及如何诱使干细胞分化成为6种人类组织。$$勿庸置疑,这对Geron公司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是对于其他一些公司和学术研究机构,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有些人甚至表示,Geron公司拥有这些专利,只会阻碍他们对胚胎干细胞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开发。$$总部设在加州Menlo Park的Geron公司表示,希望能够尽量在友好的气氛中解决这件事,但对于任何企图终止专利权的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文地理》2018年04期
人文地理

绅士化语境下的失所现象:概念溯源及研究综述

1引言“失所”(displacement)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的社会现象,它发生在不同地区、不同尺度,也表现出不同的形式。本文关注绅士化(gentrification)语境下的失所现象。“绅士化”这一概念由Ruth Glass于1964年提出,用以描述伦敦内城工人阶级社区被中产阶级逐渐侵入的现象[1]。自20世纪80年代,随着全球化的持续推进,新自由主义城市化在西方逐渐兴起[2]。在这一城市发展信条下,绅士化被奉为治疗城市中心衰败的灵药,与大规模的城市改造运动并肩而行[3]。绅士化也从一种零星的、自发的中产阶级回归城市中心的运动,升级为政府与资本合谋下的全球性城市战略[2]。在此背景下,作为绅士化造成的一个主要社会效应,失所现象也在时空尺度上呈现出一种常态化、规模化的趋势。近三十年来,作为绅士化的概念内核之一[4],西方失所理论体系不断系统化和清晰化。然而,失所在西方学术界一直备受争议。学者们围绕其是否发生、发生的规模范围以及与绅...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杂文选刊(下旬版)》2010年10期
杂文选刊(下旬版)

得失

编者按:得失是我们在事前的权衡,也是事后的反思。在不同情况下得失所指代的也有所不同,它有时指成败、有时指利弊、有时指盈亏、有时指正误……人们在得失之间或患得患失,或因小失大,或因祸得福……然而人的得失背后是更深层的社会得失,如不识字的文盲受统治者青睐,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西南北(大学生)》2008年01期
东西南北(大学生)

你·我·2007

你的所失所得时间,“倏”地一下就过去了。一早醒来.窗外,你的城市,已是一个白色的世界,隐约传进你耳朵里的,是此起彼落的爆竹声。你突然感觉到:自己又长了一岁。是的,又一年过去了,你忙忙碌碌的,平时不曾察觉。大周末,没课.你躺在床上回想这一年来的所失所得:拿下了两个必拿的“证儿”、赶在大四之前恋爱成功、身体锻炼得倍儿棒、被某公司提前“预定”……再比较一下身边的哥们,不可否认,你是活得比较成功的。—这是你对自己的总结。我们的2007和2008旷碳﹃碾握︸、怀我的岁月静抒黔脊早晨被手机短信的一个长春的朋友告放下翻,嘴豁念长春干净的风,清雪,在长春时,-朋友再发信息:攫天冷虽冷了,但是,越来越多关于杂志的好消息,让我似乎比二个月之前都感觉温暖了。这似乎是一代更比一代强的信号—来自姚明、易建联的最新消息:姚,遇上了“玻璃人”麦迪的伤病,但姚挺住了;易,持续首发.并且状态持续上扬。嫦峨一号发回了照片数据.经地面设备合成后,好清晰,且比之前别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教育》2011年12期
天津教育

博客

刘长铭的博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liucmbjsz绕树三匝,何枝可依?为精神之依托正是经典之价值所在。精神无可依之枝者,有如飘离失所、无家可归之人,何谈幸福?如果说,技能乃生存之必需,而精神于生活则万不可缺。技能有拙巧之分,精神有高下之别。生存说到底是“不死”,此与其他动物无异,而生活则属人类独有之存在形式,除衣食饱暖之外,还有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天下为公等精神追求。故教育为人类所独有之活动,其要旨在于精神之养成。由此而论,学校应训练与养育并重,唯其后者,不可偏废,乃学校教育之根本。忽视精神之养育,而专注技能之训练,实为舍本而逐末者也。登天的感觉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yuexiaodongblog美国的一项调查表明,一般人在5岁时可具有90%的创造力,在7岁时可具有10%的创造力,而8岁以后其创造力就下降为2%了。这种现象出现的本质上是因为儿童在接受教育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纺织服装周刊》2011年06期
纺织服装周刊

纺织人的兔年春节秀

青岛即发集团裁剪工赵斌快乐分房快乐过年赵斌和高红梅是一对来自济南平阴县的“80后”农民工夫妇,8年前夫妻双双进入纺织企业——青岛即发集团工作,赵斌是一名裁剪工,妻子高红梅做质检工作。春节前夕,他们分到了30平方米的“夫妻房”,像赵斌夫妇这样住进“夫妻房”的外来务工人员还有220多对。在他们这个温暖的小“家”里,卧室、卫生间、厨房、暖气等全功能设施一应俱全。赵斌夫妇笑呵呵地说,夫妻俩在外打工多年,还是第一次住上“夫妻房”,真是太高兴了。在同一幢“夫妻楼”里,还有多对赵斌的老乡,大家串串门子、聊聊家常,感觉像在老家一样。不少农民工夫妻纷纷表示,以前找工作总要考虑附近能否租到合适的房子,现在能住“夫妻房”,大家工作起来也安心。赵斌4岁的女儿目前暂由母亲照看。分到“夫妻房”后孩子的上学问题也就解决了,让这对夫妇轻松了很多。赵斌说:“以前担心因为自己上班不能照顾孩子,在老家上学又不放心。这下好了,春节过后把母亲和孩子一起接过来,在当地找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