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案被告是委托人还是受托人

诉讼一天,韩国某株式会社将大连某公司告上了法庭。原告称:2001年6月28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售货合同,购买被告的中药材A级细辛根。几天后,原告即申请开列了以被告大连某公司为受益人、金额为5万美元的即期信用证,并在几天后给付被告工作人员C某1.5万美元的先期收货款。嗣后,被告向原告发运了8000公斤的细辛根。因货物质量与样品不符,经双方协商,原告将该货物返还给被告,但此后被告却未再向原告发新货。因被告违约,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偿还原告5.5万美元货款及利息,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法庭上,被告大连某公司却提出:双方争议的售货合同已经履行完毕,被告不应再承担任何合同责任。大连某公司说:原告主张我们提供的货物质量不合格并因此导致退货,但却没有向法庭提供关于货物存在质量问题的任何证据。这就说明大连某公司提供的货物没有质量问题。$$    被告还认为,本案中,C某是委托人,被告是受托人,原告是第三人,因此根据《合同法》,C...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6-01-02
《中国律师》2018年08期
中国律师

律师并非“无所不能”

毋庸置疑,好的律师能够给委托人提供相当大的帮助,到改变结果,但至少能够有效维护当事人合法权利和应有对于委托人更好地维护合法权益,让案件取得好的结果有的尊严。但就具体案件而言,尤其在案件结果方面,律师着积极、重要的作用。但如果以为请了律师就可以摆平所是否有作用、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则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有问题,则是一个相当错误的认识。情况。总会有那样的案件,无论律师有多么优秀,都无法如果说委托人因为花了钱,有这样的认识和希望还可做到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当案件的具体情况不支持以理解。但令人费解的是,不少律师在言行中也有相同的时,即便是名满天下的大律师、名律师,也会遇到“巧妇认识:有一种只要请了他,就能够让案件无往而不利,即难为无米之炊”的难题。“大”律师、“小”律师,本质只便山穷水尽疑无路,也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当代理的案件是律师,不是手持魔法棒会变戏法的魔术师。取得好结果时,会大张旗鼓宣传是自己力挽狂澜,好像离在具体诉讼过程中,除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大研究》1940年90期
人大研究

委托投票

委托投票选举时,经本人要求由他人代写选票称委托投票。委托投票有两种情况:一是选民因文盲或残疾不能写选票;二是选民在选举期间外出。受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资产评估》2016年11期
中国资产评估

委托人可以对评估报告提出哪些异议

《资产评估法》第30条规定,委托人对评估报告有异议的,可以要求评估机构解释。异议是指委托人对评估报告结论、评估金额、评估程序等有不同意见。根据对评估报告异议指向的不同,异议可分为两类:一是程序性异议,包括认为评估专业人员专业能力和执业经验不符合规定;评估机构没有指定至少两名评估专业人员承办评估事项;评估专业人员与其他相关当事人及评估对象有利害关系而没有回避;评估程序违法等。二是针对评估报告本身提起的异议,包括认为评估报告的形式不规范,缺乏必要的形式要件;对评估依据、评估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问题》2002年03期
中国经济问题

国有经济中的委托人问题

一、来自委托人方面的问题 所谓委托人问题,指委托代理关系中出于委托人方面的原因,导致代理关系双方承担代理行为后果。毫无疑问,它是以代理人的利益和目标与委托人的利益和目标存在着差异为前提的。这一差别可能形成完整的委托代理问题,既包括代理人方面的问题(t heagent、problem),也含有委托人方面的问题(the prineipal’5 problem)①。本文关注后一方面,但丝毫不否认前一方面问题的存在。 关于委托人方面的问题,讨论文献不多。赫尔姆斯特龙和米尔格罗姆(1991)是这方面的一个经典。他们提出了多任务的委托代理问题,论及了委托人多任务的分派问题,并站在委托人角度提出了激励合约与工作设计的改进。比如,一项任务交由一个代理人,或者同一项任务按可否检测或考核加以区分,分别委托给不同的代理人,从而减少代理成本。从本文角度看,这篇经典的主旨还不是正面指出委托人问题。不过,其中关于委托人分派多项任务或一项任务的多维特性,揭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论律师—委托人特免权

证人作为亲身经历或者了解案情者,是法庭查明事实的重要来源,且具有不可替代性,除非有法定的理由,任何人不能拒绝作证。当证人出于亲情或职业伦理,宁愿受法律追惩也不去作证,或者即使作证也是违心而去。一味强求其作证,极有可能导致一些基本的社会关系的破坏,如人伦、道德等。从社会整体利益看,牺牲这些重要的社会关系去查明个案事实,实现个案正义,无疑代价过大。因此,现代法治国家基本上都确定了作证特免权制度。2008年《律师法》的颁布实施,对律师保密义务有了进一步的规定,但是诉讼法方面仍然没有确定律师-委托人作证特免权,使得律师执业时难免陷入作证还是保密的二难处境;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第188条确立了“亲属特免权”,这在诉讼证据制度上是一个非常值得肯定的进步!那么,律师-委托人特免权制度是否指日可待?本文通过对英美法系中的律师-委托人特免权的介绍,详细介绍该制度的历史考察和理论演进、内在价值和基本内容。在此基础上,根据中国的司法现实,结...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