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证券市场呼唤私人诉讼

作为一位投资者,难免会有下面的经历:$$一季度,上市公司宣称,与去年同比产量增长250%,销售额增长150%。您心中窃喜:套牢了这么多年,总算要喘口气。但中报公布了,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每股收益还是那样低。翻一翻中报,上市公司与第一大股东有一笔交易,钱都让大股东拿走了;$$持有的股票被连拉10个涨停板,可刚涨了一个,您就抛了。查一查中报,利润陡增200%。您怀疑内幕交易,却无能为力;$$也曾看到证监会对违规者给予毫不留情的处罚,但您遭受的损失却无法挽回了。$$您想向证券市场造假者追讨损失,法官却说您的请求不在受案范围。$$面对诸如此类的困惑,怎么办?$$其实答案很简单:引入投资者私人诉讼机制,让投资者维护自己的利益。$$一、完善的证券市场,需要投资者私人诉讼$$(一)赋予投资者私人诉讼权是法治的内在要求。投资者私人诉讼在证券法的实施中发挥着重大作用。在市场经济下,允许投资者提起私人诉讼的依据十分简单:即权利本位。在证券市场的违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1-09-05
《饮食科学》2019年04期
饮食科学

反垄断私人诉讼的协商制度模式选择

一、反垄断私人诉讼的模式当前,常见的诉讼模式有对抗制和协商制,两者各有优点,各有产生的基础和实体法律实施的需求。对于诉讼模式的选择主要取决于实际问题和行为特性。1.对抗制和协商制的差别第一,对抗制是一种判断对错的模式。它判断的是以私人物品为主体的、各主体间的利益冲突问题,反应的是个人主义,认为社会利益是个人利益之和,个人利益之间是相互冲突的,保护了一方利益,必定要损害另一方利益。其法律体现就是保护个人利益,也由此形成了以个人权利为中心的法律范式。诉讼的目的是判断对错,并明确违法者的责任,对受害者给予补偿。第二,协商制是一种构建秩序的模式。它判断的是以公共物品为课题的、主体间的利益共享问题,反应的是整体主义,认为社会是有功能不同的群体互动构成的整体,虽然个人理由有冲突,但能够合作。这种观念的法律体现就是保护公共利益,其最有效的工具是社会责任,形成了社会责任为中心的法律范式,其不是判断谁对谁错,而是侧重于保护公共物品,采取激励行为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竞争法律与政策评论》2017年00期
竞争法律与政策评论

中国反垄断私人诉讼的发展——以典型案例为分析基础

我国《反垄断法》第50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为反垄断私人实施提供了基本的法律依据。该条规定与第10条规定的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负责反垄断执法工作一起,被视为构成了我国《反垄断法》“私人实施与公共实施相配合的二元机制”。我国的反垄断私人实施目前体现为私人诉讼。关于“反垄断争议可仲裁性”的学术讨论和司法案件的总体形势是,主流学术观点支持反垄断争议的可仲裁性,而司法案件则先河未开。早在《反垄断法》颁行之前,就有学者研究认为,“反垄断争议因具有很强的公共政策性而一直属于不可仲裁事项。近年来,在欧美国家的立法与司法实践中,公共政策已不在争议的仲裁性问题上扮演决定性的角色,反垄断争议也可纳入仲裁事项的范畴”。(1)更有学者直言,“在我国政府执行体制仍存有诸多弊端的情势下,为履行《纽约公约》规定的义务并充分利用仲裁程序所具有的优势,我国有必要将反垄断争议纳入可仲裁事项范畴”。(2)学者多从比较法的...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5年34期
法制博览

反垄断私人诉讼原告资格研究

一、确立反垄断私人诉讼原告资格的重要性首先,反垄断法私人诉讼原告资格的确定,有利于防止滥诉现象的发生。如果对于私人诉讼原告资格不加以限制,会有导致滥诉的风险。这种滥诉现象会破坏法院的正常司法秩序,甚至个别主体可能由于经济利益起诉自己的竞争对手,从而使对手陷入无端的诉讼当中,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因此,为了保证诉讼的严肃性以及维护正常的司法程序,有必要明确反垄断私人诉讼的原告资格。其次,反垄断法私人诉讼制度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诉讼来补偿受害者,维护公平正义;震慑违法者,使得违法者不敢再违法;而且该原告资格的确立能够在社会中培养一种竞争文化,提高人们的法律意识,促进反垄断法的执行。因此,明确反垄断法私人诉讼中享有原告资格的主体,有利于实现反垄断法私人诉讼制度的目的。二、反垄断私人诉讼原告资格的确立标准“损害标准”可以直接确定直接受害者的原告资格,但是要确定间接受害者则需要相关的司法解释或判例的支持。而受“影响标准”的优点则是扩大了原告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24期
法制博览

从立法角度思考我国反垄断私人诉讼制度

《反垄断法》第五十条,看似简单的规定,却引发了反垄断私人实施(私人诉讼,私人执行)机制的“世纪大战”。目前,许多国家都已经在研究并成功运用了此制度,我们因《反垄断法》颁布较晚,所以近几年来,反垄断私人诉讼才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反垄断法》以公法性质为主,由国家执法机关进行反垄断,这也是鉴于反垄断难度大、损害重的原因。“但是,这并不是说作为反垄断法私人实施反垄断民事诉讼不重要或者可有可无,相反,是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的。”(1)只不过,就当前而言,相配套的立法不完善,无法有效实施此制度。换一个角度思考,既然立法者只模糊地规定了这一条,是他们当时没考虑到私人诉讼的存在,还是一时的疏忽?应该两者都不是,立法者之所以这样规定,可能出于当前时机不成熟,一旦作了详细规定便会引发更多的问题,故而作了这样的规定,“似放而不放”。一、学术界对反垄断私人诉讼制度的讨论(一)存在的问题1. 起诉主体资格认定难诉讼主体资格关乎法院受理与否的问题,竞争者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学杂志》2016年08期
法学杂志

反垄断私人诉讼的证据开示制度研究

一般而言,反垄断行政执法机关行使公权力来执行反垄断法,这是反垄断公共执行。反垄断的私人执行主要体现为反垄断私人诉讼,是指当事人基于反垄断法规定,提起独立的民事诉讼或反诉,不包括当事人不服反垄断执法机构的处理决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1根据与公共执行结果的关系,反垄断私人诉讼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公共执行结果为依据而提起的诉讼,也就是“跟进诉讼(follow-on actions)”;另一类则与公共执行的结果无关,即“独立诉讼(stand-alone actions)”。2在独立诉讼中,原告一般要承担较大的诉讼风险,如诉讼成本高、举证负担重等。比较而言,跟进诉讼能显著减轻原告的诉讼风险,因为被告的反竞争行为已通过竞争主管机构调查并得以确认,从而减轻了原告的举证负担。在美国,反垄断私人诉讼在反托拉斯执法中占据着重要地位。美国不仅允许受害人向法院起诉,而且还通过三倍损害赔偿来鼓励受害人积极起诉。美国是现代反垄断法的鼻祖,有着繁荣的竞争文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