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间资本监管不能“绕着矛盾走”

据报道,浙江省丽水市人民检察院一纸公诉状,使得绰号叫“小姑娘”的美容院女老板杜某非法募集7亿多元资金的诈骗案浮出水面。据公安、检察机关调查取证,杜某从2003年开始,以月息3分至1角钱的高息非法募集资金7亿多元,至案发尚有1.25亿元未归还。$$在调查这桩非法集资案时,一些监管部门这样认为:“现有的商业银行法等法规没有涉及民间融资的规定,银监部门也没办法去管”,“前些年曾有人提出对民间融资进行登记备案,但政府担心实行登记后,一旦出了事会找政府”而没有推行。$$“亿霖木业”、“万里大造林”等民间非法集资案件刚被处理,“小姑娘”美容院非法集资案又公之于众。一些地区近来发生的非法集资案件大多形式隐蔽,“挂羊头卖狗肉”,利用合法渠道做掩护,花样繁多,且规模大、涉及者众,一旦出现问题,破坏力极大。一些人期待获取高额回报的心理也为非法集资提供了一定条件,一些民营中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金融研究》2018年07期
国际金融研究

资本监管约束下的银行最适资本缓冲研究

引言为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商业银行通常会维持一定的缓冲资本来抵御潜在风险。所谓缓冲资本(Capital Buffer)是指商业银行实际资本充足率与监管当局的最低资本要求之间的差值,或指商业银行的可用资本与资本需求之间的差值。通过增加缓冲资本,可以降低可用资本低于资本需求的概率,预防监管资本不足导致特许经营价值的降低,以确保足够的资本支撑业务增长。巴塞尔资本协议(第三版)除提高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限外,还提出各银行需增设“资本防护缓冲资金”,且正式要求建立逆周期资本缓冲调节机制。邓学衷(2011)认为,银行资本充足性管理包含了资本适度的含义,维持过高的资本缓冲会增加冗余资本而影响股东回报率和盈利能力,降低银行分红能力或给市场发送经营缺陷的信号,最终影响了股东长期或短期收益。显然,优化缓冲资本是银行提升资本管理能力的关键。那么,资本监管约束下,银行应维持多高的资本缓冲来实现平衡?一方面,避免因资本不足导致降低特许经营价值、监管评级等不利...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8年11期
中国外汇

银行资本监管对标

巴塞尔协议与我国监管制度和模式的结合,必将对银行业的资本监管和流动性风险防范产生重要的积极影响。2017年12月8日,巴塞尔委员会发布了《巴塞尔Ⅲ:后危机改革的最终方案》。我国监管部门推出的监管政策,则将其中有关资本监管的要求与我国的监管制度和模式结合起来,这对我国银行业的资本监管和流动性风险防范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银行资本监管历程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监管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4年前。该阶段资本监管没有明确的法规文件约束,处于“软约束”时期。第二个阶段是2004年至2009年。2004年,原银监会颁布了《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在借鉴巴塞尔协议Ⅰ的相关内容并参考巴塞尔协议Ⅱ的有关规定的基础上,要求全国商业银行在2007年之前达到巴塞尔规定的最低资本充足率水平(8%)。第三个阶段是2009年至今。2013年1月1日施行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将银行监管提高到国际水平,要求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贸实践》2016年13期
经贸实践

银行资本监管对信贷供给的影响研究分析

银行的资本监管主要是因为现在的金融经济发展对银行的要求,与此同时资本监管是对银行的各种业务进行审核与管理的重要方式。利用银行在经济投资决策方面的运行分析银行资本监管对现在的银行产品组合等具有怎样的影响,其次是利用银行本身的货币体系研究资本监管对于银行的信贷供给方面的影响,在银行出现资本超额的情况下会对信贷供给产生怎样的作用。根据相关的资料与研究方法等进行深入研究,结合实际的银行案例进行分析与探索。一、银行监管的发展进度利用充足的资本进行资本监管,这种监管手段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盛行,并且在世界金融变化与创新中具有重要的影响,具有非常高的资本监管认知度。不管是早在1988年期间制定的巴塞尔协议还是将其中进行重新修订之后的协议中,都将资本监管作为重要的资产管理手段进行制定,是其中重要的内容之一。我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得到飞速的发展与进步,金融体制不断进行创新与完善,将金融体制中的内部与对外都在逐渐的加强,不断的加深对于资产的控制与管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市场周刊(理论研究)》2017年03期
市场周刊(理论研究)

浅析新资本监管对农村信用社的影响

一、《资本办法》的主要内容及其对农信社改革的重要意义(一)《资本办法》的主要内容我国重要的金融监管部门银监会于2012年6月8日颁布了《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后来简称之为《资本办法》。根据银监会规定,在2013年1月1日《资本办法》正式实施,该制度要求到最晚到2018年底各类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与国家规定的一致。G20首尔峰会于2010年11月多数批准通过了《第三版巴塞尔协议》即巴塞尔协议Ⅲ,对各国银行业资本以及流动性监管的统一标准进行了重新确定,在时间上要求各成员国在2013年至2019年共七年的时间完成改造任务。巴塞尔Ⅲ中的“三大支柱”理论对于《资本办法》的制定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农村信用社、国内商业银行、各类型贷款及财务公司、金融与消费金融公司、租赁和汽车业务公司、村镇银行、农作合作银行等金融机构应该进行相应的调整,具体方式是通过《资本办法》中对会计信息披露、监管资本要求、信用风险资产计算、资本充足率情况、资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产业与科技论坛》2017年10期
产业与科技论坛

我国国有资本监管问题研究

一、引言国有资本是我国追求保值增值的国家财富。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主要来自于对国有资本的投资与运作,因此提高国有资本的利用效率,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影响到我国国有经济的未来发展,甚至关系到公有制经济地位的巩固[1]。据统计,2013年底,我国的国有企业(金融行业除外)数量为15.5万,资产总额达104.1万亿。当年的国有企业营业收入总额约为47.1万亿,占当年我国GDP的82.45%[2]。这说明,国有资本监管的目标在于让国有资本具有一定水平、持续的盈利水平,让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3]。党的十八大召开以来,高压反腐的工作迅速开展。在反腐败工作的开展过程中,央企成为腐败的高发区,暴露出大量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央企内部存在巨大的利益网络,贪腐案件追查牵涉甚广[4]。在新一轮的国企改革中,国家将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建设作为主要目标,将“以管资本为主”,强化国有资产监管作为主要任务。在国有资产结构与配置格局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