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电力为阿坝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一见到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经济信息委员会调研员昌荣刚,他兴致勃勃地先介绍起阿坝州的情况。阿坝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位于四川省西北部,紧邻成都平原,于1955年建州,幅员8.42万平方千米,下辖马尔康、汶川等13县,总人口89.2万。州内民族分布为藏族、羌族、回族和汉族,是多民族分布地区,是四川省第二大藏区和我国羌族的主要聚居区。$$    谈起地震后三年来阿坝电力工业的发展,昌荣刚说,地震后,国家电网公司加大了阿坝电网建设力度,2008年至2010年,国家电网在阿坝州累计投资超过10亿元,建成220千伏变电站4座,在建220千伏变电站3座;建成110千伏站1座,在建110千伏站2座。建成35千伏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动态》2018年12期
社会科学动态

阿坝上空

~~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红豆》2019年01期
红豆

在阿坝(组诗)

在九寨沟保华乡听南坪小调把天空掏空,椴木声音的锄头把天空逼到没有退路。在农耕过的天气中种花,稗草的鸟叫被琵琶白发的栅栏,隔在蓬勃的文字外面。节令们用搪瓷的野菜敲打散碎的日子,酒在正月的枝上,开雪花,诱惑植物们成亲,生籽,让大地,给天空用花说话。藏马鸡被风筝飞翔的纸,描在云顶,雾饱满,如同睡眠的水,汽车是公路壮年时萌生的花骨朵。椴树梢的女高音,酿酒,指引汉语中的山羊。如履薄冰的地名,用年老的露水,一颤,成一本水做的书,花朵们长出的封底。在九寨沟草地乡看白马藏人跳十二相水里面的精,上树了。树里面的精,凿成脸壳子了。人里面的精,被酒灌成跌跌撞撞的曲子,去到天上了。长了一千年的水,用麻柳的族谱丰沛在羚羊们奔跑后的空旷中。用酒曲子荫干的麻柳,被匠人的萤火虫,贴成森林的面具。人间的被烟火熏黑的山鬼,牵引着春天,描摹藏马鸡啼叫的水。把墨涂黑。年长的歌谣挂在椴的树梢上,成排的女子在头发的水中识别洋芋的姓。植十二首酒曲子的树,阻拦变薄的口音,飞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红豆》2019年01期
《阿坝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阿坝师范学院学报

阿坝师范学院校园风光

~~阿坝师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草地》2017年06期
草地

阿坝行(三首)

牦牛如雕塑,羊群似白云蓝蓝的天空下河流泛着灵动的光一只雄鹰正追逐着我的思绪九寨沟我的行囊装满了巨大的诱惑疲劳被兴奋驱走惊叹化成洁白的云纯净的水十月的季节山坳里已经积雪成冰宁静中色彩是力量的美海子五彩湖山与山水与水之间是神秘的组合在九寨沟我懂得了空灵,雪山属于我我懂得了静谧,湖泊属于我我懂得了虔诚,吉祥怎么会不属于我呢?红原,我不敢忘记的名字这个与红有关与红军有关与二万五千里长征有关的名字被我细嚼慢咽了半个多世纪今天,我在草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地》2017年06期
《朔方》2018年04期
朔方

亲历阿坝

1在我看来,任何形式的旅游,都不如呼朋唤友利用闲暇的时间放牧灵魂。在山间,在河畔,在草原,在属于自己的时空中,看苍天之上白云的飘逸,看大地之上万物的从容,在一泓水的清净中看清自己。去阿坝更是如此。明知道之于阿坝,之于那处圣洁的土地,我只是匆匆过客,但我还是沿着诗意的路标去了。明知道阿坝只是一处梦想抵达的地方,我的肉体凡骨难以融入,但无法拒绝的诱惑牵着我循着地图上的那个点,还是去了。明知道那处魂牵梦绕的地方,只能是一场浪漫的恋爱,而不是我的生活和恋人,但我依然不惧路途遥远、高原反应,不惧晕车的难耐,还是去了,并且把去的时间选择在中秋。我知道,之于阿坝,之于在西北一隅经历很长时间远眺的阿坝,它就像一粒早已经植入我心田的种子,迟早会发芽、生长,任其丝丝缕缕的藤蔓延伸,并会载上我的灵魂跋山涉水。无数个夜晚,梦中阿坝的那些带露的小草、静静绽放的小花、郁郁葱葱的大树,以及牦牛、寺院、喇嘛、转经筒,都像一个个无法摆脱的咒语,令我痴迷。从千里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朔方》2018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