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蕴岭:2020年建成东亚自贸区

近年来,东亚区域经济合作的发展可谓遍地开花,头绪繁多,令人目不暇接;去年底在老挝举行的10+3领导人会议一致同意建立东亚共同体;今年底更将召开首届东亚峰会。东亚经济合作将走向何方?在日前在威海举行的东亚投资论坛期间,记者就有关问题对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所长张蕴岭。$$    东亚自贸区瞄准2020年$$    东亚自贸区建设无疑是东亚共同体建设中的重要内容,张蕴岭介绍了自贸区可行性研究专家组的有关工作进展。去年的10+3的经济部长会议决定成立一个专家组进行研究,温总理去年11月会议上承诺中国牵头来搞这个自贸区的研究,所以今年就组成了一个东亚自由贸易区可行性研究联合专家组并已启动工作。我们在这个专家组中,每个东亚国家都有参与人员。预计专家组将在明年上半年能够写出一个初稿来,争取明年9月前完成报告并提交给东亚领导人会议。由于是各国都参与,这个报告将体现东亚各国的意志。$$    张蕴岭说,很难说东亚自贸区何时建成,但目前有一个大概的想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5/07/05
《WORLD ECONOMY & CHINA》1960年20期
WORLD ECONOMY & CHINA

中国经济学家:张蕴岭

中国经济学家:张蕴岭ChineseEconomist:ProfessorZhangYunling¥ByHuangPingZhangYunling,aprofessorofinternationaleconomics,nowthedirectorofInstituteofAsia-PacificStudies,directorofInstituteofJapaneseStudies,ChineseAcademyofSocialSciences(CASS),isawell-knownscholarwithhighreputationnotonlyinChina,butalsointheinternationalcommunity.Heisahardworking,productiveand,ofcourse,alsotypicallybusyman.Amongmanyotherimportantpositions,heisalsot...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世界》2016年03期
当代世界

张蕴岭先生的东亚合作观——评《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我对东亚合作的研究、参与和思考》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先从开放观到合作观生的新著,《在理想与现实之张蕴岭先生的东亚合作观从无到间——我对东亚合作的研究、参与和有的第一步,是从开放观到合作观的思考》(以下简称为《之间》),与其演进。作者并非一开始就研究东亚合之前诸多作品的不同之处在于:《之作的,而是从全球化和区域化的研究间》是中国社科院“中国战略家丛书”中顺势而来。推出的第一部作品,也就是说,本书《之间》开宗明义就是当今世界更突出作者作为中国当代战略家的身的全球化和区域化两大潮流。这是因份特点,在学术权威性的基础上,更为,作者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重视战略思想性、政策应用性和个人研究世界经济的开放发展问题,也就实践性。是全球化方面的研究,目的是探究中本书的特点均体现在其长达22国实施开放发展政策的理论根据。之个字的书名当中,并归结为一个主题,后,作者的研究领域从全球化转向区即张蕴岭先生的战略思想——“东亚域化,从关注开放,转向强调开放条合作观”。罗伯特·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2017年09期
世界知识

“一带一路”建设,重在凝聚共识、化作行动——专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

“一带一路”峰会具有多重现实和长远意义《世界知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是今年中国“主场外交”的两大活动之一。在您看来,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开这个峰会?您对它有什么期待?预计它将会取得哪些方面的成果?张蕴岭:“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实施三年多了。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中国紧锣密鼓推进有关建设,到现在应该说取得了一批扎扎实实的初步成果(详见资料链接)。但在这一过程中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一是如何进一步凝聚共识。应该说,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响总体是积极的,支持度超出我们的预料,事实上已经变成一个国际性的发展思路,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签署了合作框架,在联大通过的不同决议中也有提及。尽管如此,在如何建好“一带一路”方面,目前为止主要还是中国主动、中国做事,尚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各国共同参与、共同建设的合作大平台。我们媒体的相关报道也集中在中国在沿线国拿了多少多少项目等。这样的话,国际上便始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领导文萃》2011年24期
领导文萃

求解南海争端——专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研究员

9月24日,印度外长克里希纳访问越南,并与越南外长范平明就印度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在中越南海争议海域开采石油达成协议。中国照例对此举动表示抗议。9月27日,正在日本访问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会晤并发表联合声明。野田佳彦同阿基诺针对“在南海意图扩大海洋权益的中国”,就日本海上自卫队和菲律宾海军通过定期磋商等方式强化海上安全保障合作达成一致。这一系列事件使得一直都未曾冷却的南海问题变得更加引人瞩目。南海问题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目前南海诸岛中东沙群岛归中国台湾省高雄市管辖,由台湾军队驻守,西沙群岛与中沙群岛在我管辖之下,而南沙群岛已经被多国分割占领并且宣示主权。南海问题牵涉中国与东盟国家,甚至连美国都希望能够在这一问题上取得话语权。面对多层次多角度的纷繁复杂的南海问题,我们如何拨开迷雾直透本质,本刊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研究员,求解南海困局。资源需求加剧南海争端领导文萃:20世纪70年代之前,南海问题...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领导文萃》2012年23期
领导文萃

东亚合作:起步了就不会停止——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

目前东亚地区出现了一些新的复杂关系,像美国回归亚洲,中国迅速崛起,还有一些争端在泛起,岛礁问题重新热闹起来了,特别是日本上演的“购买”钓鱼岛的闹剧,使气氛更显得紧张,因此,大家很怀疑东亚合作还能不能搞,担心弄不好哪天就会打一仗。对此,东亚合作的前景变得更加不明朗。东亚共同体的宏伟目标似乎越来越远,当年为了这一目标而进行的制度设计似乎也烟消云散,不再被人们提及。在目前的形势下,东亚合作将向何处去?东亚各国能不能为东亚政治经济闯出一条新路?前景如何?为此,本刊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请他为读者详细梳理关于东亚合作的诸多热点问题。东亚合作的长期目标是建立“东亚共同体”领导文萃:东亚合作进程从一个设想到现在,已经开展了10多年,从目前的日趋复杂的形势来看,这个进程变得更加不明朗,对此,您如何看?张蕴岭:谈这个问题还是要首先谈谈“东亚合作”的缘起。一般认为,东亚合作最早是马哈蒂尔(1981年至2003年...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